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65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?!

基地内部房舍不少,江英特意嘱咐过,给张靖、刘开安排的房舍是隔壁两个单间,距离食堂、公房都不远。张靖放下行李,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房间格局与国学宿舍相仿,外面一床一案一橱,里面隔着一个小间,是卫生间,贴着瓷瓦,通了自来水,不过没有热水,洗澡要自己烧水或到公共浴池。
张靖这个动作,与往年两人相处时一样,姜凤心里感觉暖暖的,听到张靖所言,脸色一红,道:“我才不愿嫁人。”然后往后一挣,道:“不准这样摸我的头发,我已经长大了。”
姜凤出示腰牌,张靖、刘齐出示国学公文,顺利通过岗哨,沿主路走了五个路口,左侧就是水军后勤部衙门。姜阳住在衙门后院,单独开了一个南门。姜凤出门时得了姜阳嘱咐,知道张靖身份不能泄漏,并未走衙门正门,领着两人从南面侧门进府。
行政管理部负责新人登记的是人事处,主事名叫江英,东莱人hetushu.com,也是国学早期弟子,想是得了姜阳招呼,或是因为两人是国学小师弟,显得十分热情。江英收下文书,给了腰牌,让吏员先带着两人安排住处。
掌柜领着三人来到大厅西北角就座,这里相对比较僻静,不影响三人说话。姜凤对菜式很熟,张口要了六个菜,三人没要酒,只要了一壶茶,就闲扯起来。
姜凤在东莱分院读书,接到姜阳书信,昨日便赶回威海。姜凤与张靖青梅竹马,感情很深,不比张靖与姜荔的感情差。姜凤带些护卫,在门口等了一会,按捺不住,骑马向前迎去。出行十余里,远远望见张靖、刘开策马赶了过来。
姜阳在堂屋前已经等候一会,迎着张靖等人进了正堂,挥退下人,请张靖、刘开落座,笑道:“这几年不见,四皇子模样大变,若在街上遇上,不仔细端相,还真不敢相认。”
军港大门对面,是配套的综合服务区,大和图书路两侧都是商铺,门东第二家名叫海味居,是东莱一家老字号馆舍在军港开设的分店。海味居占了三间铺面,三层楼,设了十余个雅座,生意十分火爆,正是饭时,人来人往,十分热闹。
姜阳亲自为张靖倒了一杯茶,道:“四皇子来我这里实习,想去哪个部门?”
这几句话说出口,数年未见的生疏感顿时消失,两人也不上马,一边聊天,一边沿着大路步行。到了军港门口,张靖左右打量一下,道:“没过几年,这里又扩建了。”
姜凤眉如弯月,大眼汪汪,皮肤似剥了壳的鸡蛋般光滑,长成以后必是难得的美人。姜凤出身皇族,祖父又握重权,若是无人追求,就太没有天理了。张靖一看,就判断出个大概,目光转向姜凤:“这位是……”
姜阳道:“后勤部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其中分为两大系,一是本土人员,指的是青州籍吏员兵将,二是外来人员,就是籍贯在外州的人和-图-书员。本土系人员不少,担任中级低级官吏的比重很大,比较团结。外地人受到排斥,也抱成一团。你只要注意观察,过一段时间就会明白。”
姜凤有些失望,转头望向张靖。张靖却不以为意,笑道:“只是吃顿饭,我们人又少,何必占着雅座?”
张靖不由失笑,道:“再大也是我妹妹,跟四哥见外什么?”
张靖三年多时间变化很大,身高蹿出一头,面容也变得老成许多。姜凤变化更大,幸亏两人交马之时细看,这才相互认出。张靖与姜凤几乎不约而同叫出口来,张靖喊姜凤凤妹,姜凤喊张靖四哥。
姜凤身份高贵,久居威海,与周围商铺都熟,掌柜见她进门,立马换成一幅笑脸,从柜台里转出迎上前来,乐哈哈地说道:“大小姐来了朋友?只是雅座已满,只有大厅还有地方。”
这时从楼上走下一位十五六岁的年轻人,脸胖乎乎的,身材却有些瘦弱,长相普通。此人无意间http://www.hetushu.com望过来,见姜凤坐在大厅角落就餐,满面堆着笑贴了过来,道:“阿凤,来了朋友?怎么没到雅座?”
姜阳看完刘开的简历,道:“我打个招呼,安排殿下在行政管理部当名书吏。行政管理部下设安全保卫处,安排信阔去担任什长。陛下来信说诸事顺其自然,我也不好给你打算太多,报到以后遇到困难,我再出面。”
姜凤道:“船舶越造越大,军衙下来的订单逐年增加,每年都要添不少人手,基地不断扩建,比三年前扩了将近一倍。”
两人下了马,姜凤一头扎了过来,快要扑到张靖身上时,这才意识到早非孩提时代,脸色一红,止住脚步,道:“四哥长得那么高,模样也变了不少,刚才若不细看,险些当面错过。”
张靖洗漱完毕,唤了刘开,往食堂走去,走了没有几步,遇见姜凤寻过来。姜凤听说两人要去食堂吃饭,笑道:“食堂的饭未必合胃口,我请你们去吃海鲜。”
张靖和-图-书笑道:“父皇本是让我过来历练,若是一帆风顺,反而失去了历练的意义。给信阔安排个合适位置,到时候可以从旁协助我。”
张靖道:“这样最好。”
张靖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,道:“还是去行政管理部为好,那里事务杂,可以多长些见识。”
张靖握住姜凤小手,拖到身边,摸摸她的头发,道:“凤妹长大了,再过几年,就好嫁人了。”
姜阳仔细讲解后勤部内部的基本情况,张靖听得很认真,不时提出疑问,吃完午饭,已经摸出个大概。饭后张靖、刘开辞了姜阳,从侧门出来,转到正门报到。
姜阳略一思忖,道:“行政管理部管事名叫黄澄,是荆州黄家族人,黄祖次子,原在军衙任职,调来时间不长,能力不弱。副管事名叫陈同,是袁家族人,随家族改姓为陈,宫中芙妃的族弟。后勤部三个部门,这个部门最难管理,两位管事都是皇亲,我也不好插手太多。四皇子若去这个部门,凡事要小心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