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1章 谁愿平白得罪人?

糜贞虽未点透,姜述也听清楚原由,原先实施物资补助制度时,符合当初的社会现状,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变化,物资补助已经不合时宜,因为供货者是皇家和甄家的联营企业,无人愿意去得罪人,所以一直沿用至今。姜述眉头一皱,叹道:“制度确实需要重新梳理一遍了,其间多有涉及利益之处,若是朝廷不领头做,谁愿意平白去得罪人?”
姜述转向张宁道:“黄巾遗孤伤残的补饷如何处理的?”
糜贞道:“这个规格是旧朝时立的,那时银行还刚起步,网点少,监管制度不严,担心中间环节有官员贪污,一直发放实物。后来形成惯例,有人曾经提过此事,考虑此事供货商是甄姜百货,后来就不了了之。”
姜述点了点头,眉头舒展开来,很快又皱起来,道:“这个办法不错,不过管理难度较大,会不会出现该领取的没有领到,不该领取的冒领这种情况?”
糜贞与张和_图_书宁关系不错,主掌内府和银行,是宫中少数几名有权位的妃子之一,说话顾虑也少,讲的都是真心话。姜述听到这里,点了点头,道:“贞儿的想法在情理之中。”转向张宁道:“宁儿,你也说说真心话,希望老四归宗竞争储君吗?”
姜述点点头,眉头舒展,道:“将钱用在刀刃上,这个办法不错。等到明年办法完善以后,给我送一份来,以后朝廷的补助制度可以参考修改。”
张靖见姜述目视自己,道:“黄巾遗孤伤残原先是根据情况,定了五级,按照规制发放。今年我实地考察以后,认为这个制度已经滞后,就修改了一下。许多遗孤已经成年,或在工坊务工,或是分了田地,或者从军或在衙门当差,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。我征求一下意见,决定停发成年遗孤的补饷,但是补饷总额不变,余下的钱进入救助基金。家庭困难者朝廷有专门补助,家境和*图*书不好者也能吃饱穿暖,剩下的就是教育医疗。我调查以后,将基金分为两大块,主要是助学基金和大病基金。实行申请制,各个聚民点长老会报上名单,由基金支付困难家庭子弟的学费和生活费。大病基金道理相同,先由聚居点长老会垫付,实报实销。”
张靖道:“我只是想象,但若无端对兄弟姐妹们开刀,或者君主昏庸无道,再或者臣子无端生事,搅得朝堂混乱,这些都是不平之事,就要有人挺身而出,仗义执言,若是无职无权,为了项上人头,还不如远循江湖潇洒。”
张宁道:“贞妹妹刚才所言也是我的想法,因为历史原因,靖儿若是归宗竞争储君,黄巾系将士肯定会全力支持。但是黄巾系底蕴不足,几乎全是武将,文臣谋士一人也无,争得储君,把握朝堂局势都难。何况以靖儿的性格,过于正直,为将适合,为君有些难为。”
姜述点了点头,笑道http://m.hetushu.com:“好。有理想并非坏事,日后想位列臣班,手握权力,就得好好做事,累功晋升,才是王道。”说到这里,姜述转向糜贞,又问道:“族饷发完了吗?”
张靖又道:“现行补助制度发行粮米绸缎等物,未必物有所值,还有补贴运输费用,不如都改成现金。现在银行已经成熟,网点基本普及,省去运输费用,受助人自主购买,比发实物效果要好得多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父皇莫要笑话我,我说说心里话。在江湖上行侠仗义,需要高超的武功和值得依赖的朋友,日后想在朝堂上行侠仗义,武功高低意义不大,但是得有实力,就得有权柄,才可以仗义而言。否则,话刚说出口,就被别人拿下,如何敢说话?”
姜述笑道:“你的想法天马行空,将朝堂比喻成江湖,你说说日后在朝堂上有何不平事?”
张靖答道:“我也考虑到这些情况,附加了部分条款和-图-书,例如接受补助的子弟,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要去聚居点做义工。最大程度地将新制度予以曝光,补助制度很快就会流传开来,百姓对各家情况最是清楚,没有享受补助的会去申请,冒领者也会引起民愤,很快就会传到上面。现在这个制度还刚开始,实施过程中肯定存在不合理的地方,到时根据情况补充细化完善,总纲就是在新制度实施过程中,尽可能实现透明管理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说句心里话,储君之位我也想过,但是看到父皇整日那样忙碌,几乎没有闲散的时候,我打心里认为皇帝不是好差事。为君要担负起国家兴亡盛衰,亿万子民安危,担子太重,想想也会感到恐惧。若是没有父母兄弟姐妹牵连,我想过的日子是一剑入江湖,无牵无挂,逍遥快活。但我承继外祖父之祀,就要挑起黄巾将士、后人、子弟的担子,让他们免受欺凌,安居乐业。儿臣上有父母,下有兄弟姐m.hetushu.com妹,外有牵挂,行剑江湖的愿望实现不了,只能做些实事,倾全力帮助父母家人。至于储君,我不是那个料,等日后父皇定下储君,我能做一位权柄在握的大将就行。”
姜述闻言一怔,问糜贞道:“救助百姓现在还是物资?”
姜述又对张靖道:“老四,你说说,对储君之位没有想法吗?”
糜贞答道:“饷钱已从内府拨到临淄老宅,昨天回了信,半数没来支取。族人大半在外地为官,在临淄的也都分了田地,平常家用足够。出籍的家丁皆在各地,现在都是官身,年饷数量不多,许多人来信说可以免去族饷,将饷钱重点照顾族中老弱病残。我觉得很有道理,但是今年族饷已派,明年再改规矩吧。”
张宁望了张靖一眼,道:“这些事情已经交给靖儿了。”
姜述笑道:“你现在是鼎鼎大名的侠客,在弟弟们心目中比我还风光。”说到这里,话题一转,道:“你不想担任储君,为何又想权柄在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