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72章 两天就开始花心?!

张靖想了想,道:“信阔,晚上大家热闹热闹。你与菲羽先去海味居,我去找凤妹。”
这话也就张靖能说出来,第一他的身份与众不同,不需要顾虑上级对他的印象;第二他身家无数,不在乎这些小钱,绝对不是为了私利;第三修改制度会影响大伙的利益,从别人的碗里捞肉,一般人没有这个胆量。
其实为官当差,也需要保证合理权益,必须要有人争取,吃亏者碍于面子或其它因素,没人争取,别人皆有自己的算盘,与个人无关,谁去出头?立朝多年,还是沿用当年的政策,很多已不合理,大家都没人提,一直沿袭至今。许多不合理的规定,有人提出来,才会引起关注,当成一个问题来解决,形成解决方案时就会出台新政策,不合理的地方才会改掉。
安百叹口气道:“我们是军队,不是衙门,若在总部军衙或者各军营军衙,负责文字属于好差事,跟领导亲m•hetushu•com近,提拔得快。在我们这些可以执法的职司,做内勤比做外勤吃亏。”
张靖出来整理几篇资料,很快搞完,就与安百讨论薪饷新制度。安百平常琢磨过这些事,又了解情况,长篇大论说到天黑,张靖已经从中剥出纲要,只需调研一下,丰富一下数据,再将纲要细化,就是不错的整改意见。
张靖道:“大伙儿都不愿干内勤,因为外勤的收入比内勤高。我核算一下,光是各种补助相加,将近薪俸的一半。出差补助其实花的不多,下乡都管饭,行路皆有车马,那些所谓的补助不过是些名目,大家出一趟差也不辛苦,潇洒一趟回来,带些土特产,打些山猪山鸡,轻松快活钱还多。干内勤搞文字材料的都是有才的人,自恃比别人有才,收入却不如别人,日子过得不如别人好,不发牢骚才怪。我觉得许多制度都需要调整,不需要的补助可以m.hetushu.com砍掉,将这些钱搞一个奖惩基金,每月评比工作,给成绩好的发奖金。”
黄菲羽本就是有意来此,笑道:“吃晚饭的时间有,不过不能回家太晚,我还要照顾母亲。”
午饭后,田思叫张靖过去,交代一些文字资料。张靖临行前,忽然说道:“我们的分配制度是否有问题?”
刘开去定房间时,海味居正好还有一个小包,在二楼最内侧,显得十分幽静。刘开请菲羽点了菜,两人先去小包喝茶等候。不一会,张靖独自回来,道:“凤妹家里有事,来的晚些。”
刘开闻言,立即高举双手投降,道:“得,算我嘴贱,您饶了我吧。你一弱女子怎能来回奔波?下个休沐陈云去看看她。”
带些傲气的人好为人师,张靖只是几句话,就让安百沉不住气,开始滔滔不绝地说道:“很多部门都有主记,朝廷和地方官府提拔得多,军队主要任务是行军打仗、hetushu.com后勤调度,文字也有用到的地方,不过不多。即使得到领导赏识,往哪个部门安排?任职以后能服众吗?在军队基层担任主记,提拔概率不如实实在在的军功。现在后方无仗可打,后勤油水多,内勤油水少,收入不一样。若是遇到贪腐的领导,光领礼钱不认人,内勤只凭薪俸,能送多少?”
田思沉吟一下,道:“有些制度是不合理,你考虑一下,拟定一个方案,我们先试行一个阶段,若是效果好,就报上去!”
安百在这滔滔不绝发牢骚,张靖听到最后,报怨其实集中在一个点上,利益分配不均,外勤有补助、车补、饭补等等,内勤只有加班费,一月下来就差不少。
现在搞内勤文字的名叫安百,年纪十七八岁,是青州国学分院毕业的弟子,会后给张靖抱过一堆文字资料。张靖一边整理资料,一边说道:“安师兄,我初来乍到,以后还请多指教。”
田思疑惑地和图书问道:“分配制度?”
安百说的很实在,这就是基层的现状,无战功可立时,就要想法多些收入,有钱就可多建立关系,提拔就快。但是这些实话,只能意会不可言传,有心人听着肯定不舒服,说明安百还是书生意气太浓。
安百与同僚关系一般,身上带有一股傲气,是刚入仕途、有才气、缺少阅历经验者的通病,不知天高地厚,就会栽大跟头,很多人遇到挫折,可能会一蹶不振。在兵曹的当差经验,安百比张靖多不少,若是说起心机,他远远不及张靖。
菲羽白了一眼刘开,道:“你到威海只有两天就开始花心,我与月婵说说,让月婵给你改改这个毛病。她在黄县实习,距离很近,下个休沐陈云去见见她。”
刘开女友名叫姜月婵,是姜丁三女儿,已经订了婚约。姜月婵与菲羽同班,与菲羽关系尚可,刘开与菲羽以前就很熟,见菲羽让张靖坐在身侧,开玩笑道:“你们俩在那和*图*书比翼双飞,我在这形只影单,我说菲羽,你还没有男友,能不能考虑一下四哥,要不考虑一下我?”
安百摇摇头,笑道:“咱们是难兄难弟,相互支持才是。”
安百在此工作数年,总结出不少经验之道。张靖虽是新兵,却是合魂者,故意将话题引入深处,说:“谢谢安哥提醒,我还以为搞文字工作,出人头地比外勤快得多。”
“难兄难弟?”张靖不由有些疑惑,道:“怎么说的咱们这么难听?”
下了值,张靖、刘开走到宿舍院门,正好遇上黄菲羽。黄菲羽刻意打扮过,像是有意过来,却又扮作巧遇的样子。张靖也不说破,笑道:“菲羽晚上若是无事,我和刘开请你客?”
刘开与周树、龚省一样,都是国学寻了女友,订了婚约,三人有一个共同点:惧内。张靖认为这是心理问题,特意为他们开解,三人听完后信心百倍,信誓旦旦,到了女友面前,很快原形毕露,让张靖也无可奈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