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90章 坦率指国政弊端!
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文武百官各管一摊,对自己所辖范围吃得透,但问题暴露涉及自身政绩,谁愿自暴其丑?对于这许多问题,官员大半是知道的,只是都不说而已。”
张靖道:“今年我在水军管理部,从出海的官兵口中听说不少事情,其中有些问题应当引起注意。我们汉人在边州的居住点,大多以一州同乡为单位,家庭与家庭没有血缘关系,比起内州以家族为单位不同,大齐人讲究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凝聚力很差。蛮人部落是以部或落为单位聚居,凝聚力很强。这形成一个事实,蛮人抱团欺负汉人,汉人形单影只,不敢对抗,时间长了,汉人不是主子,成了受欺负的人。这件事要想个办法解决才好,否则那些得以赦免性命的蛮人,欺负予以他们第二次生命的汉人,是什么事?”
姜述摇头道:“错了,这三人不仅是你师兄弟,还是你亲兄弟,都是我的亲生儿子,抱在三夫人处养大。这件事不用告诉别人,心www•hetushu.com中有数就行,以后若有人对他们不利,你这当兄长的要记得维护他们。”
姜述笑道: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你现在的思想与这句话暗合。”
姜述眉头紧皱,停下脚步,对左丰道:“记下这条,让大将军府、军械司立即立案侦查,立法严惩。”
姜述转身望着左丰,道:“将这个问题记下来,朝廷公议时作为一个重要议题。”
张靖道:“这是我发现的另一个大问题,我认为现在文武官员与立朝初期已经不同,相互间关系错综复杂,国人又重人情,即使发现问题,也往往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不报。按理说情报部门这么多人手,分散在各行各业,解决问题难为他们,发现问题应该不是难事。我对情报系统一无所知,但我认为这种情况是不正常的,是不是情报系统也出问题了?如果情报系统、监察系统、行政系统、军事系统相互勾连,才是需要警惕的大问题。”
张靖笑道和_图_书:“父皇,我看别让中常待忙活了,我回去准备个折子递上来。不过这些问题我没有成熟的解决方案,只会给父皇添堵。”
姜述沉思片刻,道:“巡察使这些监察机构呢?”
姜述脚步放缓,扭头跟左丰说道:“将这个议题也记下来,还有最后这条,研究将文史类向蛮人开放的可能性。”
姜述点点头,道:“之所以跟你说这些秘密,因为我相信你到时不会见死不救。”说到这里,姜述笑笑,道:“这一年没混出侠名,没感到有些遗憾?”
姜述点点头道:“朝廷正在商议解决方案,世家为了图利,与境外走私分子勾结,挖朝廷的墙角,确实可恶得很。”扭头又对左丰道:“这条也得记下来,公议时将这个议题放在前面。”
张靖愕然道:“我们一起长大,亲若兄弟但非兄弟,不是师兄弟吗?”
姜述闻言,眉头一皱,驻足细思一会,道:“你以为应该如何处理?”
张靖接着说道:“还有一件事情,汉人与http://m•hetushu•com蛮人生的混血儿,什么情况下不能进国学,要界定的细一些。若是汉人父亲蛮人母亲,但合家都在蛮人部落居住,这样的混血儿与蛮人有何区别?还有一些蛮人,经商多年,已经在国内定居,是否建立一个制度,在国内定居多少年,没有违法犯罪纪录,交纳多少税收等等,可以加入汉籍,以后享受汉人待遇?再说有战功的蛮人,脱了奴籍,落籍时是汉人还是胡人?若是因功成了军中将校,子女也不能入学吗?但若其族势力较大,人口众多,子女从国学培养出来,将学到的知识用在闹独立上,那更麻烦。现在汉人与蛮人的最大区别在教育上,我认为让蛮人学习孔孟之学可以,只要别让他们学习其余学科便是。”
姜述道:“你提的这些问题都是应当立即解决的,能够发现问题是能力的根本体现,若再历练几年能够自行找到解决方案,则是能力的综合提升。你能一下子找出这么多问题,说明你今年进步很快。我感觉十m•hetushu•com分奇怪,为什么文武百官这么多人,竟无一人提出这些问题?”
张靖点头道:“师兄弟也会维护,何况亲兄弟?父皇,儿臣记下了。”
张靖苦笑道:“我去行政管理部以前,叔爷曾经说过其间人情关系,起初我也考虑只是一年实习,去惹这个麻烦干嘛?可我这性格已经定型,遇到不平事忍耐不住,这次得罪了芙姨娘,正想着如何去陪不是。”
姜述叹道:“我们在国学教育弟子,说是人人平等,又怎能平等?如陈云这样的恶少,父亲只是一个校尉,与你芙姨娘隔得好远,姜阳都要顾虑一二。若是平常官员,到了行政管理部,管事是黄妃堂兄,副管事是芙妃族兄,兵曹吏是田妃亲兄,何人敢伸手?若换成其余皇子,出于种种顾虑,也未必会断然出手。”
张靖道:“除了加强汉人民兵力量,立法提升汉人地位,还要想法让蛮人散居才行,聚在一起也容易生乱。”
张靖道:“踏上社会以后,见到的不平事太多了,有时候甚至会麻木,这么http://m•hetushu.com多事如何去打抱不平?我想寻出这些事情共性的东西,从根源上予以解决,这样才更有意义。”
张靖接着说道:“再就是向探险队、商铺护卫提供兵器、船舶的事情。我国兵器锐利,船舶性能良好,好多异族人愿意高价购买。并不是每个汉人都是好人,其中也有贪图利益者,将武器、船舶倒卖出去,若被敌对国家买去不是变相的资敌吗?”
姜述摇头道:“你尽心尽力做事就行,你芙姨娘又怎能为一个远支族人与你生分了?为国为民,要的就是这份正气,遇到不平事,该出手时就出手,若是瞻前顾后,还要不要执法?执法都不能行,政务如何理顺?”说到这里,姜述起身,道:“随我到三夫人那边吃顿饭。你知道刘中、刘可、董睦与你是什么关系吗?”
张靖接着说道:“还有南边走私现象很严重,许多世家都有隐密的走私通道,甚至收卖水军官兵共分红利,这样下去的话,商税会受很大影响,正经商户生意也不好做,风气一开,商业秩序会乱了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