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4章 目的就是不要脸!

张靖送熙倩到了门口,约定明天一早来接。熙倩进府转过正堂,还未走到居室,婢女来寻,道:“老爷请小姐过去。”
张靖摇头道:“我们之间来往,还是别让他人知道为好,人心隔肚皮,日后拿着我们的把柄,来要挟我们两人,不是自寻烦恼吗?”
张靖想到这里,当机立断,抓着熙倩的小手,道:“我们之间的事情不便公示于众,不是别的原因,而是因为我的身份问题。你不要胡思乱想,明天我来接你,先见见我母亲,你的心就会定下来。”
毋丘家族虽然也算名门,但是族人稀少,算不上高门大族,即使日后联姻,毋丘家族对张靖助力不大,并不足以引起诸兄弟及其母族的重视,所以与毋丘凤舞公开恋爱关系影响不大。张靖与王熙儿的婚约,涉及皇族与世家大族联姻,姜述就很重视,赐下婚约的同时让涉事人保密,就是不想因为此事另生波折。
熙倩心http://m.hetushu.com细如发,头脑十分清楚,今天把话提到明面上,张靖若不好好应对,冷了熙倩的心不说,熙倩若是利用家族势力秘密侦察,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张靖笑道:“怎么可能?你出身大家,相貌学识都好,母亲怎能不喜欢?”
两人吃了一顿浪漫烛光晚餐,又到卧室做了一会有氧双人运动。熙倩见夜色已深,恋恋不舍地起身,道:“再走晚了,就到了宵禁时间。”
张靖研究《黄帝内经》,并非琢磨房中术,而是认为道法、武艺所修炼的内气路径,与解剖学根本不符,皆是沿用传统医学的脉胳。张靖琢磨《黄帝内经》,悟透其中道理,修炼道法武艺时半功倍。张靖现在已经寻出些规律,对于上丹田蓄神、中丹田蓄灵、下丹田蓄气、五脉相通等皆从中悟出道理,对于以昔的道法做了一些修正,效果很好。
张靖并不希望和*图*书熙倩离开,但熙倩是未嫁少女,在外留宿于名声不好,起身披衣,亲自去送熙倩。出门上了车驾,张靖道:“你京中可有信得过的闺密?再来时帮着打个掩护,就不用半夜回去了。”
熙倩不由有些奇怪,道:“夜已深了,大兄现在寻我,有什么急事吗?”
熙倩笑道:“好,明天一早就来接我。”说到这里,心中又有些紧张,道:“你母亲看不中我怎么办?”
颖川学院是荀家创办,弟子无数,郭嘉、陈群皆是颖川学院出身,影响力很大。荀家除了三杰,熙倩之父荀衍、堂叔荀悦等皆是人杰,朝野之中势力不小。张靖若与荀家联姻,得到荀彧支持,身为荀彧密友的郭嘉、陈群,即使不会公开支持,也会暗中偏袒。
荀家与其余世家不同,荀彧是追随姜述最早的文臣之一,多年来深得姜述信赖,姜述因此将青州根本之地托付给荀彧,十余年没有换人。荀攸和-图-书是刘辩系谋主,旧朝时就是朝堂重臣,齐郡立朝时追随姜述左右,立下不少功劳。荀堪才能出众,为人方正,担任太原太守多年,绩考都在前列,若非荀攸在朝堂担任九卿要职,不便双双入朝,早应得到升迁。
熙倩一听就要发作,但见张靖已经远远躲开,不由又羞又恼,指着张靖道:“你若敢逃掉,我以后再不理你了。”
张靖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张靖坏笑道:“你身为女子,看这本书不合适,我推荐一本书给你看。”
熙倩坐下来,吮了一口茶,道:“回去我也看看这本书,看你是否骗我。”
张靖背后有黄巾系鼎力相助,得到荀家和王家支持,势力会压过诸位兄弟,立时就会成为众矢之的,这是张靖最为顾忌之事。因此张靖与熙倩山盟海誓,也已合房,但是认为公布婚约时机未到。
熙倩芳心喜悦,正要说话,此时车驾停了下来,张结在外说道:“公子,荀府到www.hetushu.com了。”
熙倩来到中院书房,荀攸正在案后看书,听到门响,抬眼看时,见是熙倩,眉头微微皱起,道:“妹妹为何这么晚才回?”
熙倩脸色说变就变,张靖连忙举手告饶,道:“绝无此意,我看这本书,是因为此书包含的道理,于修炼道法和武艺有益,正在揣测其中原理。”
熙倩听得张目结舌,好半天才道:“你父亲真是厉害,有时间定要好好请教一番。你看这《黄帝内经》,我看目的就是不要脸,被你掰扯了半天,将我绕得雾里云里。你是不是看我老实,故意欺负我?”
熙倩现在最大的心事,就是担心张靖始乱终弃,闻言大喜,俏脸尽是笑意,道:“凤舞见过你母亲吗?”
张靖苦笑一下,无奈只好走回来,生生挨了重重一拧,一边揉着痛处,一边说道:“走吧,我们一同吃饭去,都是你喜欢吃的菜。”
若说少男少女到了青春期,男女之间互有好感,彼此来往多些http://m•hetushu.com有话遮掩,若是何睛知道熙倩深夜留宿张府,准会向王熙儿通报情况,一旦王熙儿突然杀到,凤舞、熙倩之事全部曝光,对于张靖目前来说,绝对是桩天大的麻烦。
婢女答道:“详情奴婢不知,听说颖川有人今天送信过来。”
张靖摸摸鼻子,走到门口,道:“《素女经》。”
若是别人还行,何睛与王熙儿是表姐妹,上次何睛为了与刘可合房,耍了次心眼,无意中将王熙儿卖了,让张靖平白得了便宜。何睛与王熙儿毕竟是表亲,张靖与凤舞来往频繁,何睛就对凤舞瞧不过眼,若非张靖手中有她的把柄,恐怕王熙儿早就会知晓张靖与凤舞的事情。
熙倩借着这话问道:“你与凤舞可以让别人知道,为何与我要如此隐密?莫非你存着始乱终弃的想法?”
熙倩问道:“什么书?”
“美的你,还未过门,就让你得逞,你还不满足吗?”熙倩说归说,说完以后想了想,道:“你不是跟何睛很熟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