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4章 掰断国舅手指头!

张靖止住道:“你原来还记得军纪,做为军人知错犯错,诚为可恶。我给你留个记号,让你长长记性。”张靖语气舒缓,面容平静,说完缓缓用手握住冯菘的左手中指,用力朝上一掰,冯菘的中指和手背呈现一个诡异的弧度,“喀嚓”一声折了。
小男孩忽然插嘴道:“奶奶撒谎,家里已经没钱了。”
张靖将小金锭抛了一下接住,道:“足够了。”
老大妈推拒道:“怎敢要公子的钱?家里还能供得起孩子上学……”
“四哥,您大人大量,都是国学出身,饶过我们这回,我们今天酒后发狂,以后没您吩咐,绝不敢再到城中胡闹。”那位身材瘦弱者上次带人到国学约战,被张靖狠虐了一通,知晓同伴合力也讨不了好,立即开始服软。
张靖又转向瑟缩的余人,一步步走了过去,正在这时,有人在侧说道:“师兄住手!”张靖扭头看时却是熙倩,熙倩走近张靖m.hetushu.com,小声说道:“冯菘是冯妃幼弟,余人多是勋贵子弟,你是国学兵科弟子,日后定会从军,难道不怕后来落到他们手中?”
张靖理也不理他们,往怀里摸了一下,转向熙倩道:“拿些钱给我,我没带现金。”
“四哥说得对,我们知道错了。”身材瘦弱者目睹冯菘等人的惨状,此时吓得脸色发白,带着颤音说道。
张靖懒得和他纠缠,移步向冯菘三人走去。三人刚站起身来,冯菘下巴肿了一圈,变成圆球状;另外两人更惨,眼眶乌青发黑,瘀血鼓得好高,嘴角斜斜歪歪。三人吃过苦头,听同伙喊出四哥名号,知是国学四侠之首,想这人能将时老虎逼得服软,料定不是对手,见张靖逼上前来,心中不由暗暗叫苦。
张靖摇摇头,望着熙倩,轻声道:“这事你别插手,我自会处理。”
“怎么不往前走了?还打不打?不打,扶着和图书你们那三个同伴,立即到北军军衙领罚去。”张靖止住脚步,抱着膀子,心平气和地说道。
见张靖发了话,两位反而不像先前那么害怕,未知才是恐惧的源泉,两人互视一眼,同时用刀鞘猛向左臂猛击一下。只听两声惨呼,两人左手下垂,臂骨显然已经受伤。
熙倩取出一颗小金锭,递给张靖,道:“够不够?”
地痞流氓收点保护费,张靖认为还能理解,可这帮混蛋出身国学,又是现役军人,竟然欺侮吓唬平民百姓,张靖打从内心深处痛恨不已。自大齐立朝以来,法度严谨,国学和军队威信很高,冯菘这种触犯底限的行为,算是触了张靖的逆鳞,张靖因此下了狠手。
张靖走近三人身边,挑衅地拍了拍冯菘的脸,温文尔雅地说道:“军纪第六项第五条是什么?”
张靖上次逼得时老虎服软,早已传遍京城,冯菘原是国学老大,事情前后了解得清清楚楚。http://m.hetushu.com若是寻常人,冯菘早就开始恃强凌弱,现在他依仗的只有军中帮手,想想周树等人的军方背景,便知若将事情闹大,怕是没有好果子吃。冯菘能屈能伸,眼睛转了一圈,心道待会去北军军衙转上一圈,他又怎能知道我们有无认错?忙不迭地说道:“我等违反军纪,自去军衙领罪。”
张靖向来是要么不出手,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,让人记忆深刻,永世难忘。张靖又干掉另外一人,瞬间已是收拾了三人,把后续准备扑上来的六七名勋贵子弟给震住了。几个家伙收住脚打量着张靖,犹豫着上还是不上,相互交换一下眼神,认定不战无法向冯菘交待,一齐向张靖围拢上来。
张靖转过头时,见那几个恶少正在瑟瑟发抖,轻蔑地说道:“你们这些人连点血性都没有,仗着父荫欺负平民百姓是好手,真若上了战场,实打实的会是逃兵。冯菘三人虽是不肖,最起码hetushu.com还敢出手,你们呢?!本想教训你们一通,现在看来你们连这个资格也没有,滚吧!”
张靖说话时温文尔雅,出手却异常残酷,这种反差十分强烈,对比十分鲜明,让冯菘等人更加畏惧。冯菘见机很快,见非对手,立即服软道:“您是鼎鼎大名的四哥?咱们算是师兄弟……”正要拉近乎,见张靖脸色沉了下来,连忙转上正题,道:“第六项第五条我记起来了,不准欺压百姓。”
张靖根本不惧,反而向前迎去。就在这时,变故又生,只见一位身材瘦弱的少年,将走在前面的两名同伙拉住,在他们耳边低语几句,接着又回头和后面同伴说了几个字,诸人瞬间脸色大变,立时停住脚步,惊恐地望着张靖,仿佛遇见了洪水猛兽。
见冯菘已经没了精气神,张靖放过冯菘,指着方才拿腰刀的两人,冷冷地说道:“腰刀是军队配给你们杀敌的,不是让你们欺负百姓的,我也不为难你俩http://www.hetushu.com,你们自行留个记号,也算是个教训。”
张靖温然道:“你们违反军规,去北军军衙自行认错可以吗?”
冯菘左手被握住之时便知要糟,用力回扯,可手指像被铁钳钳住,动不了分毫。只听凄厉的惨呼声响起,冯菘脸色惨白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下,剧痛让他的身体剧烈颤抖。
在众人注目中,张靖走到还在低泣的小男孩面前。那小男孩退了两步,畏缩在老大妈身后,又眼有些害怕又有些崇拜。张靖将小金锭塞到老大妈手中,道:“想必家中不太宽裕,这些钱你拿回去,孩子既有上进之心,还是进学的好。我叫张靖,是国学弟子,若有什么困难,可以到国学找我。”
“你们现在是天子亲军,闹市纵马,丢得不是你们的脸,还他娘的什么国学出身,你们怎么好意思说出口?在老少爷们面前耀武扬威,有什么意思?这是男人该为之事?还是军人该为之事?”张靖脸色阴冷,上来就是一通斥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