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49章 少男陪少女补觉?!

张靖道:“我对水军很感兴趣,这次想申请去水军实习,也不知行是不行。”
“你点的菜很合我胃口,吃得真饱。”熙倩抚了抚肚子,对张靖笑道。
两人在张家馆舍睡了一上午,午饭时张靖见熙倩睡得正香,不忍心叫她起来,起身洗漱完毕,坐在床侧考虑实习之事。还有两个月就到春节,过了年就要去地方实习,实习单位虽非正式入仕,但是十分重要,需要认真思量一下。
黄巾系有几个短板,首先是情报系统,情报司由甄姜掌控,神鸟机构由步练师掌控,黄巾系近年也安排了不少子弟,但是年纪资历皆浅,只是一般吏员,距离核心很远。张宁多年来刻意拉拢步练师,两人私交一直很好,但是步练师也有儿子,在局势未明之前,步练师也不能完全信任。其次是行政官员,黄巾系多是武将,文官很少,与王家联姻能够解决一些,但是远远不足。若与荀家联姻,有荀家诸杰相助,www.hetushu.com局面立即就会改善。至于姜述直管的部门,如长山基地、驽炮营等,黄巾系力量更加薄弱,但那是姜述的逆鳞,张靖现在不敢伸手。再就是日趋强大的水军,北洋水军由太史慈统领,南洋水军由甘宁统领,姜阳是水军副将,分管军港、仓库、物资等后勤事务,是制衡水军两名主将的另一股强大势力。
张靖回过神来,扭头看时,见熙倩正呆呆地望着他,笑道:“起来了?我让他们送些饭来。”
张靖见熙倩神色憔悴,眼圈发黑,眼睛布满红丝,知她一夜未睡,抓起她的小手一试,冰凉冰凉的,不由有些心痛,将她拥在怀里,道:“倩儿这是何苦?有周树他们照顾,又会出什么事情?你一夜未睡,今天如何上课?这样吧,我去请个假,我陪你去张家馆舍补个觉。”
熙倩幽幽地说道:“昨晚我听说周树来接凤舞,打听你醉酒醉得厉害,想过去看又和图书怕面对凤舞,在屋内也睡不着,见凤舞一直未归,开了院门后,就出来看看。”
姜阳是姜家族人,做事精细,头脑清楚,深得姜述信任,创建威海船厂时就担任管事,最初成立水军时担任军械司统领兼任船厂管事。水军分为南北两军时,军械司升格为水军后勤部,主管水军港口、造船厂、仓库、物资等,权力很大,姜阳担任水军副将兼后勤部统领。
熙倩想了想,道:“你以前说过,说我有当情报员的资质,我本来就对情报方面很感兴趣,想去情报部门实习。上次跟大兄提起此事,大兄答应帮我问问,估计没有多大问题。”
熙倩回过神来,俏脸一红,道:“好,我也洗漱一下。”
到了后面黑林子,张靖摆手让周树先回,抱着凤舞跃过墙去,将凤舞送到女子分院门口,望着她的身影消失不见,这才转身要回国学。就在这时,旁边一棵树影后面闪出一道倩影,轻呼道:hetushu.com“清平师兄。”
张靖笑了笑,转个话题,道:“倩儿,以后别叫师兄了,听着见外,跟着周树他们叫四哥,显得亲切。”见熙倩点了点头,张靖问道:“倩儿,你准备去何处实习?”
张靖心思很细,上次吃了一次饭,就摸透了熙倩口味喜欢清淡。熙倩喜欢吃鱼,张靖特意点了一道糖醋鲤鱼,其余三个菜是清菜,很合熙倩的口味。熙倩身材瘦弱,但是饭量还行,两人皆没吃早饭,很快将盘子清了出来。
熙倩道:“我有位族兄是国学三期弟子,在南洋水军任职,回乡探亲时曾经说过,水军整日在海上漂泊,生活十分单调,待遇虽高,却是又苦又累。进地方兵曹也不错,你是青州人,我叔父在青州任职,若想去青州兵曹,我跟叔父打个招呼?”
熙倩说到这里,稍顿一下,反问道:“你想去哪里?”
张靖没好气地说道:“恭喜还在后头,你先进屋暖和一会,别受了凉。”
张靖和-图-书初次与熙倩独谈时,确实谈过这个话题,当初只是随意说说,没想到熙倩真记进心里去了,这让张靖内心又涌起感动之情。
周树笑道:“不冷,我和刘开、龚省轮班,我刚出来没有多久。我陪你送凤舞出去,遇到情况也好打个掩护。”周树说完,将一件国学外袍拿出来,对凤舞说道:“披上外袍,从后面看不出男女,我们从后面翻墙出去。”
姜阳孙女姜凤与张靖十分投缘,两人青梅竹马,感情与亲兄妹相仿,张靖十岁那年溺水就是为了营救姜凤。水军主将兼北洋水军太史慈是姜述嫡系,是姜述招纳的首批亲卫之一,对姜述一向忠心耿耿。水军副将甘宁资历稍浅,姜述亲卫出身,姜述记名弟子之一,与姜述关系也非同一般。张靖想在水军打开局面,唯一破局点就在姜阳身上,张靖思来想去,最终决定到水军后勤部实习。
青州兵曹是田豫,下设五营,黄巾系徐和、司马俱皆任营将,姜述让诸子从hetushu•com军,本意是想让诸子多些历练,怎能安排张靖去青州兵曹?熙倩这番好意,张靖即使想领也领不到。张靖摇头苦笑道:“青州位于大后方,许多勋贵子弟争着要去,想进青州兵曹怕是不易。再说后方虽然安定,但是少了建功立业的机会,大丈夫学得文武事,卖给帝王家,若是昏庸度日,就耗费了大好年华。自从公谨将军南征,水军扩编一倍,军中地位明显提升,日后无论向西拓展还是拓展海外,水军力量会不断加强,地位还会提升,去水军发展比在陆军发展前途要好。”
张靖扭头一看,正是熙倩,见她衣服被露水打湿一片,头发也湿漉漉的,定是在外边站了不短时间,连忙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张靖想得出神时,熙倩醒了过来,见张靖皱着眉头,两眼没有聚焦,知道他在思考问题,没有出声打扰,只是静静地望着他。男人专注的时候最有魅力,熙倩越看越是欣赏,开始浮想联翩,不一会也开了小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