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06章 你算个什么玩意!

军官冷冷望了黄京一眼,高声喝道:“问你话呐,你是什么人?”
张靖半个时辰内赢了一家赌坊,还有大量银票,周树这班死党当然不会放过他,一齐嚷嚷着要张靖请顿大客。张靖招呼一声,道:“这就到张家馆舍去。”
丘遵上前一步,恭声说道:“小的原是复土将军辖下斥候,伤了左臂,不得已回乡。小的见小将军呼你为四哥,想必您就是少主。小的不习农活,在村里别扭得很,想向少主讨个差事。”
张靖在后冷眼相观,闻言排众向前,道:“我就是张靖,你找我有何事?”
军官脸色一沉,刚想下令,旁侧一名都伯上前两步,小声说道:“郭司马,京中不比地方,如此违规抓人,若是真报到军法司,我等的确要受责罚。”
为首一名军官年约三十,脸色白皙,身材略显单薄,显得十分精干,唯独一双眼睛生得极为狭长,显得有些阴沉,身着校尉衣甲。此人望着黄京,道:“你是何人hetushu.com?竟敢阻挡本官办差。”
周树听郭若呼痛声渐弱,担心会出人命,与刘开对对眼色,故意让开一个口子,放了士兵进来拉住张靖,这才救了郭若出来。郭若坐在地上喘了半晌,刚要开口说话,觉得嘴里有异物,张口吐出,一看却是几颗牙齿。郭若吃了大亏,指着张靖,含糊不清地下令道:“张靖拒捕,众人上前捉拿,不论生死!”
郭若路上打听过张靖,知道他的名声响亮,却是平民出身,听他说话不用敬语,十分狂妄,不由怒火上升,冷言道:“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张靖还未踏出大门,门外冲进一彪全副武装的官兵,手持刀枪盾牌,将门口堵住。未等张靖开口,黄京、裴宁、韩汀抢上前去,黄京喝道:“谁家的兵?敢阻你家小爷的路?”
黄京冷哼一声,道:“盘问百姓时不先通报姓名,已是违了军法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等有权不予理睬,你刚进京吧,不懂事的hetushu•com乡巴佬!”
丘遵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张靖见状,道:“有何难事?尽管说来。”
郭若刚调进京,不识得眼前这些衙内,有手眼灵通的手下认识,却因郭若为人清傲,眼睛生在额头上,打心底里对他有抵触心理,并无人上前说明,任由郭若来触这个霉头。
黄京并未回答,反问道:“你身为军官,执行公务时不知出示腰牌,说明理由吗?如此行为,足可让我去军法司告你滥用职权。你先出示腰牌,说明理由。”
郭若不识好歹,一下将张靖打倒在地,举步上前,刀鞘恶狠狠又往头部劈来。张靖这时半蹲,向右一侧身,闪过刀鞘,身体猛然立起,右拳借势向前猛击,一拳含恨而出,正中郭若下巴,只听郭若惨呼一声,整个身体拔地而起,在空中飘了足有三米多才重重落下,待要起身时,被张靖大步上前,一脚踩倒在地,一通老拳接二连三击下。
郭若部下上前来救,却被hetushu.com周树等人拦下,士兵们大多瞧不惯郭若平常那幅嘴脸,见张靖狠揍郭若,暗觉心中解气,只是大声吆喝,真正出力上前的少之又少。
郭若此人也是国学弟子,能力谋略皆可,但将家族利益看得颇重。逢纪、郭图是一系,都是世家出身,两家关系不错,郭若调进洛阳当天,晚上摆宴接风的就是逢江。逢江丢了赌坊,咽不下这口气,出门后直接去了郭若公房。
世家子弟有个通病,与寒门弟子不同,考虑事情多从家族或派系出发。郭若正好当值,听说逢江吃了大亏,不问青红皂白,带人来给逢江找场子。
郭若虽然不摸底细,但是眼力不低,见张靖一行衣着打扮,就知不是平民出身,略一思忖,不与黄京理论,环视众人,道:“谁是张靖?”
袁绍旧部降者众多,奉袁绍长子袁谭为首,袁谭对姜述又敬又怕,经常告诫众文武一心为公,袁绍旧部因此比较低调,不显山不露水,但在朝中势力不小m.hetushu.com,郭图、逢纪、审配皆是并州系核心力量。马腾、韩遂皆是凉州人,郭图身为凉州刺史,写信求两人帮忙,马韩两家族人多在凉州,不好不出力,让马休求了姜丁,郭若平调过来担任部司马。
张靖这话比扇郭若一个耳光还要狠,郭若只觉热血上涌,浑然失了理智,忘了不报职事不算公务,抡起腰刀,连刀带鞘朝着张靖头部猛然挥去。张靖见郭若不讲道理,内心深恶此人,当下侧跨半步,运劲在肩,用肩部硬抗一记,假装一个趔趄跌倒在地,嘴上喊道:“众人在旁边看清了,此人无故伤人,我有生命之虞,不得不自卫反击。”
张靖当即下楼,转过楼梯口时,见丘遵跟在后面,从怀里取出两百金银票,递给丘遵,道:“你回去交给丘弓,拿些钱补助一下丘领,剩下的留在村里作为基金,村民遇上天灾人祸,也好接济一二。”又摸出一张腰牌,道:“你我今日相识,也是一场缘分,他日遇到难事,可执这块腰牌hetushu•com去皇家别居右侧张府寻我,找不到时可去张家馆舍。”
张靖想了想,道:“这样吧,你就留在这家堵坊,暂时为沈姑副手。我交给你一个任务,你去城中堵场转悠一圈,发现黄巾子弟有赌博者,记下名单交给我。若是赌场有诱赌现象,赌场名单也给我,趁我未当差之前,先挑几家赌场再说。”
此人姓郭名若,凉州刺史郭图长子,原在益州担任军侯,因功升为部司马。上月司隶校尉轮换一批将校,郭图讨了马腾、韩遂人情,调郭若到司隶校尉中军担任部司马。郭若在益州时驻于建宁,人口大半是蛮人,平常呼喝百姓惯了,进了洛阳一时还未适应过来,若非有人提醒,只要他下令动手,张靖等人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
张靖最看不惯这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,冷哼一声,指着郭若大骂道:“你算个什么玩意!按军规不报职司者,不算公事。你就是披着这身皮,你也就是个啃爹族,想让小爷跟你走,你得胜过小爷的拳头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