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17章 殿下现在有几妻?

张靖从威海归来之时,曾与黄澄秘密定下与菲羽的婚约,并就相关问题达成密议。黄澄知晓事关重大,未得张靖允许,未向黄家众人说明,其父黄祖、叔父黄承彦等也不知与张靖联姻之事。黄承彦心思转得极快,见张靖期期艾艾,便猜出其中大概,见张靖停下思量说辞,笑道:“殿下莫非相中了我家羽儿?这是好事,黄家上下定然不会反对。”
黄承彦学识渊博,才智出众,是黄家上下倚重的谋主,见张靖举止风度,便知此人出身不凡,听到懿旨两字,心中猛然省起张靖身份,连忙挥退下人,起身来迎,笑道:“不知殿下亲至,请恕老朽无礼。”
张靖身份尊贵,按照常规,黄家须开中门迎客,在正堂述话。黄承彦想请张靖移到正堂,却被张靖止住,两人就在书房分主客坐下。张靖摸了摸鼻子,神色有些尴尬,道:“此次前来,实为黄澄将军独女菲羽之事而来……和-图-书
格物研究院编制属于国学,但职能主要是研究,人、财、物均是单列,公房也并未随国学迁往外城。黄承彦平常十分低调,国学迁校以后,只是去过几次新校,张靖在国学名声虽响,黄承彦却并不认得。
黄承彦异道:“得拥披甲护卫者得三品以上,军中诸张皆非青州人?青州何时出过张姓高官?说有什么事吗?”
黄承彦神色大变,暗道张靖背后黄巾系军方实力强横,若有王家和荀家支持,朝堂势力将会暴增,比何家支持的姜逆和甄家支持的姜中潜势力要大得多,无论是姜中或姜逆继位,都是主弱臣强之势,这是取祸之道。姜述精明多智,怎能任由这种状态出现?莫非……
黄承彦见张靖如此坦诚,自承过失,并未因此轻视,神色反而凝重起来,道:“还有谁家女子?”
张靖答得十分有意思,表面上说无意争储,但骨子里却非如hetushu.com此,目前不想并不等于以后不想。黄承彦定睛仔细打量一遍张靖,招呼张靖用茶,自己也呷了一口茶,斟酌一下,道:“殿下这话到底何意?”
黄承彦心道:“王家虽是日落西山,但是底蕴依在,荀家却是如日中天,莫非两女不是嫡女?”
张靖盯着黄承彦,思忖良久,缓缓说道:“颖川荀家、太原王家。”
张靖摇摇头,道:“目前不想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我与菲羽婚事已不可能更改,这事都怪我孟浪下作,惹下的风流债太多,父皇那里也难为得很。”
张靖与黄承彦初见,直接将事情说明,有些交浅言深,但菲羽有孕,却不能拖延时间,刚才开了个头,心中便犹豫不决,言语期期艾艾,这下被黄承彦接了话去,思路反而清晰起来,顺着这话往下说道:“其实我与黄澄将军已经定下婚约,父皇也已允准,但又因为某些原因不便公和图书开,上午与黄姨娘商议,姨娘说此事事关重大,特来向国丈问计。”
黄承彦平常虽然低调,但身为黄家谋主,又是国丈身份,远离朝廷中枢,冷眼相观,反而看得十分清晰,知晓诸子渐长,夺储风波将临,早已做出黄家绝不参与的决定。在黄家心目中,夺储希望最大的是姜中和姜逆,至于张靖、董名这些出宗皇子,并不在夺储之列。张靖身为黄巾少主,是夺储诸系争取的对象之一,只要保持中立,就可立于不败之地,因此黄承彦听说张靖与菲羽定婚,便认定是一门绝佳的联姻。
黄承彦异道:“毋丘家只是小族,这……”
黄承彦听到这里,已知姜述不让公示婚约的用意,心底不由惶恐起来,暗道黄家不愿卷入夺储之争,但以张靖目前已经拥有的潜势力,若是其余皇子登位,如何愿意张靖独大?菲羽嫁给张靖,说不定会给黄家引来灭族之祸。但这圣旨已出,如何能够更http://m•hetushu•com改?若想避免未来灾祸,黄家只能被张靖捆在一辆战车上,帮助张靖夺嫡。
张靖进了书房,见黄承彦高坐堂前,并未起身相迎,知黄承彦并未猜出他的身份,守着下人并未暴露身份,拱手为礼,道:“在下张靖,奉懿旨来此,有机密事相商。”
黄顶道:“只说从东北方向而来,有机密事情与主人商议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我的几位年长兄弟,有能力得任储君者不少,各有各的势力,现在贸然卷入其中并非好事,所以父皇询问我是否归宗时,我坚辞不就。”
张靖见黄承彦神色变幻,接着说道:“一女是王家嫡女王熙儿,其父是王永。荀家女是文若公的嫡女。”
黄承彦想到这里,笑道:“这事月英就可决断,何须来寻老夫?”
黄承彦又是一惊,道:“陛下有意让殿下归宗?”
黄承彦定定心思,道:“殿下有意争储?”
黄承彦略想了想,道:“你先将此人m.hetushu.com引到书房,然后将车驾引到侧院安顿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菲羽嫁过来以后,未必是正妻身份。”
黄承彦心思急转之时,张靖道:“父皇曾言,若在大婚之前储君未立,王家女、荀家女包括菲羽,都不能成为正妻。”
黄澄之父是黄家族长黄祖,黄澄目前是营将级别,年纪不大,还有上升空间,是黄家重点支持的下一代核心,在族中地位非同小可。黄澄只有菲羽这个独女,菲羽嫁给张靖为正妻,是黄家一件喜事,但若是侧妻,黄家脸上就有些难看。想到这里,黄承彦眉头一皱,道:“正妻是何家女?”
张靖道:“是毋丘家女子,但未最后确定。”
黄承彦原本在案几后跪坐,闻言身板猛然直了起来,脸露惊容,道:“陛下已经允婚?”
张靖苦笑道:“父皇已允了王家和荀家,通知女方父亲时,严命大婚前不得公示。我与菲羽已经得了婚约旨意,这些隐密说与国丈,万望不要外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