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78章 皇族向书吏行礼?!

于甘大声喝道:“慢!”然后,盯着李辉,脸色郑重地说道:“李大人,抓捕公文留在陈管事处?”
于甘冷哼一声,道:“李大人没有公文,只凭腰牌,想抓谁就抓谁,谁给军法司的权力?难道朝廷改了规矩?”
姜珠是姜家家生子出身,国学三期弟子,齐郡姜府管家姜琏五子,原名姜五堂,其兄姜四堂得姜述赐名姜珍,他顺着珍字也改了名,改名叫姜珠。姜珠长得粗豪,心智不弱于其兄姜珍,在人才济济的情报司升到此职,并非善茬。
于甘指挥众人一齐下手,搬了三张几案摆在院中,邀请李辉、陈同就座。李辉向陈同礼让道:“陈大人坐主案?”
姜珠行到张靖面前,向张靖躬身施了一礼,才走到陈同让出的副案坐下,再也一言不发。这个动作吓了众人一跳,众人联想到张靖是皇德妃侄子,内心很快释然。李辉狐疑地望了陈同一眼,心中暗道:“张靖www•hetushu.com不是平民出身吗?姜珠这个职位,还要恭敬行礼,难道陈同所言是假?”
李辉转向四名负责搜查的属吏,见四人轻轻点了点头,道:“正好大家都在,我们就公开问话,就在院中问吧。”
李辉此时哑口无言,按照规矩,抓捕违规官兵确实需要公文,即使提审涉案证人,也需要军法司行文。李辉这次过来,以为只是抓捕一名实习生,又想保密,本想将口供录完,罪名落实,再呈报上官,根本没走这些程序。没想到这次出手,被平常低调的于甘在执法规则上寻出漏洞,这还怎么抓捕?
于甘点了点头,道:“噢,这次出的定是大案,否则怎在黄管事、田兵曹吏都外出公干时执行公务?军法司只与陈副管事打过招呼,按照常规,陈副管事应该跟我们兵曹打个招呼才对。”于甘说到这里,转向围观人群,盯着一人说道:“安m.hetushu.com百,你去找国见大人和费深大人询问,可否接到过行政管理部的书面通知或公文?”
于甘此时又变成平常的于甘,缩在人群里再不说话。陈同望着张靖,道:“李大人是军法司的人,询问什么事情,张书吏要如实回答,不要有什么顾虑。”
这时于甘忽然插了一句,道:“李大人,陈管事,是进公房问还是在院中问?”
于甘见陈同进来,微笑地打了一个招呼,退后几步站在人群前面,听见李辉问话,笑道:“你们军法司辖内之事,问我这个外行人不妥吧。陈管事既然来了,你有事跟陈管事商议,上司面前没有我说话的份。”
陈同道:“李大人是主审,我在这旁听一下。”
暗卫跟随皇子身边,名义上都是情报司属下,来到地方需向当地情报官报到,以情报官属下名义活动。诸皇子的真实身份,主官可能不知道,情报官却是了如指掌。
m.hetushu.com张靖站在院子中央,脸色平静地看戏,这时见姜珠露面,就知对手这次谋划已是难以成功。对手能用如此老套又有效的手段,通过对付自己暗指田思,背后到底还有什么阴谋?与田思正在追查的八渠帅村纠纷一事有关吗?
于甘笑道:“我官小言微,不敢就座。”
田思是皇家表少爷身份,家境很好,一向行事低调,从不贪墨枉法,口碑一向很好。即使不牵连张靖,姜珠也会重视此事,从背后查个水落石出,这下又是牵扯田思,又是牵扯四皇子,姜珠怎敢掉以轻心?
若说别的皇子贪墨受贿,姜珠不敢否定,但说张靖受贿,那是天大的笑话。不说张靖侠名远扬,只说张宁富可敌国,张靖怎会贪图财物?姜珠不用询问细状,就猜出有人栽赃陷害张靖,路上又问手下情报员相关情况,怎猜不出有人假手张靖欲谋田思?
众人望说话处看时,却见陈同从大门口走了进来http://m.hetushu.com。陈同这话虽在说李辉不是,同时也给李辉提了个醒,抓人不行,可以就地审问。若是证据确凿,有涉案人签字画押的口供,即使没有公文,同样可以抓捕涉案人。
李辉、陈同坐下。陈同看向于甘,笑道:“于少吏,你也过来坐。”
李辉眼神变得冷若冰霜,环视一圈,喝道:“带着张靖走!”
陈同心中更是翻江倒海,暗想莫非岳木所言有误?若张靖真是皇德妃侄子,这次出手办了他,不仅自己要倒大霉,恐怕陈家包括豫州系将要遭到黄巾一脉的疯狂打压。
李辉一怔,瞅着于甘慢慢地说道:“没有。”
李辉脸色变得很难看,忽听有人说道:“李大人,你们也太胡闹了吧,只说过来询问证供,怎么变成抓人了?”
李辉一怔,继而轻蔑地笑道:“这等小案子那有什么公文?”
暗卫方才看到张靖打的手势,知道碰到了麻烦事,第一时间报告给情报官。姜珠听说四皇子遇hetushu.com上麻烦,不放心别人处理,带着属下亲至,与陈同是脚前脚后。
李辉蛮含深意地望了一眼于甘,见于甘眼神毫无退缩之意,迟疑一下,道:“这事是跟陈副管事打的招呼。”
只听有人说道:“我来旁听一下。”
于甘见状,心中顿时有了底气,道:“李大人没有公文,擅自抓捕我兵曹吏员,按照军规,李大人没走执法程序,已经违反军规。你要带张靖走也可以,我们兵曹将按规定,向上级如实呈报你们的违规行为。”
于甘又道:“想必抓捕公文带在李大人身上,是否给我们看看?”
李辉略一心思,心中有了主意,环视一圈众人,转向于甘说道:“于大人,我们在此询问张靖几个问题,总不违反军规了吧。”
众人抬头一看,只见大门外又进来一伙人,为首一人年近三旬,虎背熊腰,留着短须,威风凛凛。陈同、李辉一愣,互视一眼,共同迎了上去,却是水军后勤部情报官姜珠排众走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