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1章 熙倩:我要你的心!

少男少女之间的感情,十分玄妙,玄而又玄,众妙之门。熙倩几番交手下来,就没胜过张靖一次,由气恼而生好奇。张靖以前还未成人,没有与女子交往的经验,对女生是一副不愿搭理的样子,看起来傲气十足,却让熙倩更是好奇。
张靖鬼使神差地说道:“你想要什么,我都会给你。”
要了解一个人,最直接有效的办法,就是了解他的历史,熙倩近日开始搜集张靖的事迹,发现张靖学业优异,并不是想象中的恶少,平常打抱不平,匡扶正义,在男生中有很高的威望。
刚才张靖从女子分院门前拐过来时,熙倩就在后面跟着,心中多少盼望张靖能够回头,与她打个招呼。熙倩心中急不可耐,但是少女的羞涩却让她难以主动张口。最终熙倩按捺不住,不想错过这个机会,大着胆子喊了一声,最后的薄纱终于被挑开,一颗火热的心露了出来,索性将羞涩抛下,变得热情似火,m.hetushu.com让张靖一时无法适应,相识以来熙倩这还是初次大占上风。
熙倩神色变得很认真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我——要——你——的——心!”
但是没有想到,张靖是个合魂者,另外一个灵魂是才智超一流的张角,不敢说是学富五车、才高八斗的大才子,却饱读诗书,熟识战阵,比同龄人多了数十年阅历和经验。在这种情况下,熙倩想在兵科领域,击败实战经验丰富的张靖,只能说是痴人说梦,反而助长了张靖的才名。然而熙倩很有韧性,一次不行两次,两次不行三次,如是你来我往交锋了数十番,照样拿张靖没辙,反而屡次被张靖辩得哑口无言,若不是仗着女生的身份,张靖不愿穷追猛打,怕是熙倩好多次都下不来台。
张靖今日被熙倩搞得迷迷糊糊,分辩不出那个才是真正的熙倩,更不敢确定熙倩是不是真心话,所以刚才熙倩说话之www.hetushu.com时,一直不敢回话。此时熙倩旧话重提,眼神里蕴含柔情,张靖这才福至心灵,头脑顿时恢复运转,摸了摸鼻子,坏笑着拉着熙倩的小手,放在左胸上面,道:“你先试试心跳,确定一下位置,看看怎样才能挖出来。”
熙倩点了点张靖的额头,凶恶地说道:“你说我要什么也行,我说要你的心,你怎不给我?”
男女之间感情交往,在于把握住距离远近,彼此产生兴趣以后,若是控制好距离,就会无往而不利。张靖自然不知道这些,见到女子都躲得远远的,成人以后,先是凤舞后是王熙儿,上次与熙倩约会上演了一出惊险大戏,就再没有时间理睬熙倩,更是勾起了熙倩的好奇心。
女人恋上男人,尤其是单相思,思念如奔腾的江水一样无休无止。张靖与凤舞拍拖的新闻传出以后,熙倩几乎要疯了,少女的矜持被强烈的感情击得粉碎。
在相识近三年时间内和_图_书,大部分时间熙倩对张靖印象不好,认为张靖是仗着身手高欺凌弱小的恶少。几乎每次辩论课,熙倩都有意无意将自己化身正义女神,站在张靖的对立面,想在学识方面击败张靖,目的很简单,就是想让张靖这个恶少在同学面前出丑。
今天熙倩给张靖的感觉很是奇妙,往常熙倩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,是女子分院有名的冰山美人。但与张靖在一起时,又善解人意,单独相处时,言语不是很多,给人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。上午初见时,还似枝头上的怯怯小果,只是吃了一顿饭时间,熙倩便完成了从士兵到将军的过程,从弱势一下子跨越到了强势,这些变化让张靖一时无法适应,对女人这种动物的认识更加模糊。
熙倩即使化身女王,占了半天上风,这时也不由羞得粉脸通红。张靖扭头四顾,见周边没人,就势将熙倩揽在怀里,闪电般的在熙倩香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。
两人边说边走http://m.hetushu.com,不知不觉走到东北角的黑林子旁边,这里是张靖与王熙儿相识的地方,熙倩站在林荫下停住,回首看着张靖道:“你要食言吗?”
熙倩柳眉一挑,娇笑道:“真的?”
熙倩出身大家,情窦未开时,与寻常少女一样,一旦动了心思,就很难放下。上次熙倩与张靖独谈,已是大着胆子含蓄地表白过,但张靖当初还未成人,似个榆木疙瘩一般,压根儿没有意识到。
张靖很认真地点点头,道:“真的。”
男人吸引女人,无非是家世、相貌、才华,三者居其一,便会有女人倒追,三者齐聚,注定命犯桃花。上述三样,张靖样样俱全,除去皇子身份不能公开,剩下两样也很有吸引力。偏偏张靖还有极高的武力,冷傲年少,侠骨柔情,对少女更有致命的杀伤力。
今天熙倩的笑容,竟比张靖近三年时间见到的加起来还多,在上次单独谈话以前,张靖压根儿就没见过熙倩与男生说笑,即使与女和_图_书生说笑也似惊鸿一般,可今日温情如水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活生生来了个大变活人,从冰山女郎变成了多情少女。
其实张靖不懂女人,若是他父亲姜述,一看便知熙倩是对张靖动了真情!若是张靖细心,熙倩的变化其实有迹可循。虽然熙倩和张靖除了在课堂上,几乎就没有沟通的机会和可能,可男女之间的事儿,本就奇异,世上一见钟情,因爱生恨,因恨生爱的事儿,也未曾少了。
“啊……”熙倩不由一声惊呼,声音含着娇媚、惊愕、害怕、惊慌、羞涩。张靖十分诧异,第一次发现女人如此简单的呼声会给人这么多感觉。
熙倩是个很有心计的女子,不会去寻凤舞吵闹,那样只会给他人增添笑料。熙倩分析张靖常去的地方,常经过的路,没事的时候便在这些地方徘徊,有好几次半路遇上,张靖不是与凤舞一起,就是与其余男生在一起,熙倩一直没有找到好机会。
张靖一愣,道:“我怎会对你食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