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82章 血洗河东王家村!

提前赶来的兵曹属下只有二十余人,站在上千名村民前,显得势单力薄,力量悬殊一目了然。张靖毫不怀疑村民的战斗力,若非对朝廷怀有敬畏之心,这几十名士兵早被生擒活捉了。
于甘长叹一口气,道:“我是于家远支族人,背景太浅,职位又低,想伸手解决也无能为力。这事都是有人私心作怪,为了个人得益,致百姓争斗流血,真不是东西!”
于甘冷哼一声,道:“制止两村械斗,就可以立功,否则他的副管事怎么来的?还有一个好处,若想整治黄管事,只要将事件闹大,一旦出现伤亡,就会把黄管事挤走,他再平息这次事件,就可以取而代之。”
张靖并未紧随于甘身后,而是落下两个身位,方便在后面仔细观察。平常小心谨慎的于甘,此时似变了个人,并不惧怕这个场面,对领头的长老说道:“霍四爷,能不能让村里人回去?这样全副武装要干什么?和图书即使河东王家全被灭了,咱村里老少爷们会死伤多少人?昨天安全保卫处已将涉案人员拘押,按律处罚,该罚款的罚款,该充军的充军,该判劳役的判劳役,何必因小失大,闹得不可开交?”
于甘带着人随着霍四爷进村,霍四爷在村里威信很高,一边走一边招呼人,道:“小七,你把你的旧院腾出来,安置这些军爷。”又招呼道:“老九,你将新房腾出来,安置于少吏他们。”又往前行了几步,又对旁边一位老者道:“你去几家凑些新被褥,村里给补贴。”
三年前陈同担任兵曹吏,八渠帅村和河东王家又爆发一次械斗,最后兵曹上下全部出动,几百号人手挽手拉起人墙,硬生生把械斗制止,之后经过一番协商,暂时平息了事态。
张靖拍案而起,怒道:“这不是丧心病狂吗?可有证据?”
跟在后面的张靖心头疑窦重重,心道官府勘界档案是要害http://m•hetushu.com文件,怎能寻不到?即使档案不慎丢失,过去没有多长时间,参与勘界的官吏还找不到?找到当年参与人员,加上两村长老,真相很快就能水落石出,为何拖了这么多年没有解决?
张靖心里有些疑惑,现在已经开春,民兵训练都已结束,训练武器怎么还没收缴?正在心思时,只见村民们群情激愤,挥舞着手里的武器,整齐地大喊:“血洗河东王家村!血洗河东王家村!”
于甘点头道:“好!如果没处理好,我来担这个责任!”说完对霍四爷道:“给我安排住的地方,我们今天住在村里。”
张靖想了一会,道:“于少吏,你寻我来不是无人可用,是想借我的力?”
张靖道:“为何?”
于甘脸色凝重,也不说话,径直朝着村民方向走去。八渠帅村民熟识于甘,有人喊了一声,道:“于少吏来了。”
霍四爷是位须发全白的老者和*图*书,拄着拐杖,浑身充满杀气,一看便知是老卒出身。霍四爷望着于甘,略思一会,道:“于少吏,三年前陈管事派人调查此案,承诺尽早查出当年勘界证据,再找两村长老对照一下,从根源里解决两村争端。陈管事当时说话时,你在身旁听着,三年时间过去了,证据呢?勘界是在十年前,十年以前的官府档案没了?若非档案丢失,为什么至今还不解决?”
于甘看了看门口,小声说道:“张靖,这件事背景复杂,我处理不了。你背景深,要想妥善解决这事,还得你出力才行。”
霍四爷对于甘的态度十分满意,他虽然目不识丁,但是见多识广,晓得新朝重视法令,事情真闹大了对村民也不是好事。但村民视土地为命根子,当年勘界时明明白白,为何让别人占了地还没地方说理去?
张靖稍一安顿,就来寻找于甘。张靖进门,惊动了正在的埋头沉思于甘,张靖问道:“于少吏http://m.hetushu•com,这事本来简单之极,为何拖了这么长时间?”
快马急驰两刻钟,于甘四人这才赶到八渠帅村,来到村口一看,一大堆人正聚集在村口牌坊处。走到跟前一看,张靖不由倒吸一口凉气。黑压压的一群村民全副武装,全着民兵制式兵甲,手持制式武器,若非披甲者多是老人和少年,与辅兵基本没有什么区别。
于甘附耳说道:“陈同。”
村民对于甘比较尊重,又见霍四爷挥了挥手,外围的人开始散去。霍四爷道:“这次给于少吏面子,若是这次事情还解决不了,我们进京找皇德妃给我们做主!”
霍四爷在前走了几步,扭头对同行的于甘道:“我们村的人感念陛下和德妃娘娘的恩德,如今有吃有喝,感觉很满意,村中青壮虽多,何时闹过事?不是我们老实,而是不想给官府添乱,给陛下和娘娘添乱。附近村庄侵占我们的土地,官府竟然拿不出勘界证据,这不是扯蛋吗?这和图书事拖个没完没了,迟早会出大事,到时我看那位只知吹牛的陈管事怎么说!”
后来陈同升任副管事,最近三年时间,两村偃旗息鼓,彼此相安无事。许多人甚至忘了这段恩怨,黄澄来得晚,估计至今还未必听说过这段往事。
于甘面露愧色,道:“这是我们的责任,我代陈管事认下。”然后大声说道:“我这次来是来解决问题的,这件事情不解决,我就住在村里。诸位散了吧,伤人的事会依法惩治,勘界的事也会依法解决。”
张靖随着于甘进了老九的新房子,房子盖了没有多长时间,收拾得很干净,名叫老九的老者憨厚地笑道:“这是给我小儿子盖的新房,还没有住过人。”
张靖脸色一变,道:“何人敢如此闹腾?”
两村之间的恩怨从根子上并未解决,只要遇到风吹草动,就会旧事重提,两村械斗可能迅速升级。这次械斗发生的时间也很巧合,正是姜阳带领后勤部骨干到水军大营开会之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