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9章 王家嫡女为侧妻

张靖眉头一皱,道:“受人欺负了?有什么事跟四哥说,四哥给你讨回公道。”
张靖听到这里,怒道:“不是让你缺钱时找我吗?怎么行这等没出息的事?”说完,探手入怀,取出一张卡片,塞在姜边手里,道:“里面有一百金,用完再来找我要。还有,明天下午放学后,你带我去一趟那里,我们不用借助官府,用拳头也能讨回公道来。”
姜华长叹一口气,道:“你出宗继承黄巾,才是一件幸事,超然于夺储之外,我恐怕想要置身事外都不可得。”
姜边还要推辞,被张靖强塞进手中,含着泪将卡片收进怀里。张靖拍拍姜边的肩膀,道:“以后莫再行傻事,暗卫是保护你安全的,岂能离了眼?快回去吧,我要去宫门接人。”
张靖扶张雁坐下,张宁道:“靖儿,你姨母来了,你去叫熙儿过来说会话,头一次上门,莫要冷落了人家。”
张靖摇摇手,笑道http://www•hetushu.com:“无妨,这个钟点进宫的人少,虽然不识,一问便知。”
张靖正色道:“我与凤舞是真心相爱,两情相悦,与熙儿是机缘巧合,生米煮成熟饭,感情基础不一样,当然要将凤舞排在前面。”
姜述让姜荔陪着王熙儿先聊一会,继而入室跟张宁细述其间经过。张宁笑道:“本是你二哥的人,平白让你占了来,熙儿我刚才见过了,人品相貌都好,就是思想保守些。你未让你父皇封她为正妻,想将正妻之位留给毋丘家姑娘?”
张靖笑道:“以目前大势来看,我朝武力之盛,境内并无对手。︾我不能为储君,只能为将,只有维护好黄巾一脉,才有能力在关键时刻出手稳住形势,避免内乱,这是我未来的职责。”
张雁待张靖出门,道:“靖儿已经成人,留在宫中怕有闲话,附近若有合适房子,可以提前准备一下www.hetushu.com。”
张靖来到南宫门口,王家人还未到,正好史阿经过,张靖上前见个礼,笑吟吟地问道:“师伯久居洛阳,对街面上熟悉得很,书画市场是那伙人的地盘?”
说话间,张雁走了进来,笑道:“那姑娘生得好美,靖儿眼光不错,又是太原王家的嫡女,家世也配得上靖儿。”
张靖告辞出来回到德安殿,见王熙儿正陪着姜荔聊天。见张靖回来,王熙儿将他拉到一旁,问道:“如何?”
兄弟两人击掌为誓。
张靖伸出右手,道:“与二哥击掌为誓,若是二哥有难,我若置之不理,人神共愤之。”
正在此时,张靖左手拉着王熙儿,右手拉着姜荔,走进门内。当下姐妹两人止住话题,张雁将王熙儿拉在身边,说些悄悄话。张靖看看天色,对张宁说道:“我去宫门口看看,将王家伯父接过来。”
张靖毅然道:“我就要与毋丘家的老顽固斗一斗hetushu.com,若能以平民之身娶凤舞过门,正好大涨家风。”
姜边与张靖感情最深,也不讳言,如实说出事由。姜边因为母亲出身低微,外边也无人相帮,平常最是自强,刻苦用功,学业十分优异。最近交了一个女朋友,也是女子分院的女弟子,名叫杨影,是营将杨怀的女儿。交往女朋友花钱就多,姜边又不愿问母亲开口要钱,他的书法画技不错,连写带画搞出十余幅字画,午后偷偷在东城书画市场摆摊。姜边功底不错,标价也不高,不一会工夫出一半。这时过来几个人,说来收保护费,姜边虽然低调,但身为皇子,岂能甘心被地痞欺负?当场理论起来,对方人多势众,见围观人多,没敢下手,但将姜边还未出手的字画全都撕得粉碎。姜边午后偷偷溜出来,身边暗卫也被他设法甩掉,遇到事时无人相帮,所幸世风很正,有人在旁打抱不平,聚的人越来越多,那伙人怕引来巡兵和*图*书,扔下几句狂话匆匆溜了。
姜华想了想,道:“你的心胸宽广,久后必成大器,你要记住你说的话,若是二哥有难,就托庇于你,到时你莫要不管不问。”
张靖毅然道:“二哥,不论谁任储君,若想诛杀兄弟,我头一个不让。境外有的是无主之地,只须一部兵马,就可建立基业,既可避免自相残杀,又可成为大齐臂助,何乐而不为?”
姜边抬头见是张靖,道:“四哥。”接着眼圈一红,看来是真受了委屈。
姜华不解道:“从军不是保家为国吗?如何能以黄巾系为己任?”
张宁笑道:“我已让人探听过,南一街有座院落不错,价钱也公道,就是面积小些。明天再让人问问附近邻居有无出让的,两家合为一家,稍加改造,娶十个个媳妇进门,肯定也不嫌挤。”
张宁眉头一皱,道:“毋丘家比寻常世家还要顽固,若是不求旨意,以平民身份求婚,怕是这桩婚事难成。”
张靖走到和*图*书半路,正好遇到姜边回宫,皱着眉头,脸色铁青,似有什么心事。张靖让从人先去宫门接人,唤住姜边问道:“老五遇到事了?”
王熙儿昨日失了身子,即使张靖平民出身,她也有嫁给张靖的想法,如今虽未嫁给二皇子,但是嫁给了势力更大的四皇子,结果比她原先的最佳设想还要好,禁不住满心欢喜,喜上眉梢。
王熙儿在旁站起身来,走到张靖身边,说道:“你不认识家父,还是我与你同去吧。”
张宁笑道:“媳妇已经有了一个,多一个也好,少一个也罢,反正你的婚事,母亲是不会操心了。”
张靖笑道:“二哥已经定下正妻,是纪灵家的女儿,已经求了旨。我正好遇到此事,任妃和二哥还有些为难,正愁如何跟你父亲交代。我们的事已成定局,已经求了父皇旨意,待会我会安排内侍,直接将伯父接到这里传旨。父皇担心世家效仿,皆来与皇家联姻,严令我们大婚前不要公布此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