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00章 黄巾子弟受欺负!

张靖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生在皇家,有许多不得已的苦衷,少男少女交往,彼此有好感很正常,但若上升到谈婚论嫁,就不是一件简单之事。我三位兄长都未立婚约,我怎好越过他们先行一步?与倩儿同窗四年,除了去年实习,每年都要见许多面,感情自非一般,年后分了差事,都要各奔东西,下次再见面时已是遥遥无期,心中委实伤感得很。”
张靖闻言触起凤舞,答道:“两人彼此有好感,对于少年男女来说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若再上升一步,到了谈情说爱的阶段,两情相悦,山誓海盟,那时要看少男少女的心性,若抵挡不住世俗的压力,这爱情也称不上真正的爱情。”
护卫答道:“是黑山丘家村的。”
张靖笑道:“当然要来相送,十里不行,送出三十里才行。”
马夫也是黄巾后人,对附近黄巾村落很熟,指着西方一个村落,答道:“城南黄巾村落不少,西边二和*图*书里那村,名叫黑山丘家村,安置的都是原先跟随张牛角将军的黑山百姓。”
不一会,探信的护卫过来,禀道:“那位大娘的儿子赌博,将家中积蓄全都输光,这事又告不得官,大娘心中委屈,便在路旁哭诉,希望官府杜绝赌博。”
张靖想了想,道:“且将马车停在路旁。”
熙影闻言,心事顿去一半,又道:“我看倩儿对你有意,你对倩儿也好,何不让陛下指婚?”
张靖琢磨一下,心中忽然一动,问马夫道:“这里两旁是否有黄巾后人村落?”
大齐律法与后世不同,并不禁绝财博与色情业,高档馆舍也多设有赌档和勾栏。张靖点了点头,问道:“哪个村的百姓?”
到了三十里亭,三人下了车驾,又说了几句,当着熙影的面,熙倩满腹话说不出口,只好挥泪而别。张靖与熙影目送熙倩车驾远离,张靖长叹一口气,请熙影同乘返城。
熙影听到这里,心hetushu.com事已是全部放下,一双妙目盯着张靖的眼睛,道:“若是彼此都有好感,不及早订下婚约,若被别人抢先一步,不会后悔终生吗?”
黄巾百姓分为许多股,大部分是黄巾兵将的族人,黑山系并非黄巾嫡系,百姓原先跟随张牛角居住在黑山,人口近百万。张牛角后来投奔张角,黑山百姓陆续迁出,前期主要安置在冀州,后来姜述统兵恢复洛阳,将黑山余众皆迁到洛阳附近安置。
张靖本想让熙影在车上稍候,但熙影执意不肯,张靖便扶着熙影一同下了车驾。见丘弓等人迎上前来,张靖挥手止住,道:“且到村议所商量。”
熙影疑惑地问道:“当前朝廷清平,若是真有冤情,这位大娘为何不到官府喊冤?”
丘弓见多识广,听说有车驾入村,便出来探问情况,未等车驾临近,远远认出车驾门徵,连忙安排人打扫村议所,带着几名老者迎上前来。
次日一早hetushu.com,张靖早早来到荀家门口,帮着熙倩张罗行李诸物,忙里忙外出了一身汗,等到要上车驾时,却见熙影从门内出来,陪着熙倩一同上了车驾,说是送送熙倩。
熙倩原想出城以后,与张靖同驾,在车里说会儿话。熙影出来相送,又推却不得,与熙影上了车驾,聊些家长里短。张靖也有些闷闷不乐,与熙倩心理类同,但熙影一片好意相送,不好当着熙影的面,将熙倩叫到车驾内同乘。
张靖停下车驾等候,就是担心此人是黄巾百姓,闻言心情顿时不好起来,吩咐护卫道:“你带两人将那大娘扶回村中,我先进村问问。”
就在这时,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哭喊声,张靖掀开车帘往前看时,见前方路上聚着一群人,哭喊声正是从那里发出,因为围观者众多,具体情形看不清楚。张靖唤来一名护卫,道:“你去打探一下,看看发生了何事?”
张靖想到此处,真情流露,眼神变得有些m.hetushu.com忧郁。张靖并不知道,这种眼神对于少女来说,比脉脉含情的注视更有杀伤力。所谓情人眼中出西施,熙影有些迷失,盯着张靖的眼神细看,不知不觉陷入其中,似乎有些痴了。
张靖说到最后,想起毋丘家族的顽固,不由有些担心,若是凤舞抵挡不住家族压力怎么办?真若到了那个时候,凤舞对自己的感情是真是假?自己与凤舞这段感情真能放弃得了?
熙倩午时还说不让张靖相送,晚上收拾完毕,又觉得心中缺点什么,所以问了这么一句。张靖如此回答,熙倩正如吃了半斤蜜饯一般,一直甜到心里,嘴角微微一翘,也不说话,只是深情地望了张靖一眼,既而小跑着回了府内。
张靖说完放下车帘,车驾继续前行,到了近前从车里下视,见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娘,坐在路旁痛哭不已。熙影道:“在人来人往的官路上哭喊,莫非有什么冤情?”
熙倩送熙影进了大门,忽然返了回来,道和*图*书:“明日你来送我吗?”
丘弓不认得张靖,却认得张宁,见车驾门徵是黄巾张家,张靖又与张宁有几分相像,大约猜出张靖身份,不敢怠慢,当先而行,引着众人同至村议所。
张靖人前人后最忌讳这事,已经成为习惯,笑道:“若无父母所命,婚事我也决断不了,担心有情人最终分离,最终害人害己,因此不敢轻易触及。”
熙影少女心思,心中既然有了张靖的影子,就十分关注张靖,张靖与熙倩掩饰得虽好,但熙影还是觉察到不对,上车后不经意间问了一句,道:“倩妹美貌如仙,四哥也没婚配,正是一桩良缘。”
黑山百姓与黄巾嫡系还不一样,聚居时多以家族为单位,黑山丘家村百姓大多数姓丘,子弟多在张燕军中。村中三老皆出身黑山贼,后来跟随黄巾从正得了军籍,超过服役年纪回乡。为首长老名叫丘弓,已有五十余岁,原是张燕亲兵都伯,退役后在衙门当过几年差,数年前回村出任三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