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24章 蜀山高手约战张靖!

这次张桂保遍寻高手挑衅张靖,求到张世平这里,正好段卫即将换值,就将段玉派了过来。段玉一生大半时间在蜀山派修炼,不谙世事,待人实诚,而且极重允诺,既然得了张世平的命令,这趟差事即使得罪人也不顾惜。
若是段玉不报玉霄道长名头,张靖败在无名小卒手下,声名自会大落。段玉现在报出是玉霄道长师弟,比张靖足足高了三辈,张靖只要场面上输得不难看,名声的确无碍。王越略想一想,点了点头,自个儿坐了下来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望了张桂保一眼,脑中急转,站起身来,对王越抱拳说道:“蜀山派既然点名寻我,还是徒孙处理这事,即使落败,于国学四侠名声无碍。”
待掌柜放好小盒,张靖朗声说道:“今晚成立反诱赌联盟,是件于国于民的利事,相关人还要盟誓签约。比试完这场,决出胜败,请恕国学四侠不再接受其他挑战。”
张靖招呼m.hetushu.com过掌柜,让他去取两个木盒,并取一堆苹果上来。不一会,掌柜带个伙计,拿着小盒及苹果上来。张靖挑出两个苹果,递给掌柜,道:“掌柜,你让大家皆看看苹果,有无伤痕,若是大家皆瞧明白了,就放在盒里,我好与段大侠比试一场。”
段玉身为长辈约战,张靖提出比斗方式,若是再不应允,就显得说不过去。段玉道:“请便。”
厅上众人听到这里,感觉段玉这老一辈人,挑战刚出道的少年,不是欺负人吗?纷纷喝呼起来,指责段玉以大欺小。王越在旁本不想插手,这时也按捺不住,起身道:“段兄,在下王越,请问玉霄道长与您怎么称呼?”
大家本想看王越约斗国学四侠,这下场中局面大变,段玉先前约战俊俊侠,两人年纪差距很大,大家皆有不平之心。这时段玉报出身份,竟是大名鼎鼎的玉霄真人师弟,真论起来,比王和图书越还要高一辈。人的名,树的影。玉霄道长师弟名号说出口来,场中众人顿时静了下来,继而七嘴八舌小声议论起来,但无人再高声指责段玉。
张靖所言,将厅中人的思路都绕到赌术上,要说比试武艺,以苦练数十年的修为,挑战刚刚成人的张靖,不是大人欺负小孩吗?张靖将这种不合理公示于众,自认武功不足,转到赌术上,不仅面子无亏,反而贴切众人讨论的话题。
张靖这么一站,有若渊停岳峙,气势非凡,众人不用看两人交手,但看张靖气势,并不弱于段玉,原本以为这是场胜败早分的鸡肋之战,此时不由纷纷提起兴趣,挤上前来围观。
段玉在京城已有一年,众人多不认识段玉,段玉却认识王越,余人顾忌王越的身份和张靖的赌术,段玉却无任何忌惮。这时受了张桂保授意,缓步走向前来,一直走到主席旁边。众人见段玉年纪不小,又是高手风范,和_图_书皆以为段玉是老一辈人,向王越或时迁敬酒,不料段玉在张靖身前立定,抱拳说道:“在下蜀山派段玉,听说俊俊侠手段了得,能否指点在下一二?”
段玉不擅言辞,被张靖将话绕开,扯到赌术上,所言又有道理,一时不知如何答话才好,扭头看向张桂保。张桂保见张靖避实就虚,就知段玉这样的老实人,若与张靖打这些机锋,怕是不用交手,就会被套进话中,不战自退,心中也是暗暗着急。这时见段玉望过来,张桂保伸出右手,做了一下挥击动作,意思就是别说废话,直接动手击败张靖再说。
掌柜闻言先让段玉验过苹果,又遍示一圈,有几人拿在手中转了转,都点了点头。掌柜将两个苹果装在小盒中,一手托着一个,问张靖道:“接下来应该如何?”
王越立起身来,道:“原来是玉霄道长师弟亲至,在下失敬。张靖是我徒孙辈,与您交手辈份差得太大,我与段兄切www.hetushu.com磋一二如何?”
张靖道:“你再取一张案几,将两个小盒分置案几上。”
张靖善于观察细节,众人喝采时,张桂保那边不动声色,就已引起张靖注意,问道时迁张桂保来历,听说张桂保是神手张之子,心中警惕心便生。段玉走近前来,张靖早已注意到,见段玉说话时中气十足,双目隐有精光,就知此人身手了得。守着众人之面,张靖不能不理,也不能避而不战,当下站起身来,笑道:“在下擅长赌术,武功虽也勤练,但与阁下差得很远,阁下说指点一二,实在让我汗颜。不知阁下是请教牌九还是色子?”
王越说话时,厅内十分安静,众人听到这里,又小声议论起来。今晚这事有意思得很,本以为王越约战国学四侠,没想到俊俊侠竟是王越徒孙,这次要为俊俊侠出头,显然关系很近。
张世平是世间巨商,与姜述交往多年,合作过不少项目,是经常出入皇宫的数名巨商之一,http://m.hetushu.com在商界赫赫有名。张世平这样的巨商,十分注重人身安全,身边总有高手护卫。张世平与玉霄道长有些渊源,身边高手多有出身蜀山派者,年初一名护卫高手年老请辞,张世平写信给玉霄道长,求荐一名护卫首领。玉霄道长想起段京,武功高超,家世富裕,心性豁达,就荐举了段京进京。段玉正好静极思动,听说这事便允了下来,到了京城,被张世平用为护卫首领,任务不重,每天分两班护卫张世平左右,年薪极高。
段玉转向王越,恭声答道:“玉霄道长是在下师兄。”
时迁这时指挥徒弟伙计,将中央数桌往外一搬,空出一块偌大的场地。张靖缓步走到段玉面前,道:“张靖不才,得遇高辈高手,是此生的荣幸。今夜群英荟萃,弄刀使枪,显得有些不应景,不如我与前辈来场文斗,权当逗大伙一乐。”
段玉得了暗示,又向张靖施了一礼,道:“在下不会赌术,只会些粗浅把式,请阁下赐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