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2章 跟你爹一样风流!

张靖摇头道:“我与熙倩婚约一旦公示,强强联合,将会招来不必要的猜忌,因此与荀家联姻一事,目前需要绝对保密,必要时我会跟文若伯父或公达大兄谈谈。与太原王家联姻一事,父皇让我们保密,想必也有类似想法。在当前情况下,荀家人不宜与我们走动太近,想要爬得更高,走得更远,我们不能依赖别人。”说到这里,张靖指了指自己,道:“我不需要谋主,我只相信我自己。”
张宁笑道:“前番与王熙儿婚约时,你父皇跟我说过,你的风流性格最像他。陛下当年是独子,身边无多少可以信赖之人,只能通过联姻,巩固权势,难道你想行陛下之法,娶上无数妻妾不成?”
张宁笑道:“你这性子跟你父皇一样,天生就是祸害女子的害人精。”说到这里,张宁眉角一挑,道:“若与荀家联姻,此事就可以考虑了,你既然已有想法,可有应对之策?”
张宁笑道:“你现在自信得很,这是好事,不过凡事还是要多思考。和图书待你成年继任张家家主时,母亲将黄巾系和你外祖父留下的财富交到你手中,以后的路就全靠你自己了。”
张靖听到这里,决定如实禀报,道:“若是荀家相助,母妃以为胜算如何?”
张靖道:“当前争储热门,要属大哥与三哥。大哥是皇长子,皇贵妃统领情报司,又有协理六宫的权力,充容甄宓姨娘又得父皇宠爱,贵妃姐妹自成一系。三哥是嫡子,皇后是后宫之尊,静姝姨娘是何家人,她们也是一系。顺仪曹羡姨娘,修容夏侯娟姨娘,还有曹华、曹节两位姨娘,出自一门,是另外一系。修仪孙仁姨娘、充仪田丰儿姨娘、充华马云鹭姨娘皆有子,母族势力不弱,也会参与夺储。母妃与姨娘可以联合其余不参与夺储的后妃自成一系,只要保持中立,地位就会超然。”
张靖神色有些尴尬,定了定神,道:“荀家嫡女熙倩已与儿臣私订终身,此事关联甚大,儿臣身份又不便公示,所以平常秘密来往,也未和_图_书向父皇提及。”
张结认识张宁日久,却初次见到张靖,跟在后面比对待张宁还要恭敬。张靖与张角合魂,识得张结,并无生疏感,张宁一走便摆出主人架式。待到众人聚齐,张靖道:“我以后在此定居,在我的身份没有公开以前,不要对外提及皇家两字。若是有人询问来历,只依官府备案记录应答,说是临淄张家人,宫中皇德妃族人。如今宫中形势不明,你们在外面一定要低调,不要给府中招惹是非,府中之事也莫要泄露出去,违者以家法论。我们张府以维护黄巾子弟为己任,若是发现黄巾后人贫困无依或是受人欺压,要尽全力救助,因此惹起事端,由我一力承担。”
张宁异道:“不是毋丘家姑娘吗?什么时候换成荀家女了?”
张宁眼神一亮,随即黯淡下来,摇头道:“荀家诸杰都是智者,凡是智者先谋自保,不会轻易参与夺储之争。”
张靖摇摇头,道:“即使到了那时,还是需要母妃大力相助,除了笼络好和_图_书步姨娘,补充我们情报方面的短板,母妃在宫中的实力越大,对于儿臣助力也就越大。”
张宁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道:“靖儿有勇有谋,想法很对,现在我可以放心将黄巾将士交在你手中了。你认为荀家诸杰何人可为谋主?”
张靖问道:“若是联姻呢?”
张宁笑笑,看了看天色,道:“靖儿果然长大了,这番话说得有理,母亲回去好好想想。天色不早了,你随我回宫还是住在这里?”
管家名叫张结,是个孤儿,原是张角亲兵,在周仓部下担任都伯,年纪渐大,退役安置在洛阳郊外分田落户。张宁置好宅院,选择管事时记起张结,派人通知张结进宫,叮嘱他不少事情,委他为管家,选择可靠的黄巾子弟入府担任执事。
张靖想了想,道:“为了迎接春节,宫内忙忙碌碌的,我还是不回宫了。”
张靖自进国学以后,行事张驰有度,虽然惹祸不少,但是绝少引起风波。甄若一事有人在后推动,张靖也未被人利用,前期惩和_图_书治冯菘等人,尺度把握得很好,虽然得罪了冯家,但冯家势力弱,冯香儿品级又低,影响并不大。通过此事获得姜述认可,张靖声名暴涨,算是沾了不小便宜。上次求得王熙儿婚约,又求姜述留下正妻之位,张宁猜测张靖背后应有深意,今日一谈,才晓得张靖心中早已策划,想是早将荀家实力计算在内。以张靖目前的年纪有如此手段,说不需要谋主,并未让张宁感到张靖狂妄。
张宁又问道:“联合何人合适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毋丘凤舞、王熙儿和荀熙倩都与儿臣定情,儿臣还未成年,三妻已有人选,平常不好意思对母妃说。”
张靖道:“皇淑妃卑弥乎、祝融姨娘皆是异族出身,其子不可能为储君,蔡琰、关凤等姨娘无子,步练师、辛宪英、黄月英等姨娘多智,这些人皆是母妃可以联合的人选。只要联合起来保持中立,其余弱势后妃惧祸,就会主动投奔上门,到时母妃这系力量虽然中立,但是影响力巨大,无论贵妃系还是hetushu.com皇后系,都会极力拉拢母妃这一系。”
张宁颇有兴致地望着张靖,道:“你来说说,宫中未来如何走向?”
张靖送张宁出门,望着张宁车驾渐行渐远,回头吩咐道:“召集府上管事开会。”
张靖整理一下思路,道:“父皇当年‘广积粮,缓称王’,最终登上皇位。兄弟争立,如同诸侯争雄,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实力。我目前出宗,暗合‘缓称王’的道理,兄弟们将我排除到争储名单以外,只会拉拢我们,不愿跟我们对立,这是一个极大的优势,可以借机积蓄力量。我向母妃提出归宗一事,便是希望母妃引起警惕,无论是父皇还是后妃,出言试探时不要露出一丝口风,以免被人将我们推向明处。我们既然想置身事外,要高调又低调,高调维护黄巾系的利益,对想打击或利用我们的势力大声说不,低调就是在任何人面前,都不要暴露一点夺储的意思。当我们实力集攒到一定程度时,进则可为储君,退则也要手握权柄,将刀把牢牢拿在自己手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