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30章 有人揍了十皇子?!

要说姜述安排护卫诸子的暗卫,不是王越的徒子徒孙,就是琅琊宫优秀弟子,一身艺业个个了得,没想到会折在此人手中。正好龚都经过此处,挤进圈子一看,认出姜清身份,匆匆派人通知张靖。
事发地点距离皇宫不远,张靖匆匆赶到之时,正好遇见巡街士兵过来,验过暗卫腰牌,要索那人去官府。张靖见那人只有十七八岁,衣着虽然并不华丽,举止言谈不似小家出身,连忙上前喝住。
暗卫见此人说教也是好意,前番姜清吃些小苦头可以不计较,怎能再让他动手教训姜清?这下大打出手,竟被此人十招内击败。
张靖见这人眉目开阔,眼如点漆,一脸正气,武艺又高,当下生了交纳之心,上前施了一礼,道:“舍弟无礼,这位壮士不要见怪。”
院里的女官正在忙碌穿梭,满院已粉刷一新,到处有人挂灯笼贴桃符,人人脸上喜洋洋的。姜国正带着姜燃在院子中玩耍,和-图-书姜燃用木条给房阴处堆着的几个雪人装扮,小脸冻得红红的,但是玩兴正高。姜国年纪渐大,已不屑于做这些游戏,站在不远处加以指点,指挥姜燃忙里忙外。
自从反诱赌联盟的事情传扬出来,洛阳诱赌之风顿消,丘遵带着手下四处打探,数日竟未听说一起诱赌事件。根据张靖的提前规划,反诱赌探子开始向四边城市渗透,神手张带着联盟高手,四处出击,斩获颇多,又在各地成立分盟,反诱赌联盟势力暴涨,地盘拓展很猛。
张靖清晨起来,先到别居会合兄弟们,一起进宫帮忙打理祭祖迎年诸般事务。一直忙到将近午时,张靖来到德安殿,给张宁请了安,就到书房坐下,默默地端茶啜饮,心中盘算诸事,见无遗漏,起身来到窗前,眼光扫向窗外。
这人见张靖衣着华贵,彬彬有礼,油然而生好感,道:“不妨事,方才见几位少年当街鸣炮,惊和图书忧路人,因此出言斥责,不想……”
姜清这个性格,无事还要生非,挨了别人的骂如何按捺得住?与小伙伴们一同上前,要跟人动手,不料正碰在点子上,所幸这人见他们都是少年,下手留情,姜清等人虽然狼狈,却未伤着筋骨。
张靖一露面,龚省、姜清立即聚了过来,姜清那名暗卫看到张靖,轻轻点了点头,随即隐在人群里。内城巡街士兵隶属执金吾属下,为首者是名军侯,虽不认识张靖,但见衣着举止,知是大家公子,见状让众人停手,也凑上前来。
十皇子是马云鹭之子姜清,比张靖小三岁,马云鹭大小姐性格,是后宫最不安顿的后妃之一,姜清遗传了马云鹭的顽劣,惯会调皮捣蛋,自小就是出了名的惹祸精。
姜清过了年十一周岁,上面又有许多兄长,宫中诸事也用不着他帮忙,今日一早去寻伙伴玩耍,不料惹了祸,被人指着鼻子骂了一通。
张一安hetushu.com身有多个部门腰牌,可以自由出入宫中,急匆匆进了院子,问明张靖在书房,一路小跑寻了过来。来到书房门口,方要叩门,抬眼望见张靖从门内出来,匆匆说道:“十皇子与人冲突,对方身手很高,暗子上前也吃了亏,正好龚公子遇到这事,派人匆忙通知少主。”
微笑着望着两个弟弟,一股温馨从心底涌现,张靖的心情不由自主开朗起来。正在这时,张一安匆匆寻了过来,张靖打眼张一安满脸焦虑,眼眉不由一跳,心里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。会是什么要紧的事?竟让这位少年营高手在宫中如此行色匆匆。
军侯过来不久,见事情不大,只需调解一番即可,领兵拘人,实是看在暗卫腰牌的面子上,这下见这方主动认错,也不想年关时找人麻烦,呼喝一声,放了那人,径自领兵回去。
姜清现在国学一年级,刚入学时还很安分,后来见遇到麻烦事,只须打出四哥的名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号,就无往而不利。张靖今年虽然外出实习,但在临行前交代低年级的几名跟班,只说诸弟是他的亲戚,让众人好好看顾。姜清初时打出张靖旗号时,也有不信者,被张靖几名跟班修理过后,才晓得姜清并非吹牛。姜清此后又收拢了几个伙伴,上面又有人罩着,一年时间下来,竟成了同级小霸王之一。
众人议好章程,剩下的诸般筹备事务由周文负责,张靖拨给他一笔开办费,再秘密嘱咐刘怀、周文、丘遵诸事,剩下的事情再不需要牵扯张靖多大精力。
姜清这些年小皇子,对张靖又敬又怕,姜清见张靖瞪眼,早没了先前的伶牙俐齿,低着头不敢言语。张靖对军侯行了一礼,道:“这事是舍弟不对,与那位壮士并不相干,万望大人赦免此人。”
姜清背后跟着暗卫,起初见姜清与人争执,并没有出手,待到姜清吃亏时,见此人下手很有分寸,也未下场,只以劝架人身份出现,和*图*书巧妙地将姜清护住。
这人也非常有意思,教训完姜清等人,开始施以理教,如同家长那样,劝导姜清等人学好。姜清见暗卫上前,虽然吃了小亏,却脸无惧色,与那人开始辩起道理。姜述诸子除了廖廖数人,多数皇子口才了得,姜清虽是初入国学,但自小学文练武,一通通大道理说出来,辩得这人张目结舌,竟致恼羞成怒,想要动手再教训姜清。
张靖简单问了几句,了解完事情经过,瞪了姜清一眼,道:“你整天只知惹祸,这下知道厉害了?!”
张靖自从回了京城,一事接着一事,几乎没有闲暇工夫。临近年关事情更多,张靖母子除了宫中事宜,还要慰问黄巾孤老,祭拜黄巾先烈,忙碌中时间过得飞快,转瞬间已是大年二十九。
反诱赌联盟还未开业,城内各赌坊闻风而动,请托关系前来接洽,但是蛋糕大块的已经切割完毕,早加入的还能分点小块蛋糕,后加入的只能遵照别人制定的规则行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