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25章 张家输得不冤枉!

段玉表演完毕,大家都去瞧张靖,见张靖正在大口吃着手中苹果,只剩一个果核,往角落垃圾堆里一扔,掏出汗巾擦了擦嘴。张靖见众人皆望过来,取出宝剑,缓步上前,将手探向小盒之时,余光只见段玉脸色一变,张靖叹息一声,颇含深意地望了段玉一眼,缩回手来,取出宝剑,隔着好远,比量一下,发力一挥。
张靖这话说的有理,众人挑不出什么不是,张桂保瞧不出张靖到底要比什么,但内心早已认定张靖必输。张桂保与张靖没有深仇大恨,又担心张靖日后去踢他的场子,只想落一下张靖的面子,也未提出异议。
张靖往前方伸手,礼让段玉道:“段大侠请,两个小盒随便挑。”
段玉走到两个小木盒前,先检查有无伤损,走到远处小盒前站定,拔出宝剑,蕴了蕴劲,只见宝剑缓缓下落,剑气至苹果大致所在时,宝剑猛然发力。大家见小盒下部被剑气裂开一道口子,伤损并不严http://m.hetushu.com重,总体还能使用,待掌柜上前取出苹果,见苹果已经分成两半。这手绝活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样,众人虽觉段玉有以大欺小之嫌,但段玉露出这手,可以称为剑术大家,都纷纷喝彩。
一切准备妥当,张靖笑谓段玉道:“阁下腰悬宝剑,必是剑道高手,我就与阁下比试点剑上的小技巧。”
众人见小盒丝毫不动,只道张靖功力不及,隔得又远,这次失了手。这时只听张靖道:“里面苹果已分为两半,只从外观上说,是不是在下赢了?”
剑气修炼极难,百人练剑,未必有一人练出剑气,但是段玉这个年纪,出身大派,又是内外兼修,练出剑气并非异事。段玉也不否认,道:“只是略有心得,不敢说有小成。”
张靖并未继续,而是收回手来,说明他已知此中秘密,这次算是以德报怨,给了蜀山派面子。这时上前数人,正要探视,却被张靖阻住道和图书:“大伙只看外观,小盒可有损坏?”
张靖拿起这个苹果,将两个苹果合二为一,捏在掌中,却见苹果纹丝合缝,竟无半点缝隙。张靖笑道:“切苹果只是小道,以段大侠的功力,比这个就太儿戏了。剑气如剑法一样,不仅要有力道,还要有技巧。在下与段大侠比试的,就是要切盒中苹果,木盒硬,苹果软,木盒尽量不伤,又让里面苹果断为两半,木盒伤损轻的赢,段大侠以为如何?”
正在这时,只听一人抚掌道:“精彩,确实精彩,张家这次输得不冤。俊俊侠这次赢了,张家也不能不意思意思,张家赌坊也与马家一样,赠送俊俊侠赌坊四成股份。还有,反诱赌联盟是件好事,我张家赌坊也与大伙共同盟誓。”
张靖方才露了一手,显然剑气已有小成,段玉心道别临老被雁啄了眼睛,心中已是暗自警惕,不敢大意。张靖提的比斗办法,委实考验对剑气的运用,剑气临近木盒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之时,力度很柔和,贴近苹果时才猛然发力,这样苹果可以一分为二,外面木盒未必损坏太多。对于剑气的运用,段玉虽然不敢小视张靖,但自认为肯定要比张靖做的好。
众人看不出门道,但是场中高手如王越、时迁包括段玉,细看苹果伤痕,又走到张靖挥剑比试一下,都是揣摩张靖发力时的力道控制。段玉用的是真功夫,张靖用的是五鬼搬运大法,将手中早已削成两半的苹果换入小盒内,又将另一个苹果吃进肚子里,挥剑只是做个样子,众人又如何能体味得出其中窍门?
这场比试虽不激烈,但是十分精彩,众人虽未得观王越与国学四侠比试,但见识了高水平的剑气比试,都不由连呼过瘾,算是开了眼界。
张靖又道:“剑法练到极至,内气可以御在剑上,产生剑气,伤人于无形,以阁下的内功,剑气应已练成,在下没说错吧。”
话说到这里,只须打开小盒,苹果若是分http://www.hetushu.com成两半,这场文斗则以张靖获胜告终。张靖向段玉拱手道:“多谢前辈容让,小盒外表虽然完好无损,实则一碰即碎,我取了一个巧,得前辈相让,勉强胜了这局。”
数人从近处看了看,见小盒外表完好无损,若是里面苹果已经分成两半,与段玉那个明显有道裂痕的小盒相比,显然这场比试张靖已经赢了。王越、时迁包括张桂保上前看过,表示张靖这个小盒毫无损坏。段玉承了张靖的情,十分光棍地说道:“里面苹果若是分为两半,就算是我输了。”
王越、时迁等人为了避嫌,让不懂武技的掌柜上前打开小盒。果然如张靖所言,掌柜的手一碰小盒,就如碰到一堆腐朽多年的陈木一样,顷刻碎成粉末,里面滚出两个物事,细看正是那两半苹果。
张靖从苹果堆中取出一个苹果,拿到旁边一个案几上,从腰间取出长剑,疾快地一挥。说来也怪,宝剑距离苹果还远,可苹果从中间中分,分成两半在案几和-图-书上晃动。众人见状大惊,只凭张靖露出的这一手,在场众人就没有几人能够做到,暗道国学四侠风头正劲,果然不是幸至。
段玉心道,比试剑法,无非快、狠、准,当下点点头,道:“可以。”
话虽这么说,众人却从段玉洋洋自得的表情上,看出段玉剑气不仅已经练成,而且颇有成就。众人这时只觉心中纳闷,心道张靖就是打从娘胎练剑,只有十四五年工夫,即使练成剑气,也只是刚刚入门。以弱项迎战对手的强项,这不是没事找虐吗?
段玉方才检查小盒时,在张靖那个小盒上做了手脚,用了内力振动一下,小盒外表完好无损,但木质已是极其脆弱。张靖要检查木盒时,段玉心头陡然紧张起来,若是张靖继续检查,小盒被做了手脚的秘密立即就被公示于众,段玉虽可拒不认账,但毕竟有作弊的嫌疑,如何好意思再在洛阳待下去?张靖看过来的一眼,眼神若同有形,段玉心头剧震,这里面包含的意思,只有段玉心知肚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