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01章 赌徒妻被人调戏!

张靖皱眉道:“城中那家赌场?”
秃子被张靖将手摔落,面色立即沉了下来,听完张靖这话,瞬间多云转睛,脸上堆满笑容,道:“里面什么花样也有,大局也有,还可以与庄家对赌,我带您过去看看?”
张靖下了车驾,往东一看,见不远处银行网点附近,有几名贼眉鼠眼、鬼鬼祟祟的人,正在周围闲诳,不时拉着衣着鲜亮的行人说些什么。张靖止住车架,下了车,只带丘遵举步上前,先去银行取了不少现金,出门立时就被诱赌者盯上。
丘弓当即应下,派了三个精细人跟着张靖进城,目送张靖车驾上路,与两位长老同去丘李氏家安抚。
到了逢家赌坊附近十字路口,丘遵行近车驾,向东边一指,道:“那边数人正在诱赌。”
提起丘领,丘弓脸色有些怒气,道:“赌场拿田契来收土地,我出面拦了下来,丘领至今还被扣在赌场。我原本想会合村中子弟,午后去抢和-图-书丘领回来,少主若需人手,村中能出四五十号精壮民兵。”
丘弓派出的三位子弟,为首者名叫丘遵,原在周仓部下为斥候,左臂负伤断了筋,使不出力,不得不退役回乡。丘领出事以后,丘弓派丘遵进城打听情况,丘遵十分机灵,早将逢家赌坊底细摸透。进城途中,将近日摸到的情况,详细向张靖述说一遍。
张靖左手将秃子的手拨拉开,道:“少拉拉扯拉的,赌坊里都玩什么?有大局吗?”
张靖循着丘遵眼光看时,却见门东站着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妇,左手抱着一个孩子,右手挎着一个竹篮子,正在苦苦央求一名管事。管事肤色发黄,比周树还瘦,正色迷迷地望着这位少妇,浑然不顾少妇的焦急之色,正在说话调笑。
丘遵看清局面,满面怒色,上前将少妇扯在身后,朝着这名管事,一巴掌挥了上去,怒骂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!敢调戏侮辱我和_图_书们丘家人?”
黑山百姓当初安置时,建村做过统一规划,官府贷款建房分田,又有子弟军饷抚恤补贴,日子过得比邻近村庄要好。丘弓在衙门当过差,管理村庄也有一套,村子显得十分整洁干净。
丘弓忙问何事,张靖便将那老大娘之事说了。丘弓叹息一声,道:“这事我们都知道,当路哭喊者是丘李氏,其夫名叫丘相,原是张牛角将军亲兵,恢复洛阳时战死。其长子丘虎原在张燕将军部下,征战豫州时战死;次子丘豹现在青州兵曹辖下担任都伯;三子丘彪在关羽将军中军担任斥候什长。丘李氏四子,只剩下一个老四名叫丘领,原来也想参军,丘李氏死活不让,上了几年学,没有什么出息,留在村中务农。丘领身体结实,又识字,家中父兄战功抚恤分的地最多,近年年景又好,存了不少钱,寻了门好亲事,是村中有数的富户。数月前,丘领进城,为人诱http://m.hetushu.com入赌场,近期已将家中现钱输个精光,连田契也押了进去。家中原本是富户,这下顿时变成赤贫,丘李氏差点上吊而死,被人救下后便哭喊不绝,不想被少主碰上。”
张靖打量门面一会,等丘遵等人跟上,才举步踏入店铺。张靖还没观察明白厅内环境,只听丘遵说道:“小领家娘子,你怎么在此?”
丘弓心中本已猜出个大概,闻言忙与其余两位老者就席而拜,口称少主。张靖让护卫扶三老起身,道:“我目前还未大婚,身份需要保密,你等不要声张。我今晨出城送人,路遇一事涉及本村百姓,前来过问一下。”
丘弓在村中德高望重,示意一下,余人皆退出室外。
丘弓略微回忆一下,道:“昨日赌场派人执田契来村里讨地,我询问过详情,是城南逢记赌坊。赌坊掌柜是冀州逢家远支族人,落籍洛阳多年,与官府熟悉得很。我派人进城打听过,这家赌坊有和图书官府发的执照,是家正经赌坊,但做生意不择手段,派出不少人在外面,设局引诱富家子弟去赌,不少家庭因此家破人亡,丘领总共输了上百金,在其中还不算什么大户。”
这边生了变故,立时有人上来,将丘遵围在核心。为首一位紫脸汉子,三十余岁,满脸横肉,衣着华贵,指着丘遵厉声喝道:“何处来的野汉子,敢来逢记赌场撒拨?!”
熙影心里挂着张靖,见张靖身边只有丘遵一人,有些不放心,下了车驾在路旁等候。张靖远远望见,附耳向丘遵说了几句,丘遵跑到熙影身边,道:“少主让姑娘带上护卫,先去寻周树或是刘开,通知他们聚众过来,免得发生争执时吃亏。回来时,让周树或刘开,领着姑娘再去趟张家馆舍,多取些银票过来,若有十万金最好。”
张靖想了想,道:“你让那位打听这事的子弟随我进城一趟,你在家安抚一下丘李氏,这家人是烈士遗孀,莫要出什么www.hetushu•com意外。丘领呢?”
张靖微笑着摇了摇手,道:“又不是上战阵,遇事要冷静处理,若是因此有什么死伤,不是得不偿失吗?你再派两人随我去,到时将丘领接回来,途中莫出什么意外。”
丘领妻子见是丘遵,委屈得眼泪立时流了下来,道:“他们不让丘领吃饭,我来给丘领送饭,他们也不让我进去。”
张靖自我介绍道:“我姓张名靖,皇德妃长子。”
熙影点了点头,吩咐马夫一声,上了车驾先行。张靖来到赌坊门前,一看店面装修得富丽堂皇,占了六大间铺面,共有三层楼,里面人声鼎沸,显然生意很好。
张靖等人进了村议所,里面已经清扫干净,张靖请熙影坐下,对丘弓道:“只请三老在此议事,余人都出去吧。”
一位三角眼的秃顶壮汉,拦住张靖去路,扯住张靖袍子,笑道:“公子一眼就能看出是位贵人,富贵无双,到我们赌坊玩上几把?公子面相带有偏财,肯定能在赌坊发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