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7章 皇子遭少女讹诈?!

熙倩有了姜荔的教训,伸手掏钱时,被张靖一把拉住,使个眼色,让她别理。张靖将两位少年叫到眼前,从怀里掏出一本古书,递给姜国,道:“国儿,这是线装兵书,我好不容易淘来的,要好好保存。”
熙倩吃惊地捂住嘴巴,一双美眸满是震惊的神色,不敢置信地说道:“黄平是长公主?!”
小金锭是大齐银行发行的纪念品,制作十分精美,是限量版,艺术价值远高于实际价值。姜荔识货,知道此物所值非小,笑嘻嘻地将小金锭藏在怀里,道:“姐姐真好。不,嫂子真好。”接着转向张靖道:“哥,你的呢?”见张靖不理他,眼睛打了一个转,附在张靖耳边说道:“你说日后熙儿姐知道这事,会不会寻哥哥麻烦?”
张靖指着熙倩道:“你可以问你嫂子要见面礼,为何讹我?”
熙倩脸色一红,嗔怪道:“那有你这样不要脸皮的?我说的是心里,不是在那方面。”www.hetushu•com
张靖苦笑道:“凡事有利有弊,家境好未必是好事,就拿此事来说,毋丘家族人少,在朝中影响有限,即使全力支持我,谁会顾忌?毋丘俭是其族官职最大者,仅是实职营将,黄巾系营将不少,多一人不多,少一人不少,助力不大,所以顾忌也少。如宫中道理一样,即使贵为皇后,若与皇帝感情不和,除了面子光鲜,实际上与冷宫后妃有何区别?只要我们心心相印,又何必计较名份?”
姜荔接过金子,欢天喜地,向张靖、熙倩说道:“祝哥哥嫂嫂心想事成。”说完,一溜眼失了踪影。
姜荔瞬间转怒斥为奉承,这种变色龙的本事,熙倩一时适应不了,不由望向张靖。张靖无奈地苦笑道:“荔妹妹现在说的是好话,若是再没见面礼奉上,接下来就是坏话了,到时不许你对我发火。”
姜荔答道:“新衣是宫中统一置的,头饰还缺几件。”
hetushu.com熙倩瞅了姜荔一眼,向张靖也伸出手来,道:“要是你给我相同的报酬,我可以不理。”
张靖笑道:“军工研发和生产基地皆是父皇亲自管理,情报司和神鸟系统都不敢伸手,我怎敢轻易触碰?情报部门掌控在两个姨娘手中,步姨娘与我母亲交好,皇贵妃那里就无能为力了。”
熙倩没有答话,只在心中暗自揣摩。不一会到了张府。张宁、张雁领着姜国、姜燃、姜荔都来了,张靖、熙倩进门时,一位十岁左右的少女先迎了出来,正是张雁长女姜荔。姜荔见张靖又换了女友,道:“哥,这位姐姐好漂亮,比上次那位漂亮多了。”
姜荔气急道:“你们两人真是的,我只不过讨点钱卖点东西,那有你们这样一毛不拔的?”
张靖与熙倩面面相觑,张靖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我妹妹自小精灵古怪,与大姐小时候有的一比。”
张靖附在她耳边道:“与你们www.hetushu.com同级,就是黄平。”
七八岁的少年名叫姜国,皇十九子,是张靖同父同母的弟弟。儿童名叫姜燃,皇三十四子,是张雁所生。两人长得很像,嘴也很甜,上前礼貌地向熙倩行礼。
熙倩异道:“情报司难道是皇贵妃一手遮天?”
熙倩嗔怪道:“让凤舞做正妻也行,不过你要拿我明显好过她才行。”
张靖苦笑一下,点头道:“好,以后与她同房一次,就与你同房两次。”
熙倩凝思片刻,道:“我本来就对情报系统感兴趣,我就在情报司扎下根,以后能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张靖摇了摇头,道:“进入情报司有个特训,比新兵训练还要残酷,你能挺得住吗?算了,政治是男人的事,你还是不要吃这个苦头了。”
张靖小声说道:“你知道就行了,别跟外人说。”
熙倩异道:“你还有大姐?”
张靖知道姜荔是个鬼机灵,说话时没事找事必有所求,也不正眼理她和_图_书。熙倩只是初见,真以为张靖如此花心,不由拉下脸来,瞅空拧了张靖一下。张靖吃了亏,对熙倩又敢怒而不敢言,只能盯着姜荔说道:“不准你胡说八道,你倩姐姐心眼最小,这不又翻脸了?”
两人嘻笑闹了一阵,熙倩喘息一会,正色道:“就是我家全力支持你,情报、军工、水军也是短板。”说到这里,熙倩恍然大悟,道:“我明白你为何去水军实习了,是想培育在水军的力量。但情报和军工方面呢?”
张靖哈哈大笑道:“你懂里面的道理就行,荔儿也要挟不了我了,我又何必支付报酬呢?”
姜荔拉过熙倩,向张靖伸出手来,眼睛眯成月牙形,笑嘻嘻地说道:“拿来。”
姜荔围着熙倩转个圈,感叹道:“嫂子好漂亮,比宫中后妃还要漂亮。”
姜国拿来古书翻着看了看,顿时摘不下眼,翻了两页,向张靖、熙倩打个招呼,径去书房看书去了。
熙倩这才知道这个小丫头的厉害,从怀里和图书摸出一个精美的小金锭,递给姜荔道:“姐姐也未准备,这个小元宝送妹妹做见面礼吧。”
此言一出,张靖顿时软了下来,抬头望着远方的屋檐,不经意地说道:“荔儿,快过年了,添新衣服了吗?”
张靖在怀里掏了掏,拿出一锭金子,道:“去置几件首饰,记得不要在姐妹们面前张扬,另外莫忘了给国儿和燃儿买礼物。”
张靖摇头道:“这倒不是,但是情报司主要管事,除了皇贵妃亲信,就是父皇心腹手下,外人很难伸进手去。”
客堂前面一位七八岁大小的少年,领着一位三四岁的儿童正在门前玩耍,两人见了张靖,叫着四哥就扑了上来。张靖指着熙靖道:“快叫姐姐。”
张靖笑道:“好,我想她一次,就想你两次。”
张靖摇摇头,对熙倩说道:“荔妹妹拿你要挟我,你还真能上当,你说我受要挟呢?还是不理呢?”
熙倩听完感觉舒服了些,但心中仍有介蒂,道:“凤舞为正妻就可以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