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96章 熙影挑衅丞相子!

“不错,若说在张家馆舍吃不穷,也只有贾公子才敢这么说。”
张靖与熙倩闹得忘了时辰,来的略晚一些,刚走了数步,刘可带着何睛从旁侧过来,望了熙影一眼,揉了揉眼睛,道:“四哥,这是那位美女?打远一看,还以为是荀熙倩呢。”
两人说着话,没一会工夫生疏感顿去,到了张家馆舍,张靖扶熙影下车,熙影就势挽着张靖胳膊,外人看来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。
贾厅与逢化蝶国学同级,彼此有过好感,后来阴差阳错,已到了提及婚约的程度,最终却不了了之。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对于逢化蝶,贾厅有种难以表述的情结,闻言往那边一看,见逢化蝶挽着一位少年的臂膀,显得十分亲密。再看那位少年,生得一表人才,气质高雅,正在暗自伤感时,旁边一位公子忽然惊呼道:“那人是个痞子,怎会得逢化蝶垂青?定是用了卑劣手段。”
张靖向熙影介绍和图书道:“这是我自小到大的师兄弟,名叫刘可。这位是骠骑将军的孙女,名叫何睛。”转身又对刘可介绍道:“这是颖川荀家的熙影姑娘,是我近期追求的女神。”
熙影随意点了几道菜,忽然发现菜品价格不菲,不由吓了一跳,道:“这里的菜怎么这么贵?”
熙影说话朝着张靖,声音也不大,但正好让贾厅等人听到。贾厅回身望着张靖两人,道:“你说谁呢?”
熙影存心气人,连理也不理,对着张靖又道:“四哥,你说没钱心胸又小的人,是不是很可悲?”
熙影还未答话,旁边响起一声冷哼,有人耻笑道:“这是那位大财主?我怎么不认识?为了泡妞真是奋不顾身。”
张靖笑道:“你莫管价格,只管点愿吃的便是。我是大财主,你们吃不穷我的。”
张靖见刘可那幅无赖像,啐了一口,挽着熙影便走,道:“这方面你不大行,我还是不花这冤枉钱了。http://m.hetushu.com
张靖说的是实话,若是以后与熙倩大婚,他就成了荀家女婿,熙影就成了张靖的大姨子,说是自己人一点也没错。熙影听到耳中,却是脸色一红,以为张靖这是隐晦的求爱,娇嗔道:“你再胡说八道,我可要回去了。”
熙影正色道:“我才不沾你的光,沾外人的光不能长久,我要自力更生。”
此人话音刚落,只听有人附合道:“是啊,看他穿的那样,怎会是个有钱的?”
熙影也是大家出身,又知张靖身份,她不知贾厅来历,见张靖不理睬,也不好随意开口,只是狠狠白了贾厅等人一眼。张靖每点一菜,熙影便炫耀般地报一下价格。等到张靖点完菜,拉着她往后走时,正好路过贾厅等人身边,熙影忽然说道:“四哥,我说暴发户就是暴发户,自己没有钱到高档馆舍吃喝,见了能吃得起的还心生忌妒,这个世道真是乱了套,没钱的笑话有钱hetushu.com的没钱,真是可笑。”
张靖扭头看时,心道人还真不能唠叨,中午还说起洛阳四少的贾厅,晚上就在这里遇上了。贾厅是贾诩之子,少时曾经旁听过姜述授课,张靖与贾厅见过几面,不想让他认出自己,用衣袖略微遮了一下面,并未理睬,与熙影接着点菜。
张靖走了几步,扭头对刘可说道:“你们先去天字一号房,我和影儿点菜去。”
熙影这次提前来京,就是想熟悉宫中情况,见了张靖正得心思,借着这个话题,询问宫中情形,张靖知无不答,最后开玩笑地说道:“女卫统领关妃与我母妃关系要好,副统领是我姨母,若知道你是我追求的女神,她们肯定对你另眼相看。”
张靖笑道:“怎么能是外人呢?我们青梅竹马,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姻亲,可以说是自己人才对。”
刘可在后喊道:“你不给礼物也不用跑呀,像我要贪你那点财物似的。”
张靖不由笑道:“得了,别和-图-书笑话人了,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,相逢就是缘分,这些屑事何必上心?”
正好来到点菜区,张靖拉着熙影的手,道:“影儿,你喜欢吃什么尽管点。”
几位公子哥气不过,追在后面骂显得更无气度,无奈只能愤愤地望着两人的背影低声咒骂。正是这时,忽见张靖两人停下,既而往后走,几位公子对视一下,以为两人要回来吵闹,都是会心一笑,正要迎上前时,却见两人并未来寻他们,而是迎着一对少年男女走去。这几位公子定睛看时,不由怔了一下,一人小声说道:“那不是逢化蝶吗?他身边那人是谁?”
与人理论时,人家连理都不理,这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,贾厅不由气得浑身哆嗦,但是贾诩治家甚严,贾厅也未再答话,只是赌气地点了几道名贵菜品。他身边的跟班忍耐不住,对着张靖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,远远吆喝了几句,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,张靖两人理都不理,根本就http://m.hetushu•com吵不起来,让这些跟班的公子哥大丢脸面。
熙影回头看了刘可背影两眼,问道:“这人不是你兄弟?”
刘可笑嬉嬉地望着张靖,伸出手来,道:“给点拜师礼,我教你几招泡妞大法如何?”
张靖小声道:“不是,是旧朝何后的养孙,名叫刘可。今晚参加晚宴者,还有一人名叫刘中,就是旧朝马后之子,也是旧朝皇帝,未婚妻是庞统大人的堂妹庞荫。另一人是旧朝董后抱养的重孙,名叫董睦,承继董承之祀,未婚妻是赵云将军的侄女赵灵儿。三人从小跟我一起长大,一起跟随父皇学习,又是国学同学,关系熟得很。刘可比我年纪小些,平常说话随意得很,多说少说的别见怪。还有一人,名叫刘晨,是刘中同父异母的哥哥。刘晨从小流落民间,去年刚归宗,他订婚时我们都未在京,今晚算是为他庆祝定婚。刘晨未婚妻是逢家女逢化蝶,我不认识,也不了解两人品德如何,当着两人的面,许多事情少说为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