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07章 揍完再到军法司!

郭若唯唯诺诺,不敢开口,跟在姜丁身后进了军法司衙门。姜丁进门时昂首阔步,进门见关平苦笑着迎了出来,便感觉不对,扫视室内众人,见到张靖之时,心中恍然明悟,暗骂郭若真是不知轻重。
郭若正是六神无主时,连忙让这名都伯去追庞御。郭若自始至终并未报名,众人皆不知他的身份背景,庞御听那名都伯说完,不由愣了愣,追上张靖,附耳说了几句。张靖听是郭图之子,并未当回事,对庞御说道:“你族人多在凉州,不好参与这事,寻个借口两不相帮便是。”
姜丁今日当值,接了军法司通报,让人先打探明白情况,听说郭若违规在先,挨这次打也是活该,但若再受惩治,他的脸上也不好看,听说军法司轮值校尉是关平,亲自过来讨个人情,见了郭若虽然破口大骂,其实存着保他之心。
郭若见士兵只是吆喝,不敢上前,怒道:“阻挡者同罪,杀无赦!”
和*图*书庞御退到路侧,对那名都伯苦笑一声,道:“我等平常皆以四哥马首为瞻,周树等黄巾子弟占了大半,我在其中人微言轻,此事方才向四哥说了,四哥说不相信世家子,只说以公对公,不想私了。”
碰巧正是关平当值,见一群人嚷嚷着进了衙门,抬头一看,见张靖领着一伙将门之子进来,心中暗自叫苦,却又躲不出去,硬着头皮叫众人进来,问了情况,让人去传司隶校尉辖下相关众人。
周仓、刘辟、龚都都是关羽部将,若是关平开口,周树等人确实不好继续纠缠,郭若闻言大喜,求了颜良书信,匆匆去寻关平。
周树等人听郭若下了这道命令,大家立即围拢上前,结成人墙护住张靖。周树指着近处一名都伯,骂道:“这个杂种寻死,你们也要跟着寻死?若非看着你们脸熟,就是胖揍你们一通,你们也得受着。”
郭若也是再无办法,m.hetushu.com只好带伤策马,匆匆去寻文丑、颜良。寻到文丑家里,听说在宫中当值,又去颜良府中,幸得颜良在家。郭若此时急了,不敢隐瞒,将此事经过详述一遍。颜良熟知京城故事,一听便知郭若撞在张靖手里。郭若不知死活,不按军规行事,被张靖抓住由头,怎会有好果子吃?
郭若还未赶到,口供已录得七七八八,郭若赶到之时,迎面正好遇见姜丁赶到。姜丁见了郭若,狠狠瞪了一眼,骂道:“你说你丢不丢人,最根本的执法程序都弄不懂,被人狠揍一通,这理跟谁说去?还杀无赦!杀无赦!你敢杀了谁?那帮衙内少了一根毫毛,能闹得司隶校尉衙门不得安宁,你多大的官?芝麻大的小官敢在京城如此猖狂?”
未等周树说完,郭若已是呆若木鸡,谁能想到张靖身为平民,身边都是开国将军之子?不说别人,就是身为吴妃外甥的吴为,也不是他可以得罪和-图-书的。刚才郭若下的军令,可是杀无赦,诸人老爷子若是得知,还能饶过自己?
都伯急忙赶回来,照实向郭若说了,郭若知道强行阻拦更不可取,急得团团乱转。身侧一位亲兵道:“文丑、颜良两位将军是陛下亲卫将领,若是请两人出面,军法司能不给面子?”
袁绍旧部文武关系一般,武将首领鞠义与逢纪、许攸不合,文臣之间彼此也不融洽,郭图、逢纪与许攸、审配不合。颜良知道那头是皇子,岂能趟这浑水?又别不过面子,想了一会,道:“我待会要去宫中轮值,不能陪你同去,我与军法司校尉关平熟悉,写一封信给你,让关平照量着办吧。”
姜丁姜家家生子出身,走到张靖面前,不好当众行礼,附在张靖耳边道:“外人面前不便行礼,四皇子见谅,既然那厮惹了殿下,待会我给你出气。”
郭若这时恢复些力气,捂着脸,上前问周树道:“你们都是何人?”
郭若www.hetushu.com求了颜良手令,愣是没用上,这下削职为卒,处罚也严厉了些,但在公堂之上,如何呈上手书?郭若垂头丧气,接了处罚书,狠狠瞪了张靖一眼,愤愤地出门而去。
周树冷哼一声,道:“不是要杀无赦吗?我们今天在这里不跟你理论,待会军法司见。老子姓周名树,老爷子名叫周仓。”指着身边众人诸一介绍,道:“这是偏将军刘辟之子刘开,射声将军龚都之子龚省,大将军府仓曹黄曲之子黄京,振威将军裴元绍之子裴宁,奋威将军韩忠之子韩汀,凌江将军蒋钦之子蒋经,荡寇将军庞德之子庞御,建忠将军吴懿之子吴为。”
此事过程明明白白,郭若自始至终没有说明身份,动手在先,张靖自卫打伤郭若,并无处罚张靖的理由。郭若执法时违反法令在先,乱下军令在后,严重触犯军规。关平与姜丁商议一会,当堂下令:“免去郭若官职,降为普通士兵,留在军中戴罪立功。”
郭若心和-图-书道那边最小的也是营将之子,颜良不去,寻个校尉应付差事,能有何用?当下又苦苦相求。颜良道:“即使我过去,那帮浑小子能听我的?关平是关羽将军义子,他若代你说情,这事或能过得去。”
一位老什长见情况不妙,估计要出大事,连忙上前,小声说道:“这几人我瞧着像几位衙内,不若问问出身,刀枪无眼,万一有勋贵子弟怎么办?”
周树此时得理不饶人,大嗓子吆喝一声,道:“这几位军爷无故寻衅滋事,诸位随我等去军法司做个见证。”
郭若一听知道事情要坏,今天这事倘若按照规矩来,事情不至于收不了场。结果为了这个面子,咬着牙不报执事,挨了一顿胖揍不说,还会受到军法惩治。见周树等人护着张靖,排众而去,都往军法司方向行去,心中暗骂逢江一通,站在原地又气又急。旁边一位都伯道:“庞荡寇出身凉州系,其子庞御也在其中,何不求他告个饶,免去军法司这趟祸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