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98章 熙影:四哥,他欺负我!

张靖说出这话,在座人不得不喝,熙影端起酒杯,想了半天,也是一饮而尽。在座众人,刘可性格最外向,见熙影喝了这酒,笑道:“熙影,四哥这酒是祝你们百年好合,大家都看着你也喝了,不是同意这事了吗?”
贾厅异道:“你怎么认识四哥?”
刘可一点不恼,笑嘻嘻地说道:“影丫头与我只是初见,怎么也知道我的绰号?五岁时四哥就这样叫我,你与我初见便继承了这一点,看来你们还真有缘分。”
熙影又骂道:“你是个大混蛋!”
贾厅道:“你只是忘了去年刘晨归宗一事。”
晚上张靖房内不多不少正好十人,张靖坐在主席,刘晨坐在客席,刘中、刘可、董睦为陪。五人分别坐在五张双人案后面,旁边各有一位美名相伴,何睛来得早,与逢化蝶、荀熙影聊得已熟,庞荫、赵灵儿进来时,不用张靖介绍,五女便嘻嘻哈哈,很快聊成了一家人。
人到齐hetushu.com后,一不会开始上菜。热菜上到第三道,张靖端起酒杯,道:“刘晨今年婚约时,我等皆未参加,今天人聚得齐,我们给刘晨和化蝶庆祝一下,来,我们共同走一个。”
吕渡讶言道:“他真是痞子,否则世上那有如此相像之人?”
两人交头接耳说了一番,张靖又道:“待回刘中等人也来,咱是丞相之子,肚量自然要大,待会过来喝几杯,所谓不打不相识,日子还长着,有些事甭往心里去。”
熙影未经人事,听不懂暖床什么意思,待见众人皆用暧昧的眼神望着自己,方才恍然大悟,对刘中斥骂道:“无赖!”
吕渡怔了一下,良久才道:“他就是刘晨?”长叹一声,道:“怪不得四哥给他面子,原来如此。”
张靖笑着点了点头,附耳说道:“安容兄莫因伯父不允婚事而生抵触之意,伯父看事向来深远,担心家族遇到牵连,此中原因m.hetushu.com又不好向你明言,须得安容兄好好揣测。这事我也不好多说,过几年自见分晓。”
贾厅点点头,笑道:“待会我就过去,到你的馆舍来,今晚这单可就免了。”
张靖笑道:“待会我到柜台说一声,今晚这账记我身上。”说完又附耳说道:“近期要严查走私,你们若是沾着这事,要及早撤身,免得到时伯父脸上不好看。”
贾厅一怔,知道张靖不会妄言,连忙谢了,目送张靖走远,这才回过身来,对着吕渡狠狠瞪了一眼,道:“痞子,痞子,让你说的我还信了。得了,到房间去吧。”
熙影这时已经熟悉刘可性格,啐他一口,道:“才不是,我坐在这里,不忍心当着众人之面,让四哥下不了台。我也祝愿四哥能与我百年好合,但有一个前提,他得让我心动,否则我可不嫁。”
贾厅面现惊容,猛然触起这事,小声说道:“莫非他就是刘晨?”
要说在和_图_书座五位男人,要属董睦最老实,坐在那里言语不多。刘可最是活跃,什么话也要插上几句。刘中毕竟旧朝皇帝身份,场面上显得很稳重。要说应付场合,调节气氛,数刘晨和张靖做的最好。
张靖笑了笑,小声说道:“安容兄没听说去年刘辩长子归宗一事?”
众人奋然叫好,都将这第三杯酒喝完,张靖正在寻思转移熙影话题时,只听门声响处,贾厅领着三人走了进来。张靖站起身来相迎,吩咐侍者道:“速加两条双人几案。”
熙影再是强势,言语再是犀利,遇到刘可这种滚刀肉,也是无可奈何,扭头看了张靖一眼,指着刘可道:“四哥,他欺负我!”
吕渡怔了半晌,忽然开悟,指了指天,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刘可笑得更开心,道:“我说你们两个确实有缘分,四哥骂我大混蛋时更早,三岁时就这么骂过我。果真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”
张靖瞪了一眼刘可,道和-图-书:“不知道熙影脸皮薄吗?少说几句。”瞅着熙影不注意,向刘可挤了挤眼,表示感谢。做完这个动作,张靖见熙影还要开口,连忙端起酒杯,截在熙影前面,抢着说道:“年后大家都要正式踏上社会,我敬这第三杯酒,就是无论何时何地不能贪腐,无论遇到何人何事都要为民做主,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处以公心。来,大家再走一个。”
贾厅心中去了芥蒂,望着馆舍侍者引着刘晨、化蝶去了雅座,附耳问张靖道:“那人是谁?”
喝完第一杯酒,第四道菜上来,张靖又端起酒,指着熙影道:“我与熙影认识时间不长,我已下定决心要追熙影,君子不给人添难为,所以我也不勉强熙影。我倡议一个酒,想祝我和熙影百年好合者,咱就干了这杯。”
熙影说虽这样说,身体却离张靖越来越近。刘可笑道:“熙影最是嘴强,我看用不了多长时间,就会给四哥暖床。”
贾厅横他一眼,http://www.hetushu.com将吕渡拖在一旁,道:“你记住了,四哥我也惹不起,以后眼睛放亮点,惹火了他,没人能救得了你。”
吕渡连忙摇头道:“我与他不熟,但曾亲眼目睹过四哥与时老虎对敌,那日四哥去寻这刘晨的麻烦,谁会想到这事如此凑巧?四哥是何来历?他虽有侠名,但是出身平民,荀家是高门大弟,荀家女怎会嫁给他?”
在座五位女子,熙影、何睛、庞荫、逢化蝶都出身世家,举止言语皆显大家风度。赵灵儿也是新贵人家出身,但家族底蕴还是不足,显得最是实诚。
侍者刚才就得张靖嘱咐,在门口招呼一声,进来五六名小厮,不一时摆好几案,端上热腾腾的菜肴。张靖招呼四人落座,向刘中诸人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几位师兄,依序是贾丞相之子贾厅,郭大将军之子郭汀,诸葛司直(诸葛谨任政衙司直)之子诸葛恪、程太尉之子程需。四位师兄号称京城四少,皆是风流才子,年少多金,名闻天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