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9章 入绮梦张靖成人!

两人这时摆起架式,只听王熙儿一声娇叱,一拳击向张靖左胸。张靖武艺比起张角当年自是不如,但是眼光毒辣,知道这是虚招,紧接着是右掌进攻,随即还有后着,当下不避不让,只是以硬碰硬。
王熙儿原本见张靖龙姿丰神,言语不凡,以为必是大家人物,听说是平民子弟,莫名地有些黯然神伤。
女子与男子交手,要想取胜,一是游斗,放任男子来攻,待男子体力耗尽时反击;二是借力打力,以虚招引诱男子攻击,以巧力而破之。不料张靖眼力很毒,招法虽快,但是应对都很得体,对于虚招也能判断出个大概。
忽然有人叫着张靖的名字,张靖扭头看时,却见一位少女掩着面容,朝着张靖飞奔而来,恍惚间张靖感觉十分熟悉,不假思索便迎了上去。那女子娇艳的红唇十分诱人,张靖情不自禁吻了下去,两人在草地上翻滚缠绵,那女子的衣物不知何时除出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,露出一具诱人魂魄的冰肌玉骨。张靖俯身相就,几度巫山云雨,良久才心满意足地停息下来,正要闭目歇息,不料扭头看那女子时,发现并非凤舞,而是王熙儿,此时只听凤舞的声音传来:“张靖,你这个负心汉,为何背叛我们的爱情?”
王熙儿气力即将耗尽,见张靖还是神闲气定,料定如此下去必败无疑,当下采取守势,减缓身形,引诱张靖主动出击。张靖并不上当,见王熙儿身法停下,当即示意停手,道:“姑娘武艺高强,若是游斗下去,短时间内不能分出高低,这场赌斗算是平手如何?”
张靖扭头看时,见凤舞站在旁边不停指责自己,荀熙倩也在一旁冷眼相观。张靖心存愧疚,又想起方才销魂滋味,心中委实割舍不下,偷眼去看王熙儿时,却见王熙儿抱个一个婴儿,站在水潭边,指着张靖道:“你若不抛和图书弃凤舞,我便抱着孩子跳入水潭。”
王熙儿见张靖主动停手,自认平局,知是张靖相让,心中对张靖更有好感。张靖主动邀茶,女子羞涩,本当拒绝,话在嘴边却张不出口来。王熙儿顿了一下,点了点头,道:“我在京中府第居住,若是约好时间,可以让何睛通知我。”
朦朦胧胧间,张靖睡了过去,果真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两个身影又入梦境,身影相貌异常清晰,逐渐又加入一个人影,仔细看时,竟然是荀熙倩。三女如花的容颜不断闪现,而且彼此吵个没完没了,张靖苦劝三女不听,气得张靖最后拂袖而去,寻了处山清水秀的地方,坐在水边柔软的草地上,眯眼享受温馨的阳光。
说来也是奇怪,凤舞还未出来,何睛先来到门前,见是张靖,笑道:“想约王熙儿?跟我说说时间地点,我跑一趟腿。我看你俩十分般配,若是成了,可别忘了和_图_书我这个媒人。”
张靖点了点头,向刘可挥挥手,领着众人退去。王熙儿不理涎着脸上前找话的何保,披上外衣,拉着何睛不往外走,反而走到墙边,施展身法,拉着何睛跃过墙头,瞬间不见踪影。何保呆呆望了一会,一拍巴掌,道:“娶妻当如王熙儿,我这就寻人求亲去。”
张靖回身去看凤舞时,却已遍寻不见,突然回头看时,只见凤舞站在水潭另一侧,指着张靖道:“张靖,你的心变了,伤了我的心,我这就死给你看!”
张靖听到修飞雁之名,知王熙儿身为关门弟子,一身艺业定是不凡,当下并不施展身形游斗,而是发挥长处,见招拆招。男子力气胜于女子,王熙儿虽然练习内气,但张靖更是此中高手。
次日晚上放学以后,张靖来到女子学院门口,前来寻找凤舞,不知什么原因,在门卫登记时竟然鬼使神差,在凤舞名字后面加上何睛。
张靖一直忘不掉王熙和*图*书儿的影子,强迫自己去想凤舞,不料两个身影你去我来,似在斗法一般,直到躺到床上,两个身影也未分出个高低。张靖认为与凤舞两情相悦,是发自内心不染尘俗的爱情,可为何两人热恋之时,还会出现别人的身影?莫非因为王熙儿生得比凤舞美貌?
两人交手多是虚招,月光下场面甚是好看,少年英俊,少女美貌,身法都很飘逸。打到最后,王熙儿动了真火,身法已经加到极至,只见一道红影在外围盘旋,目力稍低的弟子再也看不清两人出手的招式。
王熙儿说完,张靖抱拳说道:“在下张靖,家父青州一介平民,家传武艺,请姑娘指教。”
修飞雁年轻时长得千娇百媚,被誉为江湖第一美人,追求者不计其数,当初修飞雁曾经公开声明,若想娶她为妻,除非剑术、轻身术能胜过她。结果无数年轻俊彦前去挑战,不用比试剑术,只是这轻身术便败下阵来,结果修飞雁红颜薄hetushu.com命,一生未嫁出去。
张靖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,清凉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入室内,环视一圈,见是身处寝室之中,这才明白刚才是在做梦。张靖擦擦脸上的冷汗,长吁一口气,忽然感觉档间一片冰凉,伸手一摸,这才知道已经成人了。
刘可在身边道:“阿保,不是打击你,王熙儿心高气傲,你怕是没有希望。走吧,记住以后莫惹张靖,你斗不过他。”
何保那边都知王熙儿将败,张靖此言一出,何保抢先大声说好。张靖不理何保,对王熙儿道:“姑娘技艺惊人,在下深为钦佩,在京盘恒时日或长,能否赏脸请姑娘喝茶叙事?”
张靖脸色一红,道:“胡说八道,因为熙儿远来,武艺让我钦佩,尽地主之谊而已。”
说完,凤舞做势要跳,张靖要上前去救,但是有心无力,双腿一点力气也无,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凤舞一步步走近水潭。张靖只觉身心俱裂,痛入心扉,狂呼道:“凤舞,莫跳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