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20章 将四侠说成妓女?!

“应该没错,时老虎迎上去了。头前那位气质高贵,相貌英俊,应是俊俊侠。胖头大脸那位应是肥肥侠,又瘦又高那位应是箸箸侠,剩下那位就是方方侠。”
只要加入反诱赌联盟,就能表达再不诱赌的决心,还能与同行形成合力,达到区域垄断,若是联盟再紧密些,还可以资源共享,降低运营成本。诱赌像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江湖人讲义气,在场者多是血性汉子,自是纷纷叫好。
马落宣布赠股张靖后,各家赌坊东家纷纷发言,表示以前诱赌不对,以后坚决不再诱赌。马落趁热打铁,道:“诱赌让百姓愤恨,大家既然表了决心,我们成立一个反诱赌联盟,以后不仅我们不诱赌,若有诱赌的场子,我们就联合挤掉他们,大伙说好不好?”
这个消息传出,有诱赌行为的赌坊慌了手脚,连忙撤回在外诱赌人员,高调宣布从此禁绝诱赌行为。除此之外,与蒙面赌神有关的马家赌坊,派人m.hetushu.com详细打探情况后,今晚趁着群雄汇集,当众宣布赠股张靖。
时迁也是老狐狸,见王越不派弟子去送请帖,而将这事推开自己,晓得其中必有道道,捎完信回到馆舍,派人探听原因。不久弟子打探明白,将张靖暴揍郭若的前前后后,加油添醋说了一遍。时迁弄明白原因,猜测郭若应是得人指点,托了人情让王越从中调解。
时迁知道张靖皇子身份,早早来到馆舍门口迎候。时迁辈份很高,出入馆舍的常客有不少江湖人,见时迁在外候客,不由好奇地打听,才知道王越今天约见国学四侠,托时迁出面张罗。
“怡红院是你说的,我想说的是蒙园。四侠若是听说你的编排,怕会去挑你的场子,将四侠说成妓女,不是找打吗?”
马落十分精明干练,吩咐人给院中各桌加了一瓶酒,然后举杯敬酒,朗声说道:“我们马家赌坊听说,今日帝师约战国学四侠http://m•hetushu•com,在此开设赌局,押帝师赢的五赔一,押国学四侠赢的一赔三,押平手的一赔十。马家赌坊欠了俊俊侠天大的人情,开局之前,我代表马家赌坊宣布,赠送俊俊侠马家赌坊四成股份。”
“帝师来了,四侠迎上去了,说说笑笑的,真要开战?不像啊,莫非有人慌报军情?”
众人扭头看时,见院内、大厅各有一桌挑出小旗,上面写着“时记馆舍实战开赌”。这时王越和国学四侠都进了房间,众人各自归席,江湖人赌瘾大,有人开始来问开赌规矩,开出的盘子是:赌王越赢的五赔一,赌四侠赢的一赔三,赌打平的一赔十。
张靖上午在逢家赌坊赌斗,这事外界流传不广,赌界同行却很快得到消息。各家赌坊得到的消息,重点有三条,一是逢家赌坊与俊俊侠推牌九,连分九把瘪十,输掉大量现金,最后将赌坊也押输了;二是俊俊侠就是赢了神手张的蒙面赌www•hetushu.com神;三是逢家赌坊被挑的原因,是俊俊侠看不得赌场派人诱赌。
时家馆舍很有特色,与寻常馆舍不同,布置皆按江湖规矩,后面设有练武场,经常有人在此比武切磋。自打国学四侠扬名,国学一批少年也心慕江湖,听说时家馆舍有江湖特色,没事就来开开眼,时家馆舍因此生意火暴。
这个消息流传出去,原话被加油添醋,变成王越约战国学四侠。王越帝师身份,人称江湖第一剑客,在江湖中声望极高。与王越相比,国学四侠只是刚出道的雏儿,根本不能相提并论。传言若说是国学四侠约战王越,众人会嗤之以鼻,以为这是四侠提升名望的炒作,理都不会理。但这是王越约战国学四侠,又出自时迁之口,足以证明国学四侠实力非同一般,今晚这次对决应该精彩绝伦。消息流传开来,不一会传遍四城,京城各个堂口都得到消息,大家蜂拥而来,时家馆舍连院内也摆满了酒席。
“我说谁给起的http://www.hetushu•com绰号,俊俊、肥肥、箸箸、方方……听着似是进了……”
“来了,就是前方那四位。”
若是其他皇子,王越肯定想也不想,就会一口应允下来。听说此事涉及张靖,王越却不敢轻易张口。王越平常差事少,在家时间长,张靖上午的故事还未流传开,王越并不知道此案过程。王越详细询问情况,见与冯崧案如同一辙,但情况并不严重,影响也不大。王越犹豫一会,待要推托,又却不过面子。听袁谭语气,也在遮掩张靖身份,以自己的身份,若是直送请帖,有暴露张靖身份的可能。王越想了一会,招呼一名徒弟,道:“你去寻时迁,让他来府上一趟。”
“刚才说话的跑那去了?吓跑了?我说你方才说的蒙园,也不对,将四侠说成幼童,不也是骂人吗?你别跑……”
将到饭时,众人皆不就座,三三两两散在门外,以期先睹为快,瞻仰国学四侠的风采。不一会工夫,西方大道驰来十余匹马,来到时家馆舍和_图_书门前,骑士们翻身下马,将马匹交给伙计,往馆舍门口走来。
时迁先前收刘晨为记名弟子,并没教过刘晨多少武艺,只是因为刘晨拢了不少帮闲痞子,可为馆舍解决不便出面的麻烦事。刘晨后来被接进宫中,高贵的身份也逐渐流转开来,时迁师徒似捡了个大元宝,身份骤然提升不少。
“怡红院。是吧,这位大哥的想象力太丰富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四侠晚上在时家馆舍的消息传出,涉嫌诱赌的赌坊东家今晚也赶到此处。这些人的目的与马家赌坊不一样,他们想向俊俊侠表示不再诱赌的诚意,求俊俊侠放他们一马。
主持赌局的人姓马名落,马家赌坊老板马昌的长子,马超的堂侄。上次马腾与张世平赌斗,起因就是马家赌坊,若非张靖为马腾赢回六十余万金,马家能否破产不说,马家赌坊破产是肯定的。
众人议论纷纷,像过节一样热闹。这时大厅内有人招呼道:“马家赌坊现场开赌局,大家只要有钱赌,马家赌坊就有钱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