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0章 不叫下流叫交流!

凤舞走到门口,回望何睛的背影,对张靖道:“你怎么认识这位暴力少女?”
凤舞还未听明白什么意思,就被一段深吻弄得头脑发热,瞬间软了下来。上次张靖回宫时,寻了几本春书,研究男女相处的法子,没学会如何哄人,却学会了不少招数,加上昨夜成人,脑子似是一下开了窍。
张靖有些恋恋不舍,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星辰,深情地说道:“时间过得真快,我先送你回去,看你进了院子再走。”
凤舞吐气如兰,轻声道:“我不喝……我会一直留着这辈子的记忆,偷偷的躲在黄泉边上看着你,不要你找到我。”
凤舞吹吹张靖的耳朵,道:“不要……要是真有孟婆汤,我情愿为你煮一碗,然后偷偷跑掉,再也不见你。”
张家馆舍在洛阳档次最高,何睛虽是何家嫡女,也很少出入这些高级场所,又能借机与心中人刘可呆在一起,何睛不由大喜,道:“好,一言和*图*书为定,明天这个时候,我们张家馆舍见。”
两人依偎着说着情话,直到分院的宿铃响起,凤舞一下惊醒,道:“夜深了,再不回去,院门就关了,你快回吧。”
第二天下午,初秋的洛阳下了第一场秋雨,天气顿时凉了下来,带着寒意的雨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。傍晚时分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王熙儿依约来到张家馆舍,婢女侍候王熙儿下车。馆舍迎宾人员已是到了跟前,打着一把雨伞,拿着一把雨伞,道:“小姐,需要雨伞吗?”
张靖解下外衣,披在凤舞身上,将她搂在怀里。凤舞十分感动,将头埋在张靖怀里,轻轻说道:“如果有一天我先死了,你要找个能够陪着你的好女人,记住了么?”
张靖用舌尖顶开凤舞贝齿,寻出丁香所在,吮吸香津,与上次两人唇吻不同,顿时感受到如众不同的美妙滋味。一双手也不老实,一手抚摸着凤舞紧和_图_书绷的玉臀,一手隔着薄薄的衣物,抚摸坚挺又柔软的山峰。
张靖远远望见凤舞的身影,没来由地有些心虚,道:“明天晚上,朱雀大街张家馆舍,你和刘可一起来。”
凤舞脸上潮红未退,偎在张靖宽阔的肩膀上,道:“我等着你,我父亲不太好说话,你要做好思想准备。”
凤舞那经得住这般抚弄,双方吊在张靖脖子上,浑身软绵绵地毫不着力。就在凤舞意乱情迷之时,张靖右手已经探入外衣中,寻到内衣的缝隙钻了进去。凤舞灵智一闪,举手推拒之时,被张靖擒住那点嫩红,轻微搓了几下,立时又软了下来。
张靖一怔,道:“她是暴力少女?何睛是刘可的女朋友,在刘可面前如同小鸟依人,十分温柔,怎成了暴力少女?”
张靖疑惑地说道:“为什么?那我就一直找你,哪怕一直不能投胎转世,我也会陪着你一起。”
不待凤舞说话,又将凤舞的和图书头抱住,用津液开始交流。良久两人分开时,凤舞衣衫不整,上半身已在不知不觉中交了出去。张靖搂着凤舞道:“以后我会风风光光娶你过门,毕业后我就去你家提亲。”
凤舞拉着张靖走向一侧,小声道:“何睛是女子学院有名的假小子,去年与高一级的几名女弟子大打出手,以一对四,打得对方求饶这才罢手,为了这事,何睛身上还背着处分。”
张靖搔搔痒处,道:“孟婆汤也抹不去我对你的爱,上穷碧落下黄泉,我都要找到你。”
此时月亮升到中天,四周似是晒了一层银霜,张靖感觉有些凉意,问凤舞道:“冷不冷?”
张靖摇头道:“我还是相信刘可不明真相,若是得知何睛如此雌威,说不定会敬而远之。”
张靖抓着凤舞的小手,目视那几名弟子逐渐走远,又将她拉入怀中,柔声说道:“相爱的人在一起不叫下流,叫交流。”
张靖摇了摇头,道:“怎么hetushu•com可能?我认识你又不是一天两天,你是出了名的五好弟子,与暴力女怎能搭上关系?”
凤舞笑道:“每个人判断标准不一样,说不定刘可不喜欢淑女,就喜欢暴力女呢?”
此时路人已经不多,两人走在树后黑影中,张靖将凤舞揽在怀里,小声说道:“给你个机会,让你把心魔放出来。”
张靖笑道:“不怕,只要我们心心相印,不管遇到什么阻力,都有克服的手段。人世间许多事情贵在坚持,都要坚持不懈,就能成功。若是心志不坚,稍一犹豫,就可能失败。所以,请你相信我,无论遭遇什么困难,我都会设法克服。”
凤舞潮热渐消,缩了缩脖子,道:“有一些。”
凤舞幸福地闭上眼睛,道:“我对你很有信心,我会坚持下去,不等到你来娶你,我绝对不会嫁给别人。”
张靖温柔地说道:“永远都记不住……如果你先走了,要在奈何桥上等我三年,不许喝掉孟婆m.hetushu.com汤。”
何睛娇笑道:“你看熙儿时眼光不对,这可瞒不过我的眼睛。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,王家可是超级世家,王熙儿是嫡女,你出身平民,若是谈婚论嫁,可不是件易事。”
凤舞装个怪相,张牙舞爪,拉长声调,道:“我——是——暴——力——女。”见张靖只笑不怕,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真没意思,这样你也不害怕。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魔鬼,平常都用理智压抑在心里,越是平常乖巧的人,一旦爆发出来才真正可怕。”
张靖想象何睛大打出手的女侠模样,又想起何睛在刘可面前的淑女样子,不由乐了起来,道:“刘可自小鬼机灵得很,没想到也让何睛骗得团团转,真是一物降一物。”
几名散步的弟子从附近经过,张靖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凤舞。凤舞从张靖魔手中逃出,喘了半晌,整整衣物,说道:“你好下流。”
凤舞接着这个话,忽然正色说道:“若是我也是暴力女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