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75章 今天我是危险期!

接着发生黄菲羽痛骂陈云事件,也是陈云自己找骂。陈云拉着国见充大旗,想欺负张靖,结果被菲羽骂得狗血淋头,将刘开身份暴出,又给张靖虚按上德妃侄子的身份。
贴近细看菲羽,张靖暗暗惊叹,黄菲羽就似藏在深山的幽兰,一旦绽放,便是风华绝代!美人在怀,令张靖心跳加速,十三四的少女已经发育成熟,特别是身材肤色容貌俱佳的菲羽,足以施展魅力,引得无数男人想入非非。
黄菲羽将头靠在张靖胸前,道:“在国学时你是让人不敢仰视的存在,那时我感觉自己就是一只丑小鸭,根本不敢主动与你接近。
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,张靖无意树敌,偏偏总会遇上麻烦。张靖在水军后勤部,上面有大佬姜阳罩着,部门领导是菲羽父亲黄澄,直接上司是田思,又传出张靖是德妃侄子,张靖不去招惹别人,按理说无人会寻张靖麻烦。偏偏有不自量力者,将张靖当hetushu.com成心头刺,非要除之而后快。
菲羽惊得坐起身来,指着张靖道:“你……你是四皇子?你过继张家,那……你是黄巾少主?!”
张靖久不经肉味,一旦心动,怎么也按捺不住。脱下菲羽身上的外衣,当成一床被子,将菲羽罩在里面。菲羽此时双颊潮红,美眸蕴神,声音像希腊神话里能摄魂夺魄的海妖歌声一样动听,道:“四哥,我爱你。”
黄菲羽此举起了很大作用,刘开身份经过有心人查证已经落实,说话者黄菲羽是黄澄独女,场中还有姜阳孙女姜风,也未提出任何异议。张靖是德妃侄子的传言,绝大多数人确信无疑,张靖因此顺风顺水,无人主动招惹。
张靖的防线全线崩塌,将自己的厚外衣当成褥子,将菲羽的厚外衣当成被子,在阳光明媚的春日下,在海风习习的大海上,两人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少,最后一丝不挂相对时,似被http://m•hetushu.com占着火的火油,只需一个火头,就燃起熊熊大火,谁又能控制得住?
张靖白天忙着公事,下值就在宿舍与菲羽幽会,刘开帮着打掩护,三人都是同学,不易让人怀疑。这个秘密除了暗卫,若非有心人根本发现不了。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菲羽低泣般的声音终于停下,喘息良久,忽然说道:“不好,我今天是危险期!”
张靖皱眉想了一会,终于下了决断,道:“德妃不是我的姑姑,而是我的母亲。”
春天是忙碌的季节,张靖、刘开都有军务在身,均想有所作为,又是生手,每天十分忙碌。菲羽母亲病愈,菲羽本应去洛阳实习,因为恋着张靖,央求父亲求人改了实习地点,就在后勤部医馆实习。
黄菲羽想了想,重重地点了点头,道:“只要你答应娶我,我就一定会等你。”接着秀眉微皱,道:“若家里逼婚怎么办?”
没想到机缘巧合,我m•hetushu•com们还是走到了一起,我现在感觉很幸福。”
张靖嗅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,与外面的玫瑰香水味道不同,这是菲羽的少女体香,张靖周身不由有些发热,将菲羽搂在怀里,只觉右臂触上少女丰满的双峰,一股热气从张靖的丹田直冲脑门。
挨了黄菲羽一顿痛骂,陈云灰溜溜地出去,坏心思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姜凤他惹不起,黄菲羽惹不起,刘开惹不起,如今张靖也惹不起,陈云往昔所能依仗的,在人家眼里什么也不是,陈云还有什么能耐?
菲羽主修医科,刚才燕好之时早将这些忘在脑后,余韵过去才想起这事。张靖抚摸着她光滑的冰肌玉肤,笑道:“没事,我们族中有秘法,你怀不了孕。”
黄菲羽对张靖有意,帮张靖虚抬身份纯属好意。张靖来此实习一年,对水军后勤部来说可有可无,只要众人不惹张靖,实习结束让黄澄给个好评语,张靖整个实习过程就会圆http://www.hetushu.com满结束。
黄家是荆州四大家族之一,黄月英也是后妃之一,黄菲羽身为嫡女,知晓的事情远远超过别人,立即联想起许多事来。黄月英是宫中有名的智女,与张宁私交一向不错,与黄家联姻对张靖来说有益无害,何况张靖对黄菲羽也有好感,此时他坐起身来,面对一脸惊容的菲羽,认真地说道:“要想娶你过门,母妃那里没有问题,关键还要看父皇的意见。皇家有规定,要等十八岁才能大婚,我虽然可以不受限制,但三位兄长都未大婚,我怎好意思抢到前面去?要等到大婚,还有四五年时间,你能等我吗?”
张靖想了想,说道:“结束实习以前,我会向你父亲提亲,只是不能宣之于众,私下有数就行。只要你祖父、父亲知道实情,想必不会再让你嫁给别人。”
天色尚冷,黄菲羽穿着一件白色厚棉外衣,是新式的女军冬装,一粒粒黑色纽扣一直扣到颈部,衬托出她纤长白皙的颈项,端庄http://www.hetushu.com而不失大方。
张靖与陈云的矛盾,因为姜凤而起,陈云想追求姜凤,看不惯姜凤与张靖亲热,背后找李涛暗算张靖,差点将张靖调去马令喂马。这件事张靖并未往心里去,因为陈云根本不配做他的对手,除了找田澄寻回公道,事后并未寻陈云麻烦。
在张靖心目中,国学时菲羽冷冰冰的,性格内向,很难让人接近,偶遇时还有些羞涩,大骂陈云时才显出辣女本色,此时又让人感到一份优雅,甚至感觉不好意思唐突。
菲羽鼓起勇气表明心迹,羞得脸色通红,双眸紧闭,耳朵却一直竖着。听说张靖已有婚约,芳心便似一下子被抽空一般,美眸顿时溢出泪来,待听完张靖所言,心思又活了几分,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
黄菲羽出身大家,风姿绰约,举止有度,长长的黑发随风而动,像一首流动的诗,浑身上下充盈着青春气息。火爆的身段,让人感受她的端庄高贵的同时,不由驰骋想象其内的万千气象。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