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59章 让靖儿归宗,如何?
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以前我想当一名行走江湖的大侠,后来想到父皇曾言: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想出仕或从军,为国为民做些实事。现在我没有什么大的理想,只想以后踏踏实实做点利国利民的实事。”
十二子姜域是祝融夫人所生,西蛮洞已经灭亡,残余族人皆安置在富庶之地,但是蛮人不懂理财,积攒不下钱粮,前年姜述派了几名国学弟子前去帮助理财,情形才稍微好些。祝融夫人性格要强,遇到难事向来不开口,张靖见姜域手头紧巴,见面时询问情况,寻些借口资助些钱财。
正在这时,门外通传,道:“顺容娘娘到!”
姜述想了想,道:“老四现在宫中帮忙打理皇祠,你去寻他,说月供给了老五,老十二的事也让他出钱解决。”
姜述笑道:“别人想要储君资格而不能,你是送你储君资格你不要,那你说说,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
糜贞应下,姜述接着说道:“刚才贞儿在御书房无意中提hetushu.com到归宗一事,我想靖儿与兄弟们友爱,想让靖儿归宗,让国儿继祀。宁儿以为如何?”
糜贞笑道:“老四本来就是散财童子,平常顾忌老五和老十二脸面,送钱时还要编着借口,这下开了口子,老五和老十二的日子就好过了。老四平常行侠仗义,小兄弟们敬慕得很,可惜过继给了张家。”
姜述与几个小的说了几句话,张宁抱着姜燃迎了出来,姜述摆手道:“到正堂说话。”又招呼张靖道:“老四,你进来一趟。”
张靖正色说道:“我们兄弟们众多,有能力继立储君者不少,我若归宗,也会有想当储君的想法。”说到这里,张靖苦笑道:“人的欲望永没有满足的时候,所谓知足者常乐,我感觉现在挺好,无论兄长还是弟弟,交流起来没有隔阂。若是归宗以后,就会面对很多事情,也可能会遇到不希望看到的事情。父皇说我推卸责任也罢,没有胆色也行,要我归宗也可以,不和图书过同时声明我没有担任储君的资格。”
姜述笑道:“你们兄弟以你最富裕,帮衬兄弟也是应有之义。老五、老十二的开销就交给你了,若再出现类似当街卖画的事,我唯你是问。”
张靖出门迎着糜贞到室内坐下,姜述道:“我来看宁儿,正好老四在,已把那事跟他说了。老四的意思,是将月供交给穗儿,老五日常开销由他负责,老十二那里也一样,月供由老四再补上一份。你跟祝融和穗儿打个招呼,两个孩子要强得很,免得说漏了嘴,孩子心里不舒服。”
糜贞点了点头,道:“诸家姐妹都有母族,穗儿姐无人帮衬,平常月供攥得挺紧,老五日子实在不容易。不过找的姑娘不错,听超儿说才貌双全,是杨怀的嫡女。其余诸子都还罢了,都有母族帮衬,还有老十二的日子也过得挺紧,平常都是老四接济他与老五。老四的月供都给了老五,老十二那里也得帮衬些。”
姜述道:“朝中文武、皇亲http://m•hetushu.com国戚家中多有产业,也不差这些恩赏。”说到这里,姜述叹了一口气,道:“其实跟宫中情况差不多,族中家大业大的不差这些银子,奉孝、文和家族不大,也没什么产业,平常俸薪虽高,但是花钱的地方也多。贞儿你再费费心,将平时过得清苦的再加恩赏,免得忙了一年,到了年底还借饥荒过年。奉孝和文和的恩赏从我私钱里出。”
姜述说到这里,停下不说这事,问张宁道:“儿童福利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?”
张靖答应一声,嘱咐姜国几句,从怀里掏出一包玻璃珠,递给姜国道:“分给弟弟们做游戏,看着别让弟弟们吞在嘴里。”又对弟弟们说道:“父皇找我过去,你们跟你十九哥玩,不准吵架,有事跟十九哥说,若是十九哥处理不了,再来跟四哥说。”
糜贞道:“今儿内府执事已经通知皇亲国戚、朝中重臣,按照往年惯例,来领恩赏时许多人将金银留下,只取恩赏公文回家供养,估http://www.hetushu.com计午后就领得差不多了。”
姜述又问张靖道:“宗祀那里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张靖说完,一路小跑追了上去,姜述踏入客堂时,张靖正好赶到身后。姜述坐下,招呼张靖母子坐下,道:“老四,老五手头紧张,我将你的月供拨给了老五。还有老十二手头也紧,你要帮衬些。”
姜述笑道:“贞儿与我来意一样,也是为了这事。”
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糜贞走后,姜述手头正好无事,就摆驾去德安殿。一进院子,就看见年小的儿子聚了十来个,正在听张靖讲故事。左丰刚要上前通传,姜述摆手止住,驻足听了一会,张靖讲的是一根和一把筷子的故事,寓意是说一人力量不足,但是兄弟合力,其力断金。姜述暗自点头,听张靖故事讲完,这才抬腿往里走。张靖听到声响,抬头看时,姜述已经行近。张靖并未自行上前行礼,招呼弟弟们一声,按照序齿排好,一齐给姜述请安。
姜述点了点头,又想起一事,问糜贞道:hetushu.com“春节恩赏可发下去了?”
张靖对于钱财看得很淡,根本没有在意,道:“父皇,那些月供没多少钱,老五与老十二脸皮薄,自尊心强,也懂事,遇事从来不跟母妃开口,也不跟我们兄弟们说。不如这样,我的月供皆让穗姨娘存好,我再补一份给祝融姨娘。父皇再发句话,跟老五、老十二说月供发在我这里,让他们遇事到我这里取。”
张宁笑道:“现在领养儿童的太多,年节时留在福利院的孩子并不是很多,大多被养父养母接到家中过年去了。前些日子,过年的相关物品已经配发到位,保证孩子们能够吃饱穿暖。”
姜述异道:“这话怎么讲?”
张靖答道:“宗正府的人原本就不少,加上我们兄弟,昨天下午就收拾得差不多了,只等时辰到了,将祖先画像挂上就行。”
张靖话音刚落,张宁接着说道:“靖儿性格为将最合适,归宗反而会影响他的发展。”
张宁还未答话,张靖抢先说道:“父皇不可,储君未立之前,此事万不能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