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87章 真是老主子转世?!

吴三听了一怔,随即拜倒在地,泣道:“少主,您就是老将军转世,否则这些陈年旧事谁还记得?”
这时合村人几乎全涌了过来,九间房子大门全部外开,院子里整整齐齐摆满了各家香炉。中间几名长老簇拥着两位少年,正是张靖和刘开,一起公祭张角等人。
陈国等人还是初次见到黄巾大祭,见仪式十分隆重,百姓十分虔诚,感觉十分新奇。陈国挤到前面一看,见担任主祭的是张靖,穿着华丽的祭服,动作如行云流水,十分熟练自然,像排练了多少遍一般。
拜完主神,又拜左侧诸位神位,只用一个大香炉,燃了三十六柱香,张靖将香先行插入香炉,盘膝坐在灵前蒲团上,四字一句,张靖念一句,众人跟诵一句,念了共一百零八句,左侧神主祭祀结束。
张靖不答,附在刘开耳边说了几句,刘开挤出人群,领着一些青壮将陈国等围观者请去村议所。张靖走到前边大香炉处立定,回身对着众人道:“我奉德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妃娘娘之命,来此了结这场纠纷,如此诸事已了,看着子弟们安居乐业,娘娘也会心安。众人散去吧。”
接着又燃三柱香,去敬张宝,咒语又短些,张靖插完香后,回身喊道:“魂矣归位,祝祷人旺。”
霍四爷抬头细看,语调口气与当年老主子一般无二,眼前的人却实打实的是张靖,他揉了揉眼再看,见还是张靖,不由异道:“少主莫非通灵?”
张靖装模作样,上了一柱香,盘膝坐了一会,起身道:“走吧,去会会那位陈国。诸位记住,陛下让我隐姓埋名,外人面前不得称呼少主。”
陈国定神细思,抢功已是无能为力,现在连分润些功劳也得不到,看来这次事件自己是寸功难立。室内三人皆不说话,都在转着心思,气氛显得有些诡异。就在这时,外面突然锣鼓喧天,似是过节一般。
张靖又对霍四爷道:“阿链,你往年机智百出,遇到这般小事竟然m•hetushu•com无计可施,这些年怎么活的?”
几位长老德高望重,昔日都是黄巾军头目,这些人当初年纪不小,张角大约都有些印象。与几位长老在祭堂聊了一会,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老将军如今安神仙界,神念不能持久,我做法事,恭送老将军回天。”
人群还在恋恋不舍,不想离开,几名长老呼喝几句,人们依序收了香炉,渐自散去。很快,张靖身边只留有几名老者,张靖环视众人,辩认一下,忽对吴三道:“吴行,彭城人,中平元年入教,曾是第三十一渠帅小将,曾随老将军征战二十余场,如今得享晚年,也是福分。当年初见老将军时,你老实得很,连话也说不出口来,一句祷词重复十余遍,众人还以为你是结巴。”
田思不待于甘答话,抢着说道:“也许是多年纠纷了断,村里人正在庆祝。”
田思一转念便知陈国用意,这是见挪开于甘抢功失败,又想在上报公文上做文章,想从中分些功劳。田和-图-书思答道:“一个时辰前已经行文报到黄管事那边,若是行文走得急,想是该到后勤部衙门了。”
张靖拉起吴三,道:“好了,黄巾已是一个符号,以后是我们这些人的精神寄托,安心过日子吧,当初我们为了天下太平奋战,现在天下不是太平了吗?”
接着是祭生祀,也是燃香,张靖面向众人,先是念完张宁手书,然后道:“娘娘赐福。”只见百姓按照男女序齿,整整齐齐一排排跪下叩首,五体伏地,神色十分虔诚。刘开捧着一个青瓷瓶子,张靖手持绿柳枝条,口中念着咒语,左手不断结着手印,手中枝条放在瓶子上沾水,洒在众人头上身上。张靖嘴中咒语念得很快,手印不断变幻,走了半个时辰,这段法事才算完结。
张靖之所以如此,是要借助张角的威信,利用这些长老的影响力,聚合黄巾后人抱成团一致对外。黄巾军当年青壮就有上百万,加上家眷族人,人口众多,一旦汇合起来,会是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。
http://m•hetushu.com众人跟着齐声大喊,声音十分整齐,想必张靖所念与平常仪式相同。接着又奠拜张梁,咒语稍微短些,张靖将香插于张梁遗影下面的香炉,回身面向百姓,喊道:“魂矣归位,祝祷丰收。”
这时众人将张靖围在核心,陈国等人看不清里面情况,但从外围卫护的青壮神色来看,张靖应是张家主要人物,所以百姓们神色激动。内圈几名长老将张靖围住,霍老四激动地说道:“您肯定是少主,咒语手印与老将军一般无二,若非少主,怎会如此熟练?”
陈国一边往门外走,一边说道:“这么热闹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田思、于甘都是机灵人,旋即猜出这是村中举行仪式,供奉张宁手书。陈国来得晚,并不知道这事,站起身来,道:“村里有什么喜事?”
张靖点点头,道:“不错,大祭之后老将军予我一股神念,老将军当年与你们相处时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陈国原本听说张靖是德妃侄子,又听岳木说德纪没有侄子,后来姜珠却当众http://m.hetushu.com向张靖行礼,对张靖的身份一直不敢确信,这下亲眼见张靖作法,若非近支弟子,怎能做得如此顺畅?再见张靖时变了一幅模样。陈国马上就是阶下囚,张靖也懒得费神理他,吃过晚饭,就与田思、于甘躲到百姓家。陈国空有官职,但百姓都不理他,田思等人又寻不着,连个留宿地方也没有,只好策马回去。
副祭刘开点火,张靖奉香先敬张角,口中喊了一段咒语,百姓都随之诵读,然后将香插在室内香炉,回身喊道:“魂矣归位,祝祷平安。”
八渠帅村的宗庙与寻常村落不同,在村西首建了九间连通房屋,中央三间房供着张角兄弟,中间挂着天公将军张角遗影,左侧挂着地公将军张梁遗影,右侧挂着人公将军张宝遗影。左侧三间房,密密麻麻挂着张角已故弟子的遗影。右侧三间房,却与那六间房不同,供的是生祠。中间一幅栩栩如生的画像,画中两女一男,中间坐着的女子是张宁,左侧站着的女子是张雁,右侧站着一位十岁左右的男童是张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