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04章 张靖是蒙面赌神?!

女荷官是沈姑三弟子,名叫何飞萍,已经快要出师。何飞萍看向张靖,余光却扫向沈姑,见沈姑轻轻点了点头,娇媚地一笑,道:“张公子,这几天我的手气一般,坏了您的运您可别怪我。”
说完换成一幅笑容,对张靖施礼道:“在下姓逢,单名一个江,是逢家赌坊的东家。贵客来我逢家赌坊,怎么也要玩得尽兴才行。”
所谓切牌,就是打乱牌九的次序,与玩扑克牌上牌道理一样。张靖盯着沈姑的妙目,点头道:“可以。”
张靖当夜溜出国学,是周树带人打的掩护,周树等人知晓张靖赌术很高,对张靖信心十足,没有丝毫担心,各在近处寻个座位坐下观战。熙影附耳对张靖说了几句,将一个小包裹塞在张靖怀里,趁势坐在张靖旁边。
张靖笑道:“沈姑本是高手,现在心态乱了,这把你还得输。你既然提了要求,我不应不好,不假别人的手,借你的和*图*书手行不行?”
何飞萍分好牌,退到一边。沈姑这时心绪已经有些纷乱,众目睽睽下又作不了弊,祈祷一会,伸手拿起两张牌一看,脸色变得苍白,柳絮探头看见,也怔得说不出话来。沈姑将牌一亮,皱眉道:“张公子,您的运气太好了。”
只听有人说道:“四哥运气向来好得吓人,进赌场就没输过,逢家赌场也敢让他进来?”
周树所言非虚,张靖与同学小赌时,逢赌必赢,名头十分响亮。巨商张世平的赌场曾与马腾开的赌场赌斗,张世平有位族人,是位赌界高手,人称神手张,在江湖上赫赫有名,马腾连战连败,差点将宅子也押出去。庞德是马腾心腹爱将,听庞御说起张靖赌术,就向马腾推荐张靖。马腾再没寻到别的高手,报着试一试的想法,让庞德约期请张靖相助。
逢江拿过银票验完,将银票递给张靖,道:“只要有财和图书力偿还赌资,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沈姑等众连忙起身行礼,张靖上下打量此人,猜出应是逢记赌坊的东家。此人来到张靖对面,先向围观众人行个团揖,又责备沈姑道:“贵客临门,怎不及早通知我?”
张靖笑道:“我会望气,你帮我开这把,肯定赢。”
连输七把,沈姑已经冷汗直流,再押第八把时,显然有些犹豫,思忖再三,还是押了一千二百八十金。
张靖别不过庞御面子,又不愿得罪张世平,赌斗当夜避开暗卫,偷偷溜出国学,蒙面进入赌场,与神手张赌的就是牌九。那场赌斗也是张靖做庄,神手张也是从十金开始下注,输一把翻一次倍,连开十六把瘪十,第十六把赌注已达三十余万金。神手张见状,知道遇上了高人,当场认输,因为事先被张靖用话拿住,不得不宣布金盆洗手。
沈姑思绪确实乱了,连开七把瘪十,她从来没有见过,hetushu.com也很少听人说过。沈姑从头细思,自第五把开始,张靖就未动过牌,第五把柳絮分牌,第六把柳絮洗牌砌牌分牌,第七把是何飞萍分的牌,并未发现张靖出千的疑点。
连输八把,按照常规,第九把要押二千五百六十金,沈姑虽是大管事,这事也已作不了主。就在这时,门外进来一位中年人,衣着华贵,气质不俗,只是眼神狠厉,让人不愿接近。此人冷哼一声,道:“在我逢家赌坊,还没遇到运气这么好的人。”
两人对赌,不到两刻钟时间赌额已过千金,不仅赌客荷官都围了上来,赌客随从、赌场杂役也上前来看热闹。张靖扫视众人一遍,像在望气,沈姑突然开口道:“我们两人对赌,你不能假别人的手。”
逢江说到这里,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,道:“这是帝国银行开具的无记名千金银票,总共五万金,在下家业小,只能拿出这些与贵客赌一把。”
和*图*书望着张靖轻松自如的神色,沈姑潜意识里认定张靖必是赌界高手,若让张靖分牌,沈姑预感自己赢的概率很低。张靖胡说八道的望气,又让沈姑疑神疑鬼,沈姑思忖一会,道:“我可以切两手牌吗?”
沈姑这时输得浑身冒汗,也不客气,上前切了两手牌,玉手一伸,道:“请。”
庞德想去国学感谢张靖时,接到张宁密信,说是张靖胡闹,摆脱暗卫偷偷所为,至今姜述不知此事,让他与马腾保守秘密。除了马腾、庞德以及张靖数名死党,余人皆不知此事,马家因此欠了张靖一个人情。神手张被逼得金盆洗手,在江湖上流传甚广,蒙面赌神大名远扬。
张靖为了避嫌,让柳絮取来一根细杆棒,隔着好远,将一墩牌推出,慢慢推到沈姑面前,又用杆棒推出一墩牌,移到自己面前。张靖道:“沈姑,你看牌吧。”
张靖微微一笑,道:“可以发牌了?”
张靖招招手,熙影上m.hetushu.com前仔细验过,向张靖点了点头。张靖从怀里取出小包裹,掏出一叠银票,翻看一下面额,从中挑出十余张,道:“这总共是五万金银票,其中两张万金银票是记名银票,需要加上印签才能取出,逢东家不会担心吧。”
沈姑动作很慢,盯着张靖眼也不眨,右手将两张牌拿在手中,捏得牢牢的,似是担心有人用手法换她的牌一样。两张牌移到眼前,收目一看,又晃了晃头再看,“腾”地站起身来,道:“怎么犯了邪了,连开八把瘪十。”
众人扭头看时,见是七八位身着名贵服饰的公子,带着不少护卫,簇拥着一位千娇百媚的少女走进厅来。这位少女正是熙影,几位公子都是张靖的死党,说话之人是箸箸侠周树。
张靖共为马腾赢了六十万余金,不仅将先前输的赢了回来,还赢了张世平二十余万金。马腾看着张世平灰溜溜出门,不由哈哈大笑,想付酬金重谢时,张靖已经事了拂衣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