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81章 害人者终被人害!

这时军法官俞继接到通知,匆匆赶了过来,听完事情始末,盯着李辉道:“李司马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你为何贪占财物?又是谁想背后生事?”
出了如此丑事,无论是谁审理此案,李辉免职已是定局。李辉这时神色毅然,满含深意地看了陈国一眼,跪在地上,道:“这事的确有人打过招呼,说是张靖多金,又得罪过他,让我寻个借口,贪墨张靖的财物。”
张靖近日十分留意于甘的举动,对他有了全新的认识。以张靖对于甘的了解,于甘急成这样,说明这次事件肯定不小,否则于甘绝对不会调用内勤人员。张靖将资料放回公房,锁上房门,跟安百简单交待一下,来到兵曹大门。于甘已经调来四匹马和两位护卫,见张靖过来,说:“十万火急,全速赶往八渠帅村。”
陈同此时暗呼侥幸,给李辉写的这张纸条,原本应该由他执笔,偏偏当初急着离开,交代一下陈云和图书,让陈云写了这张纸条,封在标有暗记的竹筒中,亲自送到军法司。
于甘当先上马急驰,他的马术不错,很快超在前面,两名护卫紧紧跟了上去。张靖久未骑马,被远远抛在后面,适应了一会,这才提上速来,追上于甘,大声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张靖规划好调研地点和行程,去寻田思商议,走到田思公房门口,才想起田思前天启程去了黄县开会,最早后天才能回来。
陈同脸色变得煞白,无奈之下只好以目示意,让李辉不要轻意开口。姜珠拿过纸条,只见上面写道:“黄田远离,相关人调开,抓紧时间行事,莫要惊动上面。”
姜阳、俞继问是何人,李辉咬住牙关,抵死不说。俞继见状,向姜阳请罪道:“属下出了这般丑事,在下会向上级说明此事。至于李辉,可能涉及其他案子,军法系统避嫌,不好审理此案,还请将军派人详和-图-书查此案。”
于甘显得很焦急,没等张靖走近,急道:“出了紧急事件,行政管理部通知我们下去处理,可外勤走得一个不剩,只有内勤有人,你交待一下,快随我同去。”
不久太史慈接到军令,召集水军军法系统、情报系统、检察系统负责人议事,择日召集北洋水军、水军后勤部及各系统驻北洋水军、水军后勤部主要负责人,在黄县大营开会,通报军衙公文,严厉规范执法。
张靖以前和于甘接触不多,以为于甘行事谨慎,很少有自己的主意,是个典型的和事佬。但上次面对李辉时,于甘展现出另一面,话锋犀利,思路清晰,令人耳目一新。上次事件以后,于甘又回到以前那个状态,张靖过去答谢时,只说些不痛不痒的套话,并未因此居功。
后来为了保密,姜阳挑选这些村子的精壮入了军籍,余人以屯兵家属例处理,各村不收农税和渔税。村庄大部分和图书家庭有精壮在水军当差,有饷钱可拿,村中又有田地,农闲时还可以出海捕鱼,村民十分富裕。
这次械斗的主要原因,就是田思所讲的历史遗留问题,主要涉及八渠帅村和河东王家两村。两村都是外来移民,八渠帅村是姜述任东莱太守时黄巾军送来的难民和兵将家眷,河东王家则是王匡当年劫宝事发,发配过来的一部分王家族人。
张靖摇了摇头住后走,快到公房门口时,只听一人喊道:“张靖,随我出去一趟。”
此案影响很大,军衙发出军令,命令将李辉等人押往洛阳,由军法司会同三司共同审理。接着,军衙连续数日聚议,议定相关条例,明确执法人员资格,规范执法流程,加强执法监督等。
陈同强自控制情绪,上前认真看了看,道:“将军,行政管理部诸部主事以上,无人与这笔迹类同。”
原先威海基地经过几次扩建,隔绝数条道路,南边十余个村子孤www.hetushu.com立起来,这些村庄南边西边都是陡山,无路可走,东边又是大海,除了海路,陆路只有通过基地才能出去。当初姜述视察时发现这个问题,将这十几个村落划入基地管理。成立行政管理部,一半职能是为了管理这些村庄。
张靖扭头一看,见是少吏于甘。兵曹内部经常几次调整,分工很细,职责也明确下来,张靖隶属田思直管,于甘居然找他外出,实在让人感觉有些意外。
于甘答道:“八渠帅村和河东王家因为边界问题发生械斗,已经伤了人。”
十年前两村开始冲突不断,主要问题就是划界一事,前几年械斗规模很大,这几年安静下来。当初弄得行政管理部头大如斗,派人调查,发现两村划界争议的区域不少,大大小小共有十余处,涵盖耕地、山林、海边滩涂。
这场闹剧就此结束。张靖在于甘、姜珠的帮助下,反败为胜,并施展五鬼搬运大法,将想栽赃陷害他的李辉等人陷hetushu•com于局中,情报官又将李辉及证人等涉案人抓获,以情报系统的手段,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。
此案过后的张靖,重新回归以前的生活,日子一天比一天忙碌,因为情况基本摸透,效率也提了上来。张靖将相关制度全都翻了出来,分门别类,合理的归为一类,无关紧要的归为一类,认为存在问题的归为一类。有问题的规章制度也分为几类,一类不需调研的,一类通过询问就能完成调研的,一类需要实地调查相关数据的。从到兵曹任职至今月余时间,规章制度修订工作已经完成大半,剩下的需要时间实地调研,这就需要田思的配合。
张靖道:“于少吏,有事吗?”
姜珠看完,望了一眼李辉,又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陈同,将纸条递到姜阳手中。姜阳看完,将纸条交给左右,皱着眉头说道:“比对字迹,寻出写这张纸条的人。”又扭头对陈同道:“陈同,你看看这个笔迹是否行政管理部属官的笔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