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2章 熙倩,我想娶你!

张靖道:“黄超刚才说你欺负人,可有这事?”
张靖、黄超的身份虽需保密,但熙倩心思很细,一味隐瞒反而会惹起熙倩的好奇,以荀家的势力,岂能查不出真相?张靖这番说词,说的确是实情,神色显得有些黯然,顿时将熙倩注意力吸引过来,安慰道:“清平师兄,别想不高兴的事了。”
熙倩许久没有说话,身体微微颤抖,道:“清平师兄,你愿意娶我吗?”
两群人都是十多岁的少年,是国学一年级弟子,双方各有十余人。东面那伙人为首者名叫蔡元,是荆州蔡家人,族长蔡瑁幼子,长得五大三粗,选学兵科,身后都是同班弟子。蔡元指着西边一人,道:“黄超,你可敢与我单挑?若你输了,以后就认我是老大。”
熙倩并没有询问原因,双眼露出十分坚定的神色,道:“我会等你,如果家里人逼婚,我就像崔颖娟那样出籍。”
姜述诸子除了张靖和董名,余子http://m•hetushu.com化名皆取皇族谐音,在国学登记时姓黄,黄超就是皇十四子糜贞之子姜超。姜超主修兵科,选修金融,与蔡元不在一个班,身后跟班都是同班同学。
姜超这些小弟弟与张靖最是亲近,并不害怕他,指着蔡元道:“蔡元欺负我班同学,我看不过眼,上前劝阻,与他起了矛盾,约在这里决战。”
张靖皱眉道:“为人当为侠义之士,锄暴安良才是本份,欺负弱小算什么本事?”
两名为首者向张靖行礼告辞,两队并成一队,沿湖边向南走去。张靖望着姜超一行远去,苦笑着摇摇头,道:“兄弟多了确非好事,操完那个的心又操这个的心。小超这个脾性手段,倒是可以培养一下,以后接我衣钵,也可以照顾年少的弟妹。”
张靖将她揽在怀里,道:“我愿意娶你,我十岁才能大婚,大婚以前你一定要等我。”
张靖笑道:“你不必过于和图书担心,我父亲与你叔父关系很好,家里人逼得急了,你就到青州找你叔父,只要如实说明情况,你叔父会帮我们的。”
熙倩的大眼睛忽闪一下,一种甜蜜的幸福涌上心头,她将头埋在张靖怀里,嗫喏道:“也不知是怎么了,明知道你和凤舞好,可总是忘不了你。”
众人扭头看时,见到来人真容,不由皆屏息静气。所谓人的名,树的影,张靖身为国学四侠之首,四哥两字一出,这帮小屁孩顿时鸦雀无声。
张靖并没因为黄超是弟弟而偏袒,冷着脸将黄超叫到身边,问道:“为什么在此胡闹?”
蔡元崇拜地看着张靖,恭声答道:“四哥英名远扬,小弟自是认得。”
蔡元小小年纪也是个人物,拿得起放得下,守着张靖之面,先向一位瘦小弟子道:“兄弟,我做的不好,请你原谅。”又对黄超道:“超哥,此事是小弟不是。”
黄超人小鬼大,趁着张靖给他撑场面,上m.hetushu.com前握住蔡元的手,道:“好说,以后我们要听四哥的话,扶助弱小,锄暴安良,行侠仗义。”
陷入热恋中的熙倩,十分乖巧地偎在张靖怀里,道:“清平师兄,我父亲思想很传统,我担心家里不同意。”见张靖扭过头来看她,担心张靖误会,接着说道:“我前面已经说过,宁愿出籍也要和你在一起。我的意思是说,若是家里人同意,结局会更完美一些。”
蔡元郑重地点点头,道:“四哥教训得是,小弟知错了,这就过去道歉。”
张靖点点头道:“我可以向你保证,若你叔父知道是我,他肯定会帮我们。”
林子中央有一圈低矮的槿木丛,有颗大树根蜿蜒地露出地面,中间一截平缓处,像是天然的案几一般。张靖用衣袖轻轻拂出尘土,拉着熙倩一起坐下,柔声说道:“外面来了不少人,应是两群人在此约战,都是低年级的小孩。”
张靖远远望见有人朝这边走来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,搂着熙倩的纤腰,道:“我们往林子深处走走。”
“那个少年是你弟弟?你有很多兄弟吗?”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,张靖回过身看时,见是熙倩从林中走了出来。
熙倩不由有些诧异,道:“你父亲与家叔交好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叹了一口气,道:“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,我从小过继给张家,所以不同姓,很少有人知道这事。虽不同姓,毕竟是骨肉血亲,遇到事情怎能不管不问?”
熙倩有些半信半疑,心道荀是青州刺史,张靖父亲只是国学分院老师,两人即使相识,层次相差太大,关系也好不到那里去,遇到这等大事,荀怎能不帮家族而帮别人?
熙倩可以这么想,却不好说出来,若是言语不妥,或会引起张靖误会,好不容易与张靖定情,怎能行此引发波折之事?其实熙倩心里还藏着一事,就是张靖与凤舞的关系问题,若是张靖与凤舞感情真好的话,熙倩不介意与凤和图书舞共事一夫,她介意的是能不能得到正妻的身份。
“谁让你这么可爱?”张靖心里爱意绵绵,忍不住想亲熙倩迷人的小嘴,不过看到熙倩水灵灵的大眼睛,担心熙倩羞得掉泪,只好强忍着心中的骚动。
张靖十分感动,将熙倩拥在怀里,温柔地说道:“我想娶你,我发现已经爱上你了。”
张靖扳起脸道: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小超是我兄弟,你们年纪相仿,应该互助友爱,共同扶助弱小才对。好了,你们散去吧。”
蔡元略一迟疑,也不讳言,道:“这……确有此事。”
姜超正要还嘴,忽然面露惊容,道:“四哥,您怎会在这里?”
张靖招呼蔡元过来,指着自己的鼻子,道:“认得我吗?”
“你……你欺负人。”熙倩有点委屈,扁着小嘴小声说。
此时林边传来争执声,声音略显稚嫩,显然是低年级的少年。张靖腾地站起身来,道:“倩儿,你在此稍候,里面有我兄弟,我去打发他们离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