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02章 皇子只身入赌场!

瘦子一路小跑,去柜台取出田契,满面堆笑,恭送到张靖面前,道:“田契在此,一份不少,请公子清点。”
秃子疾步上前,附耳跟紫脸汉子小声说了几句。紫脸汉子正是吴管事,看了张靖一眼,面色稍缓,挥退众人,对丘遵说道:“你们有事说事,莫要动手。”
吴管事招手唤来那位挨打的瘦子,道:“棍子,丘领田契押了多少钱?”
美妇相貌端庄,声音悦耳动听,让人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。她的体态婀娜,显得弱不禁风,吴管事身体雄壮,面目凶恶,见了美妇,神色却十分恭谨,一看便知美妇的身份非同一般。
丘领妻子见有族人相帮,胆子也壮了起来,道:“我来给丘领送饭,你们怎么不让?”
张靖见赌的是牌九,在旁边看了两把,问道诸般规则,吴管事在旁详细介绍。张靖见牌面不大,上手押了十余把,每把一金,输了五金,摇了摇头便走。
张靖和-图-书就近寻了一桌观看,一位四十来岁的商人坐在东侧,脸白无须;南首坐着一名魁伟大汉,三十左右年纪,左颊有条刀疤,显得面目凶恶;西边是个二十岁上下的文弱公子,唇红面白,长相十分俊俏。北边站着一位精干汉子,身着赌坊统一服装,正在发牌,这是赌场配备的荷官。旁边还站着数人,都静默不语,不似看客,应是三位赌客的随从。
吴管事忙道:“公子请到三楼,那才是赌场的精华所在,不少海商都来,不过需要验资,若无千金是进不去的。”
少妇细心看过,点头道:“就是这些。”
沈姑又问几句,话话间已是来到三楼。沈姑这几句话看似随意,其实大有学问,类似江湖上的盘道,试探生客来历背景。若赌客背景很深,吃相就不好难看,以免被人记恨。张靖气质不凡,衣着华丽,临淄张家并不出名,又常进赌场,应是东莱和*图*书富商出身,这种身份正是实打实的肥羊。
吴管事瞧清上面数额是千金,满脸堆笑道:“足够了。我只负责一二楼的场子,公子只管上去,自会有人侍候。”
吴管事恍然大悟,道:“公子嫌小?”
张靖冷声道:“还不将人放出来,田契呢?”
张靖讥笑道:“这些算是大局?你们这赌场门面光鲜,根本就不上道。”
瘦子捡起银票,点完以后,立时换了面目,点头哈腰,赔着笑脸,道:“够了。”
张靖也不讳言,道:“临淄张靖。”
张靖笑道:“若与其他赌场规矩一样,大体上都懂。”
沈姑迎来送往,见多识广,临淄张家却无印象,肯定不是世家高门,心中大约有了数,又问道:“张公子懂得规矩?”
沈姑在前引领张靖上楼,腰肢扭得十分好看,让人赏心悦目,但张靖身边皆是绝色,看了两眼便挪开眼睛。沈姑在前引路,不时回顾,暗自点头和_图_书,娇笑道:“公子气质高贵,应是大家出身,请教尊姓大名……”
秃子忙道:“肯定有什么误会,我寻吴管事说说。”继而大声道:“吴管事,且慢。”
张靖与秃子站在圈外,并未冲上前去理论,摇了摇头,道:“莫非是家黑赌坊?”
张靖踱步上前,道:“我不认识这女子,不过我的随从与她同族,什么大事值得将人扣住?”
张靖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,在吴管事眼前晃了一下,道:“这张够了吗”
张靖看也没看,将田契递给少妇,道:“你看看少了没有?”
若说这份服务,比张家馆舍做的也周到,张靖一言不发,随着吴管事进了中间大厅。厅内放着十余张八仙桌,赌客大多在玩牌九或色子,聚精会神,对来人恍若未觉。
吴管事见张靖走出大厅,急忙追了上来,道:“怎么玩了两把就走?多玩几把说不定会捞回本来。”
张靖脸色一沉,强压住心头怒www.hetushu•com火,瞪了吴管事一眼,道:“丘领欠了多少钱?”
吴管事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丘领将田地赌输了,去村中办理过户,三老阻住不给办,所以将丘领扣在这里,何时办完过户,自会放他回去。”
吴管事并未理她,瞅着张靖,问道:“你们认识?”
棍子怒目瞪了丘遵一眼,不情愿地从怀里掏出账本,翻了翻,道:“本钱四十五金,加上利息,到今天连利带息共是五十五金。”
二楼装修更加华丽,几名迎宾女子躬身为礼,齐声娇喝:“欢迎财神爷!”
领着张靖来到楼道口,吴管事大声喊道:“财神爷上楼。”
这时丘领被人送了过来,见妻子族人在场,不由面有愧色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张靖回身对丘家另外两人道:“你们将丘领夫妇送回村中,只让丘遵陪我就行。”
这位美妇名叫沈姑,是洛阳著名赌技高手,逢家赌坊高薪聘请她在此坐镇。逢家赌场诱赌让人愤恨,但http://m.hetushu.com赌场管理让人无可挑剔,初到二楼三楼的生赌客,管事若无特殊原因,都会亲自出面陪同。吴管事负责一楼二楼,一路陪同张靖,不厌其烦,有问必答,直到负责三楼的沈姑接手,目送张靖上楼,才小心退了下去。
张靖道:“牌面太小,玩得没劲。”
吴管事冷冷说道:“若是侍候他吃喝,过户要等到猴年马月?这是赌场的规矩。”
张靖冷哼一声,道:“好了,你们将丘领放出来,田契也还他,区区五十五金,值得这样?”说完,张靖从怀里掏出几张小额银票,扔在瘦子面前,道:“够了吧。”
楼上很快出现一名二十余岁的美貌少妇,向张靖见个礼,笑道:“公子,请随我来。”又向吴管事点了点头,微微一笑。
两人望向丘遵,见丘遵点了点头,当即领着丘领一家出门。吴管事堆笑道:“一楼都是小局,贵客二楼请。”
张靖皱眉道:“即使扣在这里,不让吃饭,出了人命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