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6章 黄巾人是你属下?

姜述诸位年长皇子关系良好,即使姜中母子设计利用张靖,与姜逆等有竞争关系,表面也和睦得很。其中也有例外,譬如五皇子姜边,性格比较怪僻,与兄弟姐妹不大合群。张靖分析姜边是因母亲出身卑微,过度自卑所致,所以张靖与姜边相处时十分注意言辞,又常从经济上接济姜边,姜边嘴上不说,内心却对张靖十分感激涕零。
刘中闻言,看了看张靖神色不似作伪,神色有些失望,道:“我去寻杏儿问问,若是你骗人,看我和睦儿怎么收拾你。”
董睦老实,闻言收回目光,显得有些不好意思。≥刘中却不理这些,道:“四哥别忽悠人,什么时候听说你交过女朋友?你看我至今独身,介绍给我认识如何?”
十二子祝融夫人之子姜域,十子卑乎弥之子姜操,因母亲是异族人,以朝廷对异族的强硬政策,这两人也被踢出储君继承人行列。子步练师之子姜威,和图书十四子糜贞之子姜超,十七子张月彩之子姜嘉,母族力量相对单薄,与姜华性质相似,也不被人看好。十五子乔瑛之子姜飞,十六子郭昱之子姜渊以下,母亲后宫封号不高,母族力量单薄,年纪又小,更是没有竞争力。
后妃在后宫磨练多年,都是成精的人物,在储君没有明确之前,岂能轻易站队?依附左右逢源的张靖、董名两系,是弱势后妃聪明的选择。
说话间,来到车驾处,两人上了车驾,张靖招呼车夫赶往张家馆舍。王熙儿坐稳后,问道:“那两名少年是谁?”
张靖拉着王熙儿一路小跑出宫,道:“熙儿你看见了吧,这就是宫中公子,都是色鬼,我说莫与二皇子见面了,与这两位一个德性。”
姜华虽是皇次子,貂婵也是九嫔之一,但是貂婵根基太弱,只是太原王家外孙女身份。新朝对世家不断打压,太原王家势力大落,嫡子王熙儿之www.hetushu.com父王永任职太仆丞,职级不高,实权也不大,家族声望虽高,但对姜华助力不大。姜华虽然品学兼优,人才相貌也好,但外界对姜华皆不看好。
张靖如实相告,道:“那个脸色白净的叫刘中,是奉平夫人之子,前朝皇帝。”
至于张靖和六子董白之子董名,基本排除在储君继承人以外,张靖继祀张角,董名继祀董卓,若无特殊情况,两人不能归宗,没有继任储君的资格。
张靖摇头道:“严格意义上讲,这些将士现在都归朝廷所辖。我只是名义上的继承人,并不代表我说话黄巾将士就会听命。”
王熙儿此时另一个烦恼又上心头,今晚晚宴如何应付?王熙儿想了半天,没有破解办法,就对张靖实话实说,道:“晚上我去任妃宫中吃饭,应该会和二皇子见面,但是推又推不掉,如何处理才好?”
王熙儿不由惊呼出口,道:“原来他就m.hetushu.com是前朝皇帝,与刘可真有几分想像。另外一人是谁?”
张靖拉过熙儿的小手,道:“我们在国学就读,身份需要保密,但我们两人已有合体之缘,我也不再瞒你,但你千万要保密,即使何睛也不要说。我在皇宫中长大,与董睦相似,我承继天公将军张角之祀。”
行到张家馆舍时,王熙儿心情已经平静下来,她已与张靖有了合体之缘,张靖身份又很尊贵,皇子妃的欲望已经悄然消失。两人寻到刘可和何睛,四人在房内草草吃了午饭,刘可带着何睛匆匆回宫去了。
王熙儿忽道:“你是皇子吗?”
王熙儿奇怪地问道:“这怎么说?”
张靖正色道:“真的是我女朋友,刚才我们去给奉安夫人请安,就是请奉安夫人给我们做媒。”
姜华身为皇次子,主动示好的文武官员不是没有,毕竟烧冷灶一旦成功,获利最大,但是皆将姜华视为备胎。貂婵是个容易满足http://www.hetushu.com的人,姜华为人也很低调,母子两人在宫中的地位远远不如张宁母子。
姜述有名位的后妃很多,而且大多有子女,有优势继位储君的继承者,依序是皇长子甄姜之子姜中,三子万年公主之子姜逆,十三子曹羡之子姜策,七子孙尚香之子姜会,十子马云鹭之子姜清,十一子袁芙之子姜扬;九子田丰儿之子姜行,次子貂婵之子姜华。
张靖与董名比较起来,先比背景势力,黄巾系实权军将高达五人,营将更多,担任校尉以上者数不升数,军中势力非常庞大,无论是谁继任储君,都不会忽视这股力量。董名身后是西凉旧将,文以李儒为首,武以华雄为首,但西凉诸将多是营将,没有独领一军的大将,比黄巾系弱不少。再说母妃背景,张宁是姜述最早迎娶的四位妻子之一,是皇后以下三夫人之一,按照宫中排名,仅在万年公主、甄姜、卑乎弥之后,是一品嫔妃。董白就弱了许www.hetushu.com多,排在九嫔之后十二婕妤内,是三品嫔妃。
张角带领黄巾军搅乱天下,是大汉的掘墓人,也是世家大族的眼中钉。王熙儿闻言大惊,道:“黄巾将士遍布朝野,黄巾人都是你的属下?”
张靖、董名没有继任储君的资格,但是母族力量强大,因此成为各方势力拉拢的对象。在外人看来,这两系力量不具备争夺储君的优势,最后有可能成为实权亲王,是未来新君的左膀右臂,所以张靖、董名在宫中地位超然,几乎没有对立面。
张靖道:“那是奉迎夫人董氏收养的重孙子,董后是前朝太皇太后,当今皇后的祖母,名叫董睦,承继董承之祀。”
张靖摸摸鼻子,心想熙儿既已同床,再瞒着也没意思,道:“也是也不是。”
王熙儿自从昨夜开始,遇到的事情很多,脑子已经有些麻木,也没有什么惊容。王熙儿今天大有收获,证实了张靖身份不一般,也见识到了宫中子弟,与常人也没有多大区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