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27章 谁来培养信鸽员?

姜述想了一会,道:“黄巾子弟都是贫苦百姓出身,各地人员又多,若是借助这个组织,费不了多少气力就会形成一个网络。你现在也有合适人选,这事你们自己去搞吧。”略一停顿,姜述问道:“你们信息通传如何处理?”
姜述想了一会,道:“信鸽并非什么太大的秘密,世家不是有人培养出来了吗?想训练成合格的信鸽队伍使用,形成覆盖全国的网络,至少得几年时间。这样,你挑选可靠的黄巾子弟为信鸽员,建立一条私密渠道。这支渠道只有你、我还有你母妃知道,雁儿心直口快,暂时也瞒着她。世家费心费力将信鸽系统建起来时,帝国军队也好打到罗马了,那时国外再无大敌,就将情报司改成国营邮政局,用于民用,世家彼时的脸色肯定会很精彩。”
少年营是个十分神秘的机构,成员全部是孤儿,自小在基地接受秘密训练,训练机构由于吉、左慈负责,文和-图-书武兵科教师皆是姜家族人,整个管理体系比神鸟机构还要神秘。少年营成员自小接受洗脑教育,以为皇帝献身为荣耀,人员数量不多,于吉、左慈亲自挑选,资质上佳。自首批孤儿入营,至今已有十余年,少年营数批弟子训练结束,分在各行各业历练,如今历练将成,已堪大用。
姜述此次轻车简从,除了张宁、张靖母子,只有许褚、典韦带着数名心腹随行,驾车的车夫、随行的内侍女官都是绝对亲信。车驾外表看来普普通通,许褚、典韦还易了容,皆着便衣。车驾从福利院南边小巷往西行,行到城墙根时,再往北行,此处交通闭塞,人迹罕至,车驾进了院子大门,不久停了下来。
少年营是姜述培养的终级力量,从不示于人前,即使张靖身为皇子,也只听说一点皮毛,对少年营的训练基地、训练科目、训练标准等皆一无所知。
张靖说出这话,心里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其实忐忑得很,若是姜述生出兴趣,一道口谕将这个组织纳入情报系统,张靖借口联盟打造情报系统的目的将会落空。但若不对姜述明言,姜述也会打听到详情,见张靖私自建立情报系统,定会心生忌惮。张靖认定姜述现在顾不上这个组织,只要清除情报司、神鸟机构世家子弟,情报司、神鸟机构会重新焕发生命力,比费心费力再打造一套系统简单得多,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会放任自己去搞。
母子两人议定人选,张靖又道:“情报系统需要信息快捷畅通,目前快捷通道掌控在情报系统手中,总不能借用情报系统通信网络,还是想法自建一套为好。”
姜述略想一会,道:“情报司、神鸟机构已被世家渗透,这条线想要保密,不能用两司人员,我会安排相关人员的。我先带你去少年营看看。”
张宁摇头道:“逢家等世家已培养出信鸽hetushu.com,已是公开的秘密,但扩散范围不大。若在联盟内部自建系统,需要多少人手?保密如何控制?既不能控制在朝廷手中,又不利于信鸽保密,这事你父皇不会放口。”
儿童福利院建在洛阳外城西北方向,背倚城墙,最西北角有处高墙垒成的院落,上面贴有军营标志。张靖到儿童福利院来到多次,平常皆以为这是司隶校尉部署的城防驻军,根本不会想到这所院落就是少年营训练基地。
这时女官进来,禀报道:“陛下已经返回御书房。”
张靖心中暗喜,摸了摸鼻子,道:“谁来培训信鸽员?”
张宁道:“我去寻你步姨娘商议,你先去给陛下请安,昨夜之事陛下肯定已经知道,你只字也别隐瞒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联盟成立原因是为了反诱赌,又不需要花费朝廷银两,这事我当初想也未想,就答应下来。昨夜我回去想了一会,又觉得赌坊多与世家有关联,这和*图*书个组织若是控制不好,可能会助长世家之力。方才我跟母妃商议,想调黄巾公会的刘怀,张家馆舍的周文,还有黑山丘家村的丘遵,以及新收的赌界高手沈姑过去,将这个组织的消息渠道和监督检查、后勤财务控制起来。除了探听诱赌相关信息,还可以了解底层百姓情况,探查世家机密。若自组建之初全部使用平民子弟,可以成为探听世家消息、了解地方政府、百姓生活现状的另一条渠道。”
张靖心思一会,道:“可惜我们在神鸟系统根基太浅,否则只须让神鸟机构派出一个小组,我们就可以利用神鸟机构的通信渠道。”
张靖过去给姜述问安,向姜述细述昨夜之事。姜述挥手让从人下去,笑容满面,道:“本以为你自此会消停下来,没想到侠名愈扬愈广。你的五鬼搬运大法使得不错,赢段玉赢得巧妙。既然成立起反诱赌联盟,就要好好利用起来,官府律法约束不到的灰色地带,需要有人和-图-书主持正义。”
张靖跟随姜述同驾,到了皇宫东门门口,车驾停下,不久张宁上车。姜述见张靖满脸疑惑,笑道:“除了于吉、左慈等基地管理人员,数你母妃最了解少年营。少年营管理基地就在城内,你曾去过儿童福利院,可曾发现什么异常?”
张宁当初成立一支基金,专门用于救助孤儿,又在洛阳建立一所儿童福利院,此后陆续在各州设立分院。现在大齐境内,根本见不到流浪的孤儿,都送去了儿童福利院,这项造福社会的公益事业,由张宁首倡并负责后续管理。
张宁眼神一亮,道:“有了,廖化长子廖新现在神鸟机构,可以跟练师说说,以潜伏在反诱赌联盟探听情况为由,让廖新组织一组人手过来。预先准备新暗语,就是借助神鸟通信渠道,也不会泄密。”
张靖心中暗喜,道:“现在还没想出办法,信鸽是军事机密,建造这套体系很难保密,暂时还是借用神鸟系统或情报司的通信渠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