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03章 您是赌神附体吗?

沈姑又押上一百六十金。这是赌场惯例,规定上不封顶时,仗着财大气粗,输一把就加倍,再输再加倍,只要赢回一把,不仅可以将先前输的赢回来,还会转大败为小胜。
张靖笑道:“没问题。”说完却端坐不动,又转向柳絮道:“柳絮姑娘,再借你的玉手一用,帮着砌把牌。”
沈姑打开牌一看,又是一对瘪十,额头已微微见汗,道:“张公子,给我分了五把瘪十。您是赌神附体吗?”
验牌是赌场的规矩,赌客可以随便检查赌具,若是感觉有问题,可以要求换牌。张靖十分在行,随意挑了数张牌,面向窗户细看,借着反光检查牌面、牌背、牌侧有无暗记。
沈姑向张靖点了点头,正要分牌时,张靖却摇手止住,问道:“我能做庄?”
沈姑赔给张靖两个筹码,又往押金区加了两个筹码,笑道:“没有问题,你定好地方,派人通知一声,我肯定赴宴。”
沈姑推上八个筹码,见身侧少www.hetushu.com女未接腔,笑道:“她是我收养的义女,名叫沈柳絮,是个实诚孩子,公子莫要逗她,惹她动了心,非要嫁给公子,公子就麻烦了。”
张靖第一次来,沈姑不知深浅,又想诱惑张靖常来,这幅牌九自然没有问题。沈姑见张靖验牌手法老到,并无半点生涩,心道张公子年纪轻轻,没想到精于此道,想来没少给其他赌场送钱。
沈姑收起牌九,麻利地洗完牌,一双妙目望着张靖,娇声问道:“公子要玩多大的?”
玩牌九最简单,每人发两张牌,根据牌面比大小,一揭一瞪眼,同样大时庄家赢。张靖取出一张小额银票,换了一百金筹码,摆在面前案上,从中取出一个十金筹码,神色轻松地向己方押金区一扔。沈姑微微一笑,白嫩的手指轻轻一挑,一个筹码翻了几个跟头,稳稳落在押金区内。
张靖与张角合魂,三教九流,无不通晓,环视一眼,见众人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大多在玩牌九,微微笑道:“牌九。”
张靖收回筹码,转首问沈姑旁边那位少女,道:“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沈姑取来一幅牌九,推到张靖眼前,道:“请公子验牌。”
沈姑微微笑道:“可以啊,公子若受得了苦,肯定能学会。”
三楼迎面只有一个大厅,两旁还有几个小房间,可以安排赌客休息,也可以用为豪客对赌的密室。大厅中央摆着一圈高案,呈椭圆形状,里面站着十余名美貌少女,都是沈姑的弟子,充当荷官。外面摆着一圈胡凳,松松散散坐了十来人,各寻荷官对赌。
张靖待要分牌时,沈姑又拿起一个筹码,往上空一弹,筹码在空间翻了几个身,稳稳落在押金区内,与先前那个筹码合二为一。不说赌技,单说这一招,也是极上乘的暗器手法。沈姑笑道:“押二十金。”
张靖不接这茬,道:“你还没回答我,今晚到底行还是不行?和*图*书
第六把沈姑押上三百二十金,发牌前,忽然说道:“张公子,您的牌太顺,我要求重新砌牌。”
柳絮瞅向沈姑,见沈姑轻轻点头,上来帮着麻利地砌牌。柳絮本要做些手脚,但张靖一双色迷迷的眼睛,一直盯着她的双手,牌上又无暗记,以柳絮现在的水平,想在这种情况下作弊根本不可能。
张靖双眼并未看牌,一直盯着沈姑身后的美貌少女,用眼神与那少女调情。双手胡乱洗了几把,砌成一排,分出两墩牌,一墩推到沈姑面前。沈姑拿牌一看,将牌往里一扔,道:“您赢了。”纤纤玉指并未取押金区的筹码,从身前筹码堆里捏起一个十金筹码,递给张靖,道:“继续。”
张靖分出一墩牌推给沈姑,嘻嘻笑道:“晚上我请您吃饭,请教一番如何?”
沈姑并未答话,拿牌一看,往里一扔,道:“公子手气真好,又赢了。”
沈姑拿牌一看,又是一对瘪十,将牌往里一推,秀眉微皱,道:“张hetushu.com公子连续分给我四把瘪十,赌运也太旺了吧。”
场中赌客听说连出六把瘪十,十分好奇,都停下赌局,聚上来围观。沈姑心道既然都没有作弊嫌疑,就会有输有赢,张靖的运气总有用尽的时候。沈姑赔完筹码,毫不犹豫地押上六百四十金。
全场人的目光都盯着张靖,张靖并未立即分牌,指着最漂亮的一名荷官,让她将小额筹码换成大额筹码。荷官将大额筹码换完,张靖道:“你别走,柳絮手气用完了,借你的手气一用。”
沈姑押好筹码,张靖却未动牌,对柳絮笑道:“柳絮姑娘,借你的手气用用,过来给我分把牌。”
沈姑引领张靖坐下,有人上前招呼丘遵,引到一旁奉茶。沈姑转进案内,坐在张靖对面,道:“公子想玩什么?我陪你玩两把?”
沈姑拿牌看时,神情似见鬼了一般,柳絮探头看时,不由惊呼一声,道:“怎么又是瘪十?”
张靖扫视场中其余赌客,略想一想,道:“起底十金,上不封顶hetushu•com。”
张靖分出两墩牌,一墩推给沈姑,眼光又扫向沈柳絮的俏脸上,转向沈姑道:“今晚能否带柳絮一起去?”
沈姑略一犹豫,展颜笑道:“可以。”
牌九是沈姑亲自拿出来的,牌又是柳絮洗的,即使柳絮动不了手脚,也排除了张靖出老千的可能。柳絮将牌洗好,正待后退,张靖笑道:“一事不烦二主,再借柳絮姑娘的手,替我分把牌。”
张靖看了一眼那两个筹码,叠在一起整整齐齐,像刻意摆的一样,暂停发牌,面露好奇之色,道:“沈姑,这手绝活能否教我?”
张靖验完牌,点了点头,道:“没有问题。”
张靖再次分牌,沈姑开牌看时,将牌又是一扔,笑道:“公子财运太旺,我又输了。”
柳絮分完牌。张靖盯着沈姑,道:“沈姑,你这把若是再输了,说明你点子太背。”
沈姑连输四把,暗自怀疑张靖出老千,闻言正中下怀,轻轻点了点头。柳絮上前分出两墩牌,向张靖微微一笑,道:“输了可别怪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