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05章 反诱赌赌家赌坊!

沈姑盯着张靖,认真地说道:“你了解我吗?我是逢东家聘请过来的。”
张靖点点头,道:“只要占着理,咱们谁也不怕。”
张靖拿着一墩牌,盯着逢江道:“逢东家这次可认定了?”
张靖目送逢江下楼,交待沈姑一会,沈姑听完点点头,道:“逢东家心胸狭隘,门路又野,不会甘心吃这个大亏,公子一定要多加小心。我不知公子住址,以后怎样联系?”
逢江指着张靖,道:“你出老千。”
沈姑动作很快,不久取了契约上来,脸色苍白,递给逢江时双手轻微颤抖。逢江心里也有些发慌,强行稳定一下情绪,环视众人一遍,道:“房契押钱,需要找两个保人方行。”
按理说赌客十分讲究运道,该是自己的牌绝对不愿换给别人,逢江这话说的也有一定道理,张靖思忖一下,道:“既然逢掌柜想出这招,依逢掌柜所言也行。这样吧,赌码再翻一倍如何?”
张靖道:和*图*书“你为我做事,时间长了,我自然会了解你。”张靖扭头又道:“木德、信阔、悟德,你们每人留下一名护卫,暂时帮着沈姑他们照应一下,待会我派人过来,再将人还给你们。”
沈姑心事尽消,收好腰牌,要送张靖下楼。张靖摆摆手,又从怀中取出几张银票,递给沈姑,道:“给你留下些费用,诸事要赖你料理,你快去忙吧。”
张靖一行意气风发,周树、刘开等人张罗着给在场众人发了喜钱,众人纷纷上前道贺。逢江出了半天神,长叹一声,也未开口说话,狠厉地看了张靖一眼,平缓一下语气,道:“公子赌术通神,可否赐告出身来历?”
旁边一位年约三十四五的商人举手说道:“我是东莱衣家商铺洛阳分店掌柜衣祥,愿意当保人。”
张靖泠哼一声,道:“丘领是我的人,你等诱赌,赢他现金也罢,还要夺他田契。兑不出田地,留人为质hetushu.com,还断了他的吃喝,又辱他妻子,当真欺人太甚!”
张靖将逢江的底牌翻开,向大伙吆喝一声,周树等人上前,将金票、房契收了起来。张靖哈哈大笑,道:“挑不挑牌无所谓,只要我是庄家你都输定了。”说完,将自己身前那墩牌拿在手中,看也不看,“啪”地拍在桌面上,道:“这也是瘪十。”
逢江身具赌术,此时却用不出来,这幅牌九又没有暗记,他用尽眼力瞅着两墩牌,头上不觉流出汗来,最后咬了咬牙,下定决心道:“就按原先的牌序发牌。”
东莱衣家这些年专做海外贸易,发展很快,是六大巨商以外名声最大的商家之一,张靖与逢江都点头表示认可。保人需要两人,张靖环视一遍,指着熙影说道:“这位姑娘是颖川荀家嫡女,给我们作保如何?”
逢江抬头上下打量熙影一遍,道:“荀家女自然够得上保人资格。”
沈姑闻言一http://www.hetushu.com怔,道:“莫非公子是皇德妃族人?”
逢江奸笑一声,道:“你当庄占了先手,这手该给我的牌你留下。”然后指着另一墩牌道:“那墩牌给我。”
逢江这次几乎赌上全部身家,庄家是张靖,做不得其他手脚,又在众目睽睽之下,输了也耍不得赖。就在张靖伸手拿牌之际,逢江忽然又开口道:“我还是要以前那墩牌。”
逢江双手颤抖,好半天才打开牌,一看顿时脸色煞白,冷汗直流,颓然坐在椅上,双眼失神,有声无力地说道:“怎会又是瘪十?”
五万金不是现在五万块钱,至少与五千万元相仿,逢江经营这家赌坊,用尽歪门邪道,全部身家加起来也只有十几万金,若是再行加码,现金肯定不够,这家赌坊也得押上去。
逢江目视身后之人,寻到那吴管事,冷哼一声,又冷眼瞧瞧沈姑,环视张靖等人一眼,再不说话,脸上铁青,双眼赤红,手捂着胸口www.hetushu.com,双腿蹒跚着下楼去了。
张靖将另一墩牌推在逢江面前,道:“这可是逢东家挑的。”
逢江闻言触起一人,问道:“让神手张连开十六把瘪十的蒙面赌神,与公子什么关系?”
逢江恍然大悟,站起身来,脸上恢复一些血色,长叹一声,道:“我与四哥往日无仇,近日无怨,四哥何故踢我场子?”
周树在旁笑道:“亏你还在洛阳混,竟然不认识国学四侠之首四哥。”
张靖说完,不理逢江,转向沈姑道:“你是赌场管事?”
逢江看了张靖一眼,哈哈大笑,道:“既然张公子想要加码也无妨,我逢江便陪你豪赌一把。来人,让楼下歇业,柜上全部现金全部拿上来。”又吩咐沈姑,道:“将赌坊的房契也拿过来。”
张靖道:“自今天起,逢记赌坊改名为张家赌坊,你就是赌坊的总管事,要用什么人你自己决定。赌坊规矩要改一下,只提供场所服务,抽取佣金,自后不参赌,放高利贷也不和图书做。”
张靖拱手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张靖从腰间摸出一块腰牌,递给沈姑,道:“我住在皇家别居右侧的张府,这是腰牌,有事过去寻我。若是碰到急事,又寻不到我,拿着这枚腰牌去张家馆舍,那边自会派人过来相助。”
张靖又对周围围观的赌客道:“承蒙诸位光临,待会沈姑安排诸位酒饭,诸位不用客气,若是今晚在洛阳留宿,可到张家馆舍吃住,所有消费记在我身上。我还有别事,先行告辞。”
张靖冷哼一声,道:“在场这么多人,谁敢出老千?逢东家莫非要耍赖不成?”
沈姑点了点头,道:“赌场共有三名管事,我是其中之一。”
沈姑写了押房契约,逢江、张靖看了一遍,各自画了押,衣祥和熙倩在保人栏上签了字。这时管事伙计打发走一楼二楼的赌徒,十余伙计捧上无数现金上来,吴管事上前说道:“现金总共两万三千金。这是房契,可以抵三万金,实物按照九折计算,正好足起五万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