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70章 顶头上司是国舅!

行政管理部情况特殊,全部按照军规不行,全部按照官府那套也不合适,姜阳取长补短,因地制宜将制度调整数次,逐渐规范起来。当初有许多遗留问题,因为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,真要规范起来,军民抵触情绪很大,姜阳也是束手无策,许多事也是得过且过。
据张靖了解,田家五子都是老实人,没有多少心计,做事十分勤勉,为人十分低调,外界风评很好。田思与姜家关系亲近,在青州任职多年,消息十分灵通,闻言一怔,心道皇德妃张宁只有姐妹两人,没听说有族人?他盯着张靖打量一会,突然省悟过来,对于甘道:“于少吏,你先去忙,我留张靖单独说会话。”
张靖恍然大悟,怪不得这中年人有些面熟,原来是田丰儿四兄田思,模样与田丰儿有四五分相似。田丰儿也有助子夺储之心,刻意与张宁拉近关系,比不上步练师等人亲近,关系不远也不近。张靖答道:“在hetushu.com下是皇德妃族人,落籍时得陛下恩赐,填籍临淄。”
兵曹编制很多,是行政管理部最大的一个部门,三十多间公房占得满满的。左厢房是巡兵公房,右厢房是安全保卫处,兵曹直属部门在正房办公。
于甘目送李涛走远,笑眯眯地对张靖说道:“本来说是送两个人来,方才人事处小苏送刘开过来报到,还说你不来了。李主事又亲自送你过来,有人给你打了招呼?”
张靖等李涛走后,笑道:“谢谢黄管事。”
田家与姜家世代联姻,田家长房五子与姜述既是姑表兄弟,又是郎舅之亲,按理说应当予以重用。但田家五子才能一般,按姜述所评是勤勉有余,才智不足。田家五子从政者最高为郡丞,从军者为校尉,反不如田家远支族人田峰等众。姜述立朝时,为了酬谢田家之功,为田家封了世袭一等候,也有平衡田家五子职级太低的缘故。
行政和图书管理部兵曹也是一个怪胎部门,比地方官府兵曹权力要大得多,权力可谓包罗万象,凡是涉及到军事、治安、热点难点问题,打私缉盗,案件侦破审理,都是兵曹的管辖范围。
行政管理部是个特殊的衙门,只有威海基地和长岛基地设立这个部门。长岛基地因为保密需要,岛内安置了不少工匠技师家人,设立行政管理部管理民事。威海基地初建时,正值东莱大开发时,人员力工都缺少,姜述过来视察时,将附近十余村落划了进来。十余村落精壮农忙时务农,农闲时打工,后来人员逐渐宽裕,可已形成定规,不好再改,姜阳就将村中精壮入了军籍,其余人等同军属管理。
兵曹正职为兵曹吏,副手分为司马、从事、少吏,分工各有不同,司马分管军务,从事分管内务,少吏协助兵曹吏工作。张靖这是第一天报到,未来接近一年时间将与这些人一起工作,自然不会将实情说www.hetushu.com出得罪人,道:“江主事临时外出,交接时出了点岔子,李主事将两份任职书弄混了,差点让我去养马,让马夫来这边当书吏。”
张靖一怔,随即说道:“这个当然。”
于甘见张靖有些发愣,在旁提点道:“田大人是临淄田家人,是宫中田妃的兄长。”
于甘乐道:“你是拿笔的人,怎么会当马夫?这还不可笑,若让大字不识的马夫来当书吏,才是天大的笑话。”
于甘带着张靖来到最东侧一间公房,在内办公的是位三十余岁的中年人。于甘道:“田大人,人事处送了一名书吏前来报到。”
李涛递上任命书,然后立正站好,像是新入伍的新兵。李涛现在心里后悔不迭,心里暗自大骂:陈云真是个混蛋!
吴亚是个真小人,张靖对他既反感又佩服,反感他的品格,佩服他的脸皮,心生敬而远之之念,道:“是,谢谢,我先走了。”
从黄澄公房出来,吴亚站在门口旁hetushu.com边,笑着对张靖道:“事情办妥了?”
一个小个子军官,见到李涛领着张靖进来,打个招呼道:“李主事来了。”看了张靖一眼,道:“给我们送人来了?”
一刻钟后,满头大汗的李涛拿着调任书进来,道:“管事,这是张靖的调任书。
李涛应诺一声,小心翼翼地出门而去。
张靖行个军礼,道:“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!”
黄澄看了一眼任职书,递给张靖,又对李涛说道:“一会你亲自带着张靖前去报到。”
说到这里,李涛指着军官道:“这是兵曹少吏于甘。”然后指着张靖道:“这是新分来的书吏张靖,现在交到少吏手中了。我还有公务,先行告辞。”
李涛笑道:“这是国学实习生张靖,与刘开一块报到的,管事批了任职书,送到你们这里做书吏。”
走到人事处门口,李涛望见,匆匆走出来,道:“张靖,我带你过去。”走到张靖身边,小声说道:“这件事情您可别放在和-图-书心上,陈同的公子陈云非要我这样办,我一个小小副主事得罪不起,您看我这里外不是人了。”
中年人抬起头来,一双眼睛很有神,皮肤略黑,相貌俊雅。张靖感觉有些面熟,正在寻思时,中年人说道:“你的简历我看了,是临淄那个张家?”
黄澄道:“我看过你的档案,成绩十分优异,这次弄出这件事,不是你的责任。但是正是因为出了这件事,去了兵曹一定要好好干,别给我丢脸!也别给国学弟子丢脸!”
李涛心里稍微安稳一些,道:“主衙比较拥挤,兵曹在东院办公,我们这就过去。管事那里,还望您帮我美言几句。”
黄澄道:“去吧。”
张靖面容恬然,心中却在谋算,心道陈云睚眦必报,昨天晚饭时起的冲突,昨夜就寻人暗中下绊子,这个陈云得好生惩治一番。心里这样想,嘴上却说道:“李主事,我理解你,这事跟你没关系,我与陈云是私人恩怨,把你无端牵扯进来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