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1章 四哥为兄弟出头!

“原来是昨天那小子叫帮手来了。”秃子说完,扭头对柜台掌柜悄声说道:“通知老大,点子找上门来了。”
张靖对欺行霸市的无赖地痞十分反感,若非顾虑法制,在大庭广众之下影响太大不好收场,张靖刚才那下没准儿就能弄残这个胖子。张靖生猛的这一插,真是残忍至极,大堂里一时怪声不断,胆小的世家子弟不由失声尖叫,甚至还有当场吓哭者。
此时天色抹黑,时家馆舍亮起了灯笼,内外顿时灯火辉煌,只见人影幢幢,显然生意不错。张靖一伙人来势汹汹,动静儿极大,馆舍大堂有不少未入席的客人,一齐往这边看来。
姜边这人自小有些自卑,所以自尊心很强,吃软不吃硬,若是好言说合,姜边也不会较真。昨天出面的恰恰是几名年轻人,说话有些狂妄,遇到性格执拗的姜边,便似针尖对麦芒般,很小一件事折腾得不小。
除了休沐日,国学四www.hetushu.com侠很少离校,名声虽然响亮,但是识者不多,馆舍内的世家子弟听到这个名头,挤在前面争相目睹。有人悄声问道:“中间那两人是什么人?”
三毛子这帮人的底细,张靖从史阿嘴中已经探听个大概,心中有了底,胆气也壮,来到书画街以后,开始四下转悠,寻找三毛子一伙人。姜边转首四顾,忽然指着前方,对张靖大声说道:“四哥,方才进了馆舍的那人我认的,正是昨天那伙人中的一个。”
张靖目光如电,环目四顾,左侧姜边用手一指,道:“就是那人!”
张靖只用一根竹筷重创胖子,一鸣惊人,其余三人不由又惊又怕,吓得退到柜台后面。姜边看着过瘾,指着那秃子添油加醋道:“就是这秃子口角很不干净,父母姐妹没有不骂的,这张嘴脏得很。”
因为最终没有动手,这事就称不上件大事,三毛子听说此hetushu.com事,也是一笑而过。今晚正逢一名师兄生日,三毛子便带着几名手下前来捧场,其中一人便是昨日与姜边争执的为首者,不料正被姜边瞅见。
友人悄声答道:“左侧那人就是俊俊侠,右侧那人我也不认识。”
昏黄的灯光洒在张靖身上,白皙的皮肤似乎变黑,五官线条显得很硬。馆舍内本来和谐的场面,被张靖冷若寒霜的表情影响,周围场景变得有些诡异。厅堂里人皆看出张靖为首,视线大多停在他身上,原本喧嚣的前堂顿时静寂无声。
胖子这厢指着张靖口吐狂言,迎着张靖走向前来,脚步声很重,每走一步,地上都会轻微一颤。张靖路过一张案几时,顺手拿了一根筷子,离胖子还有三四步时,长身如电,转瞬间已经靠近,朝着胖子脸上就是一下,只听一声瘆人的肉响,筷子贯穿胖子的脸颊,从左颊进去右颊出来,豁出两个巨大的孔洞和_图_书,几乎能看见胖子整幅牙床,霎时间,鲜血迸溅,继而响起胖子呜咽的痛呼。
张靖抬头一看,见市场北端有一家南向馆舍,规模不小,上面挑着店旗,写着“时记馆舍”四个大字。说起这时记馆舍,在洛阳小有名气,只因老板名叫时迁,江湖人称时老虎而不名。时老虎年轻时名气很盛,曾与王越交过手,五十余招方败下阵来。王越号称天下第一剑客,时迁败在王越手中,威名未损反扬。
三毛子是时迁记名弟子,能在这周边横行,与时迁威名也有关联。大齐立朝讲究法制,三毛子一伙大恶没有,小错不断,进了官衙便低头认错,态度很好,但是放出没有几天,就又故伎重演。三毛子这伙人因为常进常出,就与官衙吏员士兵混得熟了,年节时请客送礼,十分殷勤,大伙抬头不见低头见,若是行事不算过分,官衙也懒得多管。
“那孩子是周复土家的!龚射声家和_图_书的也在!这是黄巾纨绔子弟闹事,还是躲远些好。”
“国学四侠!”
三毛子是时迁记名弟子,勉强算是江湖出身,行事讲究规矩,颇有分寸,名声虽然不小,官府案底并不多。昨天三毛子手下,按例收取保护费,索要额度不大,寻常商人不愿惹这个晦气,一般不与他们计较。
国学四侠的名头先在国学传播,后来外面不少武艺不错的年轻人被请到国学约战,去的时候意气风发,走的时候垂头丧气。国学四侠从组建以来年余未逢一败,成员又是官宦子弟,在洛阳已经小有名声。
张靖循指望去,只见柜台前边空余处,懒散地站着四个人。一人三旬左右,身材肥胖,与龚省有的一比;另外两人比胖子年纪略小,一人麻脸,一人很瘦;姜边指的那人特征更加明显,年纪不到二十,头上只有很少几根黄毛,与秃子无限接近。
时迁比王越大一旬,已经金盆洗手,在这里开了一家馆舍,和-图-书生意还算不错。周围无赖头子三毛子,大号叫关晨,小名叫三毛,附近人叫得顺了,皆叫他三毛子而不名。
在这吃酒的客人三教九流什么人也有,国学四侠近期风头正劲,不少世家子弟都认识,客人中还有军方子弟,一眼便认出周树等人。甚至有位虎卫营都伯,隔着好远,就认出张靖和姜边,连忙避入房中。
那胖子嘿嘿冷笑一声,道:“杀鸡焉能牛刀,这几个毛头小子交给我了。”
张靖直奔秃子而去,步伐又慢又稳,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,张靖不敢轻敌,前行之时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。余人很有经验,周树、刘开、龚省排成半弧形,护住张靖左右后三个方向,其余人在后方形成一个半圆,将围观者拦在圆圈外面。
姜边是文史专业弟子,又占着理,口才很好,引经据典,驳得那几名青年哑口无言。那几名青年辩不过姜边,恼羞成怒,撕了姜边摊上的字画不说,还想动手教训姜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