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35章 刘辩之子是痞子?!

不一会工夫,三毛子带着一名年约三旬的女子进门,史阿打眼一看,不由愣在那里,神情激动,拱手行礼道:“侧妃,您……我与陛下当年寻访多时,没想到……”
史阿入席,却不坐主客,推张靖上坐,道:“今天我是时师伯陪客,老四你坐上座。”
张靖也不推辞,拉着姜边坐下,周树等人按照年龄就座。史阿坐在时迁下首,时迁让他上座,史阿将时迁按在座位上,笑道:“师伯高我一辈,又年长,我虽出仕,但今日谈的是江湖事,岂敢不按江湖套路来?”
史阿内心已是笃定,笑道:“原来是故人之子,我观你言谈举止,应该进过学,这市井之间有何混头?回头我给你寻个执事,日后也能光宗耀祖。”
不说张靖在旁暗自琢磨,史阿问完话后,显得有些坐立不安,待到酒席散后,留下张靖道:“你让众人先回,随我去趟三毛子家。”
时迁年老成精,hetushu.com见史阿对张靖、姜边十分客气,但对余人却随便得多,联想起何彪服软之事,虽不敢断言张靖是皇子身份,却能猜出此子背景绝对不凡,在席间也不摆前辈架子,气氛显得十分和谐。
史阿指着周树等人,逐一介绍道:“这是复土将军周仓之子周树,偏将军刘辟之子刘开,射声将军龚都之子龚省,大将军府仓曹黄曲之子黄京,振威将军裴元绍之子裴宁,奋威将军韩忠之子韩汀、凌江将军蒋钦之子蒋经,荡寇将军庞德之子庞御,建忠将军吴懿之子吴为、立义将军朱恒之子朱先。”
史阿介绍完张靖的十一位跟班,时迁等人不由吓了一跳,十一人多是开国将军之子,若是真得大打出手,随便伤了一个,时迁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史阿这次过来,是何彪通风报信。何彪在别席为王放庆生,酒到半途,与几名将校一起过来给史阿敬酒和-图-书。何彪见张靖坐在主客位,即使无人指点,心中也猜出个大概,上前单独给张靖敬酒,说些赔礼道歉的软话。
女子不答,却将三毛子唤到眼前,道:“晨儿,你已满十六岁,史大人又寻到这里,也到了告诉你真相的时候。你姓刘名晨,是前朝太子辩之子,我原是你父亲的贴身婢女,你父亲大婚前收我入房。当年你父亲大婚,迎娶太子妃马氏进门,正逢母亲生产,不便留在府上,当年是史大人找的府第安置。后来你父亲想接我们回府,我听说太子妃治家严厉,担心于你不利,便寻当今陛下与史大人商议,说服你父亲让我们继续留在外府。那年正逢京城政变,你祖父身亡,父亲重伤,祖母带人保护你父亲东行。陛下当时是齐侯、青州牧,担心我们母子安危,派了十余名族人暗中保护。当年城中大乱,我们母子得姜家族人拼命厮杀,得脱大难,逃出城外时与和-图-书众人失散,只剩下你我母子两人。当初世道混乱,投奔青州也是道路不通,你舅父当初是城南皇庄管事,距离又近,我们侥幸躲过乱兵,顺利逃到你舅父处。你舅父见机快,卷了皇庄细软财物,带着家人逃往荆州……”
史阿就在店里讨了些礼物,与时迁等人拱手相别,与张靖带着从人,跟随三毛子去探望其家人。到了三毛子家大门看时,只是寻常平民家庭,踏进门细看,也不像大富人物。
三毛子是江湖人,对史阿十分敬重,让史阿和张靖在堂屋坐下,道:“在下只有寡母在堂,如今夜深,暂且稍候,我请家母过来一见。”
张靖在侧有些莫名其妙,史阿称呼此女是侧妃,本朝没有这个称呼,应是旧朝人物,如此来说三毛子应是旧朝重要人物,但这母子两人身份,一时却猜不出来。只听史阿问道:“当年洛阳大乱,前朝太子重伤,众人忙乱成一团,将侧妃和_图_书漏在京内。陛下当年让我和姜信秘密进京,几乎将京城翻了个遍,也没寻到侧妃和晨儿,以为已经无幸。侧妃当年如何得免大灾?”
史阿道:“侧妃这是何苦?陛下为人仁义,长安旧帝都能保全性命,怎会容不下晨儿?”
三毛子一怔,异道:“大人莫非认识家母?”
至于张靖和姜边,史阿却不提,时迁问时,史阿打个哈哈,道:“两人父亲是我师弟,你们日后自知。”
史阿又问:“你是那年生人?”
待何彪等人走后,史阿望着陪在末座的三毛子,道;“看三毛子有些面熟,可是洛阳本地人?”
三毛子据实回答,史阿默默出了一会神,突然开口道:“令堂是否姓关,闺名叫芸娘?”
张靖对三毛子也觉奇怪,一般情况下,地痞无赖都有一股邪气,三毛子却与众不同,行止言谈像是出身大家,但大家子弟就是再落魄,又怎能混迹市井?而且三毛子面型很像刘可,www•hetushu•com眉眼有些何后的影子,口型又有些像何睛。
刘晨听到这里,不由呆若木鸡,这个消息对他实在冲击太大,一时间无法接受。只听史阿接口说道:“后来陛下派我们偷入洛阳,寻找当年护卫你的族人,十一人只余三人,皆是伤痕累累,询问你们消息,都言被乱兵杀散。寻访近一年时间,也没有你们母子消息,以为已经不幸,这事就搁了下来。前朝太子有后,是件喜事,陛下与前朝太子感情深厚,肯定不会薄待你们母子。当初绕道荆州、徐州,便可到达青州,为何没有寻去?”
说到这里,史阿不自觉落下泪来,张靖与三毛子当场愣住,只见那女子自顾寻位置坐下,长叹一声,道:“我与晨儿如今活得挺好,本不想出来相见,考虑晨儿目前年纪渐大,应该寻个正经营生,还请大人保守秘密。”
三毛子出身江湖,对史阿地位十分了然,见史阿问话,恭顺地答道:“是,在下生在洛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