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4章 向前朝太后求婚?!

张靖进了客堂,见王熙儿脸色憔悴,不自觉有些心痛,当着下人之面,不好说宽慰的话,摸了摸鼻子,说起套话,道:“今天天气真好,万里无云,秋高气爽……”
张靖这才打住话头,环视一下室内,道:“昨日酒醉孟浪,心里担心你,打听出你的居处,特地过来看看。”
大齐讲究法制,张靖即使身为皇子,也要履行规矩。皇述子女皆配龙凤腰牌,上面刻有编码,轮值兵将见了编码,就能知道来者身份。张靖配的是四号小龙牌,轮值士兵看完腰牌,不经意地问道:“牌子怎么旧得这么厉害?”
张靖当下停口不言,摸了摸鼻子,道:“我要进宫见刘可祖母,你随我一起去吗?”
王熙儿对张靖很有好感,但张靖出身平民家庭,即使家庭富足,如何说服家族同意这门亲事?若是二皇子条件十分优秀,又与她对眼,诱人的皇子妃身份要还是不要?
张靖忽然记起刘可之言,道:“莫非hetushu.com是来相亲?”说完,张靖顿了一下,继而笑道:“二皇子条件未必有我好,我们既然已经……”
王熙儿恍然大悟,心道莫非张靖寻上门来了?若让别人知晓两人之间的事,不仅与皇二子婚事无望,以后在族中如何立足?就在王熙儿要狠心不见时,脑中又浮现出张靖邪魅的眼神,内心又不自觉生出亲近之情,犹豫半天,道:“将那位公子请到客堂。”
张靖邪魅的眼神扫过来,直接拨动了王熙儿的心弦,让她的芳心乱颤,定了定神,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可知道我来京为了什么事情?”
张靖笑道:“鱼有鱼路,虾有虾路,我生平不说诳语,说知道就是知道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年长皇子都在国学读书,履历皆是平民出身,熙儿若是存着世家平民之念,说不定会失去良机。”
张靖在旁瞧得清楚,猜测王熙儿应有心事,问道:“熙儿莫非心和_图_书里有事?”
张靖答道:“跟着我四处奔波,旧得就快。”
王熙儿奇道:“刘可祖母住在宫中?”
说完,又嘱咐随身婢女,道:“奉茶以后,你带着下人皆退下去,在门外侍候,我与此人有机密事情要谈。
王熙儿看了张靖一眼,默默想了会心事,忽然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进宫?”
王熙儿好奇地问道:“二皇子长得什么模样?”
奉安夫人是何后退位后的封号,一品上等夫人封爵,虽然权势已失,但是余威依存,又与姜述关系暧昧,无论女卫内侍女官,皆不敢稍有怠慢。
验完腰牌,对上暗语,张靖指着身后的王熙儿,道:“同去给奉安夫人请安。”又问王熙儿要来她的路引,在门房登记完毕,这才得以进宫。
张靖此语含着深意,但听在王熙儿耳中,重点却发生变化。王熙儿问道:“二皇子也在国学读书?你认识他吗?”
王熙儿听到这里,俏脸通红,连忙说道:“这事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莫要再提。”
王熙儿恍然大悟道:“睛妹妹很有心计,粘着刘可不放,我就觉得奇怪,心思睛妹妹怎会如此缠着刘可?原来是这个缘故。”
张靖点头道:“认识。”
张靖想了想,道:“与刘可有三分相似,比刘可高二指,体魂也健壮些,肤色较黑,比刘可要俊俏几分,有几分她母亲的样子。”
门房道:“身高比小姐要高半头,长相英俊,双眼有神,应是大家公子。”
张靖与王熙儿的确有缘分,两人初见,张靖约王熙儿见面,王熙儿竟然答应下来。张靖去寻凤舞,莫名其妙多填了何睛的名字,没想到何睛先出来与张靖见面,约好饭局以后恰好凤舞出现。更加巧合的是何睛为了自身幸福,早就暗藏春药,想寻机会与刘可生米煮成熟饭,本想只给刘可下药,不想酒醉朦胧之时,混入春药的酒壶,最后与其余酒壶乱了套,不仅刘可喝了不少,其余三人也都喝了不少。m•hetushu•com机缘巧合之下,张靖与凤舞两情相悦,整日厮守在一起,只得了凤舞上半身,与王熙儿只见过两次面,却在阳差阴错中得了全部。
王熙儿狐疑道:“你不是说皇子使用化名,你怎会知道内情?”
王熙儿见张靖装模作样,不由又气又笑,使了个眼色,让众人退出房去。王熙儿见张靖还在那滔滔不绝,说些不着调的废话,没好气地说道:“行了,别装了,人都出去了,你怎么寻到这里来了?”
王熙儿十分精明,听到这里,隐隐觉得不对,问道:“你认识任妃?”
张靖道:“要去就现在去,晚了遇到饭时,过去打扰不便。”
王熙儿天生丽质,也不需要刻意着妆,草草收拾一会,两人共同出门。王家在前四街,距离南宫门不远,张靖并未从南宫门进宫,围着皇宫绕了个大圈,直接从北宫北门进去。
正在王熙儿烦恼之时,门房来报,道:“门外有位公子求见,说与小姐是同门中人。”
顺利进了大门,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再往里走就是二门,二门守卫是关凤统领的女卫,规矩与大门相仿。女卫多是勋贵或宗室之女,与诸子十分熟识,正要随口调笑张靖几句,见张靖偷偷使个眼色,又见有美人随行,当即住口不言,在侧悄悄议论,对王熙儿评头论足。
这话听起来莫名其妙,但是内含暗语,否则就是手持腰牌,也进不得皇宫。禁卫士兵皆是老卒,多是青州籍官兵,当差多年,早已熟识编码含义,熟记诸般暗语。
王熙儿不由有些疑惑,京内没听说有同门弟子?问道:“此人什么模样?”
张靖说话时,眼睛一直盯着王熙儿,眼神里满含关怀,这让王熙儿十分感动,很快皇子妃的诱惑又袭上心头,两种观念在脑中天人交战,让王熙儿一时无所适从,脸色也是变来变去。
张靖点点头,道:“我说过我有我的路子,陛下、太后、皇后我都认识。”
张靖点点头,道:“刘可祖母是前朝太后,曾经慑政多年,退位以后一直住在北宫,你不知道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