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29章 设法控制反赌盟!

听完姜述那番真心话,张靖深觉责任重大,他现在刚刚踏上社会,还没有直正掌握权力,没有与世家一较高低的实力,只能将心事埋在心里,继续积蓄自己的力量。
这时张结进来,道:“刘怀、周文、沈姑、丘遵奉命前来。”
午后张靖回府时,神手张、马昌、梁学皆已到府。张靖让张结给张一安、张一全准备居处,派人引领两人熟悉周边环境,来到客堂与神手张等人见面。张靖曾经与神手张对赌过,与马昌朝过两次面,梁学却是初识。
姜述分配出十六名弟子,配给八名子女,余者还有十七人,暂归张宁管理安置。张宁讨了两名女弟子给张雁,又讨了两名女弟子卫随左右,其余十三人暂且安置在黄巾公会,另有任用。
神手张是张世平族弟,大名叫世江,想是得了张世平暗示,明白张靖身份绝不一般,对张靖早去了敌意,神态十分恭敬,朝张靖拱手为礼,笑道:“我是俊俊侠手http://www.hetushu.com下败将,在家纳了许多日子的福,早就没了雄心壮志。这次被俊俊侠点将出山,又想给后人搏点好声名,能力虽然不行,但定会鞠躬尽瘁。梁东家与马东家正当年,以后还需要你们多出力。”
少年营弟子皆是孤儿出身,至今并无名字,只有编号。张靖挑了两名弟子,一人编号是十一,另一人编号是二十三。因为随身护卫张靖,便随张靖姓张,两名弟子得姜述赐名,因是少年营首批弟子,首字都取一字,年长的取名叫张一安,年纪稍小一些的取名叫张一全。少年营从小便由于吉、左慈调教,两人年纪比张靖略大几岁,一身艺业委实不低。张一安脸色黝黑,身材瘦小,像个小铁疙瘩;张一安身材长大,长相不俗,脸色又白,外表似大家公子;两人在少年营武技水平最高,张靖上前试了试招,艺业在周树等人之上。
诸家形成合力,要想获利不www.hetushu.com难,联盟中尽是赌界高手,诸家合力背景又深,不需依仗张靖的背景,也不怕他人来找麻烦。未入盟的赌坊,若不乖乖加盟,神手张等人去踢场子,只是一件小事。由联盟确定各种规则,避免恶性竞争,又都依法经营,利润空间提升,又免去了人情往来的费用,各家交纳一定数量的加盟费,真正算起来成本并未增加。
梁学先前见府上车驾有黄巾标识,心里就在暗自琢磨,开始还以为张靖与张牛角、张燕父子有关,现在听到这话,怎能猜不出来?道:“原来是四殿下当面。”
张靖目标是要控制反诱赌联盟,会议前故意露出身份,就是要引导反诱赌联盟首次会议议题。随着讨论不断深入,基本敲定下设各部门及相应职责,负责人也明确出来。在张靖出外期间,由副盟主马昌、梁学共同主持日常事务,马昌主外,梁学主内,张世江担任总护法,刘怀担任总巡察和_图_书,丘遵协助,周文担任总督察兼后勤事务,沈姑协助。
梁学与马昌年纪相仿,相貌平平,一双眼睛十分引人注目,黑白分明,炯炯有神。众人彼此见过礼,梁学先开口道:“我平常不去赌场,对赌博也不感兴趣,但反诱赌联盟立意好,我没有异议,保证竭尽全力做好。只是能量有限,诸位莫要笑话。”
马昌昨夜被马腾叫进府,也嘱咐过相关的话,神色十分拘谨,道:“只依俊俊侠之命行事。”
张府地面宽敞,位置又好,张靖还未大婚,院子也用不起来,就将南侧院子重新隔出来,暂时用作反诱赌联盟的公房。费用采取会员制形式,由各参与赌坊按照规模,确定比例共同出资,产生利益也由各赌坊按照规则分配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神手张和马昌的态度说明,已经多少知道自己的身份。梁家在洛阳属于小门户,够不到太高级别,现在只向他隐瞒身份,到时候真相大白,或让梁学内心失衡和-图-书。张靖想了想,道:“我的身份需要保密,不便向大家公示,张兄和马兄想已得到暗示,但也不必如此拘谨。我与梁兄只是初识,但与你们西凉少主董名情份不薄,也不算外人。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,也别藏着掖着,因为上有圣意,我们兄弟身份目前都要保密,你们心里有数就行,不得对外人说起。”
张靖这句话暗示成份已经够多,张世平、马昌心知肚明,梁习琢磨一会,恍然大悟,上前重新见礼,道:“不知殿下当面,失礼处尚请见谅。不知您是哪位殿下?”
张靖见梁学性情耿直,不恼反喜,道:“我与六弟一样,都出宗继祀,我们是同病相怜。”
张宁与张靖母子情深,但牵涉少年营诸事,张宁从未跟张靖提过。张靖明白张宁的深意,担心自己年少,若是不慎露了口风,泄露少年营秘密事小,失去姜述信任事大。
窗户纸捅破,接下来的话就好谈得多,张靖道:“父皇深恶诱赌与逼良为倡,已让政和*图*书衙研究制订律令,但律令再详尽,也无法全部覆盖不平之事。反诱赌联盟父皇已经知道,也十分支持,我们要做就要想办法将这事做好。”
四人进门,见了张靖,刘怀、周文、丘遵上前恭敬见礼,口称少主。沈姑已听丘遵漏过话,知道张靖是黄巾少主身份,一改常态,拘谨地跟在后面一同见礼。
少年营弟子唯姜述命令是从,卫随诸子左右有两个目的,一是卫护诸人安全,二是兼顾监视诸人。张宁之所以为姐妹两人讨要弟子,是在隐晦地向姜述表达忠心,间接说明并无任何想隐瞒姜述的事情。
张靖道:“让四人进来,一同议事。”
少年营弟子大呼道:“听从陛下命令,听从皇德妃命令,听从四皇子命令。”
众人介绍完毕,刘怀是洛阳黄巾公会首领,在洛阳地面人头很熟,除了梁习,神手张和马昌都认得。周文是张家馆舍二掌柜,众人皆打过照面。沈姑也是赌界高手,与三位高手也熟,只有丘遵与三人都不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