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92章 将袁芙子送出去!

张靖如释重负,道:“姨娘不怪我就好,我还得罪了一人,姨娘寻机给李通将军递个话,我只冲事不冲人,得罪也是无奈之举。”
刘中、董睦有些害羞,张靖替他们答道:“二弟与国学医科女弟子庞荫相恋,庞荫是庞统大人的堂妹;四弟与文史科女弟子赵灵儿相恋,赵灵儿是赵云将军的侄女。”
张靖道:“你看我现在多逍遥?我没有资格成为储君,但父皇定会让我一生富贵。何不让老十一出宗继祀?做个逍遥王爷。如此一来,亲近人断了念想,麻烦事也少,诸子争储,超然事外,也没有什么麻烦。”
午饭回到德安殿,张靖先写了两封信,让步练师传给庞统和赵云,只说姜述给刘中、董睦指婚,让两人派人进京缔结婚约。然后又伏案疾书,将这一年来发现的问题,与考虑的应对策略写成奏折。张靖外出一年,心得很多,抄写完毕,已经月上枝头。
四人相和_图_书互拜了,又立下祸福同享,生死与共的誓言。一起给姜述、马后、何后、董后分别嗑了头。姜述欣慰地点点头,道:“可儿已立了婚约,中儿、睦儿可有意中人?”
张靖点头道:“姨娘你想一想,这储君位置只有一个,诱惑力太大,你若不想个办法,门客子弟整天游说,烦人不说,若是引起误会,新君上位之时,是否会引来灾祸?”
袁芙笑道:“让你去当马夫,亏他们想得出来,这事怪他们又不怪你,你别多想,等我父亲进宫时,我打个招呼,让他给李通去封信解释一下。”
袁芙出身大家,对这等大事很敏感,略想一想,道:“这事我也不讳言,家父进宫时曾说过此事,我当初表过态,说扬儿不会参与争储。袁家三世四公,何等风光,因为想沾染皇位,弄得伤亡惨重,当初若非陛下仁慈,现在早已族灭人亡。扬儿资质只是中等,比http://www.hetushu.com起几个兄长远远不如,我无意让扬儿和家人掺合这事。”
袁芙神色肃然,望着张靖,问道:“老四有何高招?”
袁芙笑道:“你不去求父皇的,求我的能挂出去?”
张靖笑道:“我用一计换了芙姨娘一包袱字,不过将父皇的儿子又送出一个去。”
姜述道:“你们三人不受皇族规矩约束,靖儿近日就费些心,将婚约给办了,需要请旨就去寻我。”
张靖笑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当初陈国儿子陈云整我,想把我弄到马令当马夫,是寻人事处副主事李涛办的,后来我去告了一状,结果李涛被调了职,去了马令当主事。后来军法司李涛族弟李辉又寻我事,被我整了一番,也被免了职。让姨娘捎个话的原因,就是不想引起误会,以为我是冲着谁去的,当初我也不知是李将军的族人,办完事后别人告诉我的。”
袁芙望了张靖一眼和图书,神色不悲不喜,平静地说道:“你来我这里不是单纯讨字,是来解释陈国案的?其实我原本就足不出户,那个陈国我也不认识,父亲进宫时我问过,他也没有什么印象,离我们这支应该隔着很远。打我家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,老四除了这个败类也好,不然闹到最后,说不定出更大的祸事。”
张靖也不客气,没一会摘了一叠。袁芙笑道:“你这些得挂多少房子?”
张靖从袁芙宫中出来,笑眯眯地来到御书房,左丰进去通传,不一会出来请张靖进去。姜述见张靖递上奏折,随身还提着一个包袱,好奇地问道:“包袱里装着什么?”
袁芙笑道:“你看好了就摘去。”
张靖道:“谢过姨娘。姨娘不怪我,还送我这些字,我跟姨娘说几句贴心话,说的不对的地方,姨娘莫要怪我。”
袁芙见张靖目视宫女,挥手让宫女皆到门口侍候。张靖道:“目前诸子争储,我被逼www•hetushu•com得没有办法,日后只能躲到地方。姨娘虽然不理俗事,但总想过老十一的事情吧。”
次日一早,张靖进宫去送奏折,见姜述室中有客,先去给袁芙请安。袁芙与蔡琰关系最好,喜好书法,不染俗务,整日待到书房看书练字。袁芙听说张靖过来请安,让人引到书房见面。张靖请安毕,不提陈国案,转首看着满屋的书法作品,道:“姨娘书法已经堪称一绝,我外居缺些字幅,不如赠我些如何?”
袁芙笑了笑,让侍女准备纸墨,略想一想,写了三幅婚庆祝辞。张靖放在地上,等着晾干,道:“外人以为我得罪了姨娘,将这三幅字赏出去,外人就不会误会了。”
张靖笑道:“我们现在住在外府,我若挂上了,兄弟们肯定会来讨要,与其让老十一讨了人情,不如我多拿一些,提前抢了老十一的生意。”
张靖笑道:“老十一到我府上,从来没有见外的时候,好东西拿走不少,以后m.hetushu.com再去我府上,我得提前将宝贝藏好。”说到这里,话锋一转,道:“还请姨娘再写几幅喜庆的,三夫人那边三位公子婚约,父皇将执事交在我这里,我拿去好送三家。”
姜述不由生起兴趣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张靖道:“去求了父皇一些,与姨娘写的风格不同,讨一些配着挂上,显得协调好看。”
袁芙想了一会,笑道:“老四这个办法好,父亲无子,若让扬儿继宗,他不知会有多高兴呢,陛下儿子三十多个,也不会不同意,我这就跟父亲商议一下,找陛下求道旨。”
姜述满意地点点头,道:“你们四人都已出宗,在这认亲。张靖是大哥,刘中是二哥,刘可是三哥,董睦是四弟。相互嗑个头,自此祸福同享,生死与共。”
张靖因为身份原因,与诸宫关系处理得都不错,也敢说话。袁芙道:“你抢扬儿的人情,我让去扬儿挑你的宝贝,你莫折了本钱。”
袁芙异道:“怎么又惹到李通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