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2章 惩无赖残暴血腥!

张靖向前迈了几步,距离三人五六步时,指着秃子,道:“跪下自掌一百记,以掉两颗牙齿为准,可以饶你一次。”
张靖听到众人议论,再看这位老者威势,便知今日有些轻敌,只听史阿之言,没有提前探道,误入了时迁的地盘。若是时迁因为三毛子出手,违了金盆洗手时的誓言,以后在江湖上再也抬不起头来,但是时迁出手惩治上门闹事者,江湖中人也不好说时迁违誓。
张靖下手很有分寸,麻脸脖子歪在半边,身子因为背后有人支撑没有落地,嘴里不断溢出鲜血,向外吐了一口,竟吐出两颗碎牙齿来。张靖一个箭步上前,抓着麻脸头发一扯,麻脸身子宛若稻草一般,一下子飞了出去,与那边半死不活的胖子撞在一起昏了过去。
“那也未必,这是时老虎的店铺,有人欺上门来,怎会忍耐不发?”
“时老虎已经金盆洗手,怎会再下场?”
“你……hetushu.com不能杀我,我是皇甫族人,我赔钱……”秃子不知只被卸了关节,感觉四肢一痛,手脚已经不能动弹,以为张靖下了狠手,这会儿已经吓得失了魂魄,几乎失去理智,惊恐地大喊道。
掌柜这时早已跑到后面报信去了,张靖缓步上前,秃子三人见无路可逃,结成三角阵,各自提了一把案凳作为武器。三人嘴里咋咋呼呼,不断吆喝谩骂,但是其中流露出的颤音,已然暴露了三人内心强烈的畏惧。说起来,这些人也是普通人出身,平常溜门撬锁打闷棍,调戏妇女欺凌弱小是行家里手,哪里见过这等血腥场面?
秃头和瘦子身在柜台内,方才被撞得滚了一圈,却没受伤,见两个同伴惨状,早已吓破胆子,但是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已然处于绝地。瘦子为人刚直,还是在籍民兵,平时最重义气,见已无退路,牙齿一咬,向张靖对冲而和*图*书来,到了近前猛击一拳。张靖往前缓步而行,见瘦子行的是军伍技艺,右手抓住他攻来的手腕,施一巧劲,并未伤他,而是卸下他的手腕。既而听见噼里啪啦的骨裂声,只见瘦子立即软了下来,在这瞬间工夫,张靖已将他的四肢关节均卸了下来。
张靖与张角合魂得益良多,张角前生不知经历过无数血战,最是明白如何给人心理压力,方才场面血淋淋的,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,实际上数人伤的并不重。但在外人看来,这根本不是来打架报仇,分明是来杀人泄愤。在这种心理错觉下,秃子自以为性命难保,条件反射下,就抬出了自家身份。
张靖循声望去,但见门外走进一行人来,领头的是位红脸老者,大高个儿,卧蚕眉,须发半白,气宇轩昂,显得威风凛凛。
店堂里人见状,立时议论纷纷。史阿熟悉洛阳堂口情况,说三毛子手下没有扎手人物,m.hetushu.com并没有将时迁计算于内,就是因为时迁已经金盆洗手。若是张靖没有踏入时记馆舍,就是在门前将三毛子打死,已经金盆洗手的时迁也不会出面干涉。时家馆舍是时迁的产业,时迁不谈江湖事情,只谈上门闹事,时迁因此出手,别人却挑不出什么刺来。
地痞无赖在外面混,最讲究脸面,左边麻脸见张靖目中无人,出口狂言,不由怒由心生,将案凳往张靖身上一扔。本来张靖火力对准的是秃头,这下麻脸引火烧身,只见张靖侧前一步,出手如电,势大力沉,看不清楚用的什么招式,麻脸汉子已经凌空飞起,张靖一掌劈在麻脸脖颈处,只听咔嚓一声脆响,凌空的麻脸脖子歪到一边,奔着秃头撞去。麻脸身体的冲击力很大,撞在背后的瘦子和秃子身上,三人顿时滚落一地。
洛阳皇甫家族族长是旧朝车骑将军皇甫规,长子皇甫健、次子皇甫伸皆是营将,与何和_图_书苗关系紧密,属于洛阳系核心。但是皇甫家对上黄巾系怎有胜算?不用说别的,周树都敢整治何家嫡子何保,张靖又怎会顾忌皇甫家族?
张靖指着秃头,慢慢说道:“这是最后的机会!”
“时老虎来了,这国学四侠怕是要坏。”
“三毛子也是个软蛋,惹了祸还要连累师父。”
秃子昏了过去,张靖找不到主儿,见掌柜探头探脑过来,指着掌柜道:“你,去喊三毛子来,三毛子名声挺大,没想到真不够种。”
张角前半生行走江湖,经验丰富,张靖与张角合魂,早将优点继承过来,脑中转得飞快,当下哈哈大笑,道:“这次之所以上门,无意打搅馆舍经营,而是过来寻人。这人匪称三毛子,不知与老先生有无关系?”
地上血污腥膻,张靖身上却是滴血未沾,围观人群皆是一幅表情,全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这骇人的场景,大长着嘴却发不出声来,甚至有人站不稳,退到墙角和-图-书或扶在案几上。张靖制造的这血腥场面,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太大,用文字很难形容众人的感觉。
张靖抬步上前,一耳光抽中秃子的左脸,抽得他身子一歪,半空里血雨喷洒,红白飞溅,牙齿夹在血中喷了出来。秃子重重的摔在墙上滑落下来,在地上挣了一挣,想要爬起来却浑身无力,望着张靖正用眼恶狠狠瞪着他,头一歪竟然昏了过去。
“这年轻人武功虽高,对上时老虎,肯定要吃亏。”
……
掌柜战战兢兢,正在盘算如何回答,门口传来洪亮的声音:“国学四侠,这里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,这是正规经营的馆舍,请你们出去!”
秃子三人背靠着背,好似张靖统领兵马围攻他们一般。殊不知这种结阵最不实用,不管张靖进攻哪个方向,其余两人很难策应,还不如各自为战。不过双方实力相差悬殊,即使应付得当,三人合力也不是张靖对手。
“少年太残暴,这下子有的受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