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16章 黄家谋主黄承彦!

张靖进宫至此,算是诸事圆满,即使再稳重也未免喜形于色。张靖兴冲冲出宫,来到路口时,犹豫一下,让车夫先去黄承彦家。
张靖抬头环视一遍,欲言又止。姜述摆了摆手,让左丰领着侍人女官下去,笑道:“以前惹祸不断,也没见你这般郑重认错,这次犯了什么大错?”
张靖神态与平常的坦然无惧不同,给姜述请完安,在书案前方长跪不起。姜述甚觉诧异,问道:“老四又犯了错?”
姜述低头看着案面,不知在想什么,略停一下,这才拿起笔写了一张便笺,递给张靖道:“这是赐给黄家女的手谕,你出示黄家女后,派人给黄澄送去。这事不管如何,有些伤风败俗,黄澄这人很讲原则,我与你母妃都去信,他虽会应允,心里却未必舒服。你近日去见一下黄承彦,黄承彦足智多谋,在族中威信最高,若他答应帮忙,这事就会简单许多。”
张靖尴尬地笑笑,道:“只能向父www.hetushu.com皇说明实情,若是父皇允准,这事或会隐瞒过去。”
姜述事务虽多,但是每隔两三日必看一遍诸子女的相关情报,对于张靖的人际关系了如指掌,张靖说出姓氏,姜述就猜出是黄澄之女。
张宁道:“这事不要紧。司马俱是你外祖父小弟子,能言善辩,可以信赖,现驻于城阳,距离威海很近,这事交给他办。”
黄家族长是嫡系长子黄祖,黄祖是黄承彦兄长,现在交州兵曹担任营将,洛阳赐宅在武将聚居区,方向在皇宫西南,距离皇宫南门不远。洛阳黄宅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大院,东院是黄祖一支,黄祖长子南军校尉黄射在此居住,代父掌管黄家族中事务。黄承彦属长房次支,居于西院,单独开门。南院在黄府大门对面,北向开门,门楼比黄承彦居处大门更小,官职较高的在京黄家近支子弟居于南院。北院面积最大,分出不少小和-图-书院,是黄家在京旁支远支子弟聚居处。
张靖思忖一会,道:“不妨,贵妃一直视三哥为主要对手,即使知晓此事,储君未定之前也会压住这事,日后好以此事与我们谈判。父皇若是默认,贵妃日后即使张扬这事,对我们影响也不是很大。只是黄澄那里,求得父皇旨意,再讨月英姨娘书信一封,需要派名能言善辩的心腹过去游说。”
张靖默想一会,道:“我意先求父皇一道旨,赐予菲羽婚约,以安黄澄之心。黄澄无子,菲羽若有所出,择一子继黄澄之祠,以此补偿黄家,黄澄或会答应。”
所谓隔代亲,姜述听闻这事,并未大发雷霆,内心反而喜出望外。姜述为人沉稳,并未形于颜色,站起身踱到张靖身旁,把了把张靖的脉,闭目感觉片刻,道:“你筑基已经大成,是否真元之体于修炼影响不大。”然后走回书案后坐好,道:“黄家女是黄澄之女?
管家名叫黄顶,年约http://m.hetushu.com三旬,短小精悍,闻言略想一下,道:“是。车驾十分豪华,门徵写了一个张字,护卫皆披制式甲衣,看那阵势,比豪门大族还要场面。”
张靖显得垂头丧气,道:“儿皇犯了皇家规矩,没守住真元之体,导致黄家女受孕。”
张宁想了想,长吁一口气,道:“这事瞒不过你父皇,你如何向你父皇交代?”
做通黄月英工作,讨了她的书信,张宁母子又分头行动,张宁寻步练师商议这事善后事宜,张靖到御书房给姜述请安,寻找机会向姜述说明这事。
娘儿两人正商议时,黄月英被请了过来,彼此问安坐好,张靖神色尴尬地说出菲羽一事。黄月英虽是汉夷混血,但若论起心智,宫中后妃唯辛宪英可与她比肩,黄月英听完张靖期期艾艾说完,大约猜出张宁母子心意,正色道:“这事关乎黄家门风,若是事情能够瞒得过去还好,一旦事情泄露,菲羽清誉受损不说,对黄家也是一和图书件耻辱之事。这事若能控制得住,我写一封信倒是小事,但是黄澄性情刚直,得派人好好劝导一番方行。”
这事到了这步,张靖也隐瞒不住,就将与菲羽交往之事从头说了一遍。
姜述听完,略想一下,道:“你想求道旨意简单,大婚何时举行?”
黄承彦不愿就仕,多次推辞朝廷征辟,荆州建立国学分院时,筹备期间做过很短时间的分院长,诸事理顺后便辞职还家。后来黄承彦读了姜述所著的《格物基础理论》,就此迷上了格物,入职到洛阳国学格物研究院担任副院长,一边学习理论知识,一边研究格物课题。
张宁又道:“情报系统力量强大,神鸟系统有你步姨娘在,情报司如何瞒得过去?”
荆州黄家智谋之士当属黄承彦父女,宫内有黄月英,宫外有黄承彦,皆知姜述内心深忌世家,黄家平常行事十分低调。黄承彦之妻是蔡讽之女,蔡瑁、蔡姬的长姐,蔡家无智谋高深者,蔡瑁一向对姐夫黄承彦和-图-书言听计从,蔡家受黄家影响,行事也很低调。
世家掌控汉朝朝堂多年,姜述深忌之,情报系统大半精力用在探听世家相关情报。黄家、蔡家这般行事,甚合姜述胃口,因此姜述对黄家、蔡家印象不错。
时近年关,按照惯例,宫内宫外十分忙碌,姜述的事情却不是很多,午后在御书房召人议事完毕,提笔写了几幅字,刚要去北宫给太后请安,张靖这时闯了进来。
黄承彦年近五旬,长相儒雅,须发虽已斑白,身板却十分硬朗。黄承彦坐在书房,拿起拜帖看了看,狐疑地问管家,道:“临淄张家?来者是位少年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若是迎娶黄家女,就得考虑迎娶王家、荀家及毋丘家诸女。儿臣国学刚毕业,历练不足,现在不想大婚。再说,儿臣也不想破坏父皇定下的规矩,若我婚事抢在大哥、二哥、三哥前面,心里感觉不妥。我与母妃与月英姨娘商议,想说服黄家,既要生下这个孩子,又要将婚事拖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