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4章 姜凤女大十八变!

姜阳早已接到张靖前来实习的通知,特地让姜凤请了几天假,因为张靖身份需要保密,不便亲自迎接,估量张靖赶来的大约时间,让姜凤到军港门口等候。姜凤比张靖小两岁,女大十八变,早已不是跟在张靖身后疯玩的小女孩,身材已与成人仿佛,胸脯也鼓了起来,活脱脱一个小美人。
姜述先评论姜中去年得失,又评论姜华去年得失,明天两人将启行前往工作单位报到,姜述点评两子优劣,仔细嘱咐良久。姜逆、张靖、刘中、刘可、董睦明日去国学报到,后日分别启行,前往分配的实习单位。
青州是大齐根本,经济最为发达,分到青州区域内实习的国学弟子多达一百余名。周树、龚省分在北洋水军,驻地在东莱治所黄县军港,张靖、刘开分在水军后勤部,驻地在威海军港。四人跟着大队伍进入青州境内,人员开始分道而行,过了齐郡,只余四十余名弟子,进入东莱境内,只剩下十和-图-书一人,除了张靖四人,其余七人有五人去东莱郡衙报到,两人去东莱尉衙报到。
太后转身进去,姜述领着首席;女席是万年公主、甄姜、卑乎弥、张宁各领一席,共是四席;男席是姜中、姜华、姜逆、姜边各领一席,也是四席;末席是姜平、姜慈、姜素各领一席,共有三席。
次日五鼓天,宫外命妇等又按品大妆,摆起全副执事进宫朝贺,兼祝太后、后妃千秋。姜述领着族中子弟祭过列祖,方到殿前受众人朝礼。
次日一早,张靖送走周树、龚省两人,与刘开回头准备,启程赶往威海军港。
张靖、董名自小出宗,除了跟随皇家祭拜祖先,初一十五到宫中拜年参加宴会以外,余事多不参与,两人各有居处,又有承祀,各在院中准备族中神位,代表张家和董家迎来送往,比其余皇子要忙碌得多。
威海军港前身是东莱造船厂,随着功能增加,规模不断扩大,划和*图*书进大片区域,军港码头、军械仓库、物资中转站都建在此地。后勤部主要分为三部分,一是船舶管理部门,主要负责战船和运输船舶的建造、维修,管理水军所以造船厂、维修点。二是基地管理部,主要负责管理各地军港、基地、补给点。三是行政管理部,负责各军港、基地内部管理以及区域内各村落的管理。
十五这天张靖、董名皆来宫中饮宴,但是坐在客席,并不按照平常兄弟排序就座。酒席过了三巡,几名小的皇子、公主开始哭闹,姜述让余席散掉。重新置办一席,留下姜中、姜华、姜逆、张靖、刘中、刘可、董睦七人。
外支人退出宫后,太后、皇后各自领着后妃开始忙着吃年酒,亲友臣子络绎不绝,一连忙了十余日才忙活完。至正月十五晚上,皇宫内外挂上各色佳灯,太后召集家宴。院内共摆了十来席,上面两席由太后、万年公主各领一席,太后陪了坐了一会,m.hetushu.com向姜述说道:“我要进去歇息一会,你们自行吃吧。”
张靖从怀中取出一张水军将校名单,向周树、龚省两人仔细介绍。黄巾系在水军势力很弱,只有两名校尉出身黄巾:一人名叫官磊,是官亥堂弟,担任北洋水军中军校尉;一人名叫程远向,是程远志嫡亲弟弟,在敬江部下担任校尉。
来到黄县城,张靖带着周树三人在皇家别院住下。别院是姜述担任东莱太守时置下的产业,万年公主、甄姜、张宁、貂婵对这所院落感情很深,暑期经常过来小住一段时间。张靖跟随张宁在此居住时间最长,府中管事奴婢都熟悉,侍候张靖四人用过晚饭。
姜述表面十分严厉,其实对子女十分关心,刘中、刘可、董睦的情况,也了解得清清楚楚。姜述本是穿越者,见识非比常人,点评诸人优缺点十分到位,又根据诸人缺点提出建议,让诸子自行领悟。
次日,诸子向太后、母亲请安毕,相约同http://m•hetushu•com赴国学。姜中、姜华在门前会同同行同学,启程前往工作单位。张靖诸兄弟在门前送走大哥、二哥,到国学教务部领了公函,各自寻了同行伙伴,约好启行时间、集合地点,各自回去收拾。
饭后,张靖将周树三人叫到客堂,挥退下人,道:“明日我们将会分开,木德(周树字)、悟德(龚省字)将去北洋水军报到。黄县军港是水军大本营,子义(太史慈字)将军是水军主将兼北洋水军主将,黄县除了中军大营,还驻蔡瑁、张允、徐邈、苏则四营。子义将军跟随父皇于微末之时,很得父皇信任,你们两人身份文书上已经说明,以子义将军的心智,也隐瞒不得。”说到这里,张靖从怀里取出三封书信,递给周树,道:“你们报到以后,持信先去拜见子义将军,择时去拜见徐邈、苏则。蔡瑁是荆州蔡家族长,也是宫中蔡妃长兄,是荆州系军界领袖,与我们不远也不近,见面时以礼相待,尽量别起冲和图书突。张允是荆州降将,是荆州系几位重要武将之一。徐邈、苏则原是父皇亲随,与我比较熟悉,两将属于父皇嫡系,与子义将军亲近,遇事可以与他们两人商议,必要时可以打我的旗号。北洋水军余将应力、付纪、敬江皆是东海贼出身,在水军资历最老,与我们平常没有联系。东海贼原来依附黄巾系,后来反目成仇,彼此心有芥蒂,你们要小心注意。不过他们驻于外地,见面机会不会很多。贾逵、阎温、杜畿三将也曾是父皇亲随,与徐邈、苏则经历相似,不过三人与我不熟,你们敬而远之即可。”
张靖优点缺点都很明显,姜述一针见血,数句点评完毕。张清心知肚明,知晓姜述全是好意,唯喏应下。姜述与诸子谈了一个时辰,方才收住话头,道:“官场中步步权谋,处处玄机。一句对话里可藏刀光剑影,政策变动中暗蕴兴衰起落,这话你们要好好领悟。你等明天一早,只给太后、母妃请安即可,不必给我请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