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33章 内部别出妖娥子!

徐和是张靖七十二小弟子之一,与周仓等皆是师兄弟,现任青州兵曹辖下营将,级别虽然不高,却是开国将领。徐和按照惯例,先给张宁姐妹遥祝问安,然后才恭谨地坐在客位。众人述些家常,张靖话锋一转,道:“此次来的二十一营,叔父可有名录?”
张靖写下二十一位将领名单,分析道:“姜刚出身皇族,张嶷是父皇嫡系,公孙度、公孙续是公孙瓒族人,马铁是孟起将军嫡弟,加上徐叔父和孙轻叔父,可以信赖的只有这七营。华飞因河东司马案还了军籍,齐隶师兄荐举提升;夏侯兰是子龙将军荐举,曲胜是凉州系韩遂旧部,这四将问题应该也不大。牛辅、马玩、李堪是董卓旧部,李儒为其谋主,董名也无意争储,涉入夺储之争可能性不大。杨任出身汉中系,张鲁耽于享乐,已无雄心,又有吉贞道长压制,汉中系出事机率也不高。郭淮属于长安系,和图书皇甫伸属于洛阳系,这两人不得不防。孙礼,淳于琼、吕旷是袁绍旧部,与我们曾有私怨,这三人也得注意。王欣、徐质与那一系关系密切?”
按照大齐军衙的计划,今年将会征伐康居粟特,切断北匈奴与贵霜的通道,寻找战机一举歼灭北匈奴。根据这个战略方案,大齐野战军主力除了南方征战身毒的数部兵马,其余兵力大多调到西北边境。由北往南,赵云部驻守列伊,张辽部驻守大昆弥,黄忠部驻守尉头,吕布部驻守疏勒,孙坚部驻守修循,关羽部驻守无雷。七大主力三四十万兵马在外围,西州、高州等兵曹兵马在内,青州、徐州、冀州、海州、凉州、并州、幽州七州兵曹各自出兵三营兵马,近十三万兵力,以魏延为主将,张飞、张合为副将,已经在莎车集结,充当第二波攻击梯队。
张靖也理解军衙为何弃主力军不用而用内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州军的用意,主要是想通知轮战,让二线部队在充满火与血的战场上迅速成长,保持较高的战斗力。从战略上讲,兴师动众,用二线部队作为主力,攻打实力积弱的康居粟特人,主要目的是为了锻炼部队,对提升军队综合实力大有好处。但是如此战术有个最大风险,就是顶在前面的马超部将会遭受巨大压力,一旦后续主力部队脱节或失误,马超部就可能成为一支孤军。
张靖催促众人快马加鞭赶路,是想尽快赶到莎车,及早拿到二十一位营将名单,尽可能多的了解魏延的战前部署,将风险避免或削弱到最低。
徐和道:“名录没有。但操练已有大半年,营将全都认识。青州姜刚、孙礼和我,徐州公孙度、淳于琼、吕旷,冀州马玩、李堪、张嶷,海州牛辅、郭淮、杨任,凉州王欣、徐质、马铁,并州曲胜、夏侯兰、和图书华飞,幽州公孙续、孙轻、皇甫伸。”
张靖心中还有一层隐忧,朝中夺储之争苗头已起,做为姜清舅父的马超,或会受到朝中诸系的悄然打压,而这种打压若在出现在战场上,将会陷攻坚营五万将士于死地。
洛阳往西,大半官道已经用沥青罩面,这得益于历次战争中所得的异族战俘,多被用为修桥铺路的免费苦力。众人从洛阳一路西进,官道畅通,又是一人双马,速度很快,二月初五赶到莎车。
魏延、张飞、张合三将是姜述嫡系亲信,久经考验,不会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,但此次出战的七州二十一位营将,派系十分复杂,关键时刻出现一个妖娥子,就可能使大好战事毁于一旦。
张靖略一思忖,猜测应是徐和,便出门来迎,见龚省满脸笑容,与一名黑面将领在门前立候。张靖迎着徐和进门,周树、刘开也闻讯过来,一齐给徐和问安。
各州兵曹也都是好和*图*书战之徒,见友军建功立业,也按捺不住求战之心,求战折子不断。姜述后来与郭嘉、贾诩等人商议,每战抽调部分内州兵马参战,如此既能保证内州兵曹辖下各营的战斗力,又能满足好战分子的求战之心。
张靖虽未得到军衙相关情报,但从地图及兵力部署分析,驻守贵山城的马超部将是攻打康居粟特人的主力先锋,驻守无雷的关羽部主要是震慑贵霜人,驻守修循的孙坚部位于关羽和马超部中间,处于可攻可守的位置,北方一字排开的赵云、张辽、黄忠、吕布四路兵马,主要对手是北匈奴人,只要北匈奴敢出兵援救康居粟特,四路兵马将会毫不犹豫全线进击。从当前兵力部署来看,除了担任前锋的马超部以外,此战担挡主攻任务的并非野战军,而是魏延领衔的内州兵曹联军。
徐和想了想,道:“王欣、徐质皆是凉州人,原是西凉旧部,不过当初只是低级军官,是益德(张和图书飞)将军从军中拔起,与西凉系和凉州系虽有关联,但关系十分松散,可以算是益德将军嫡系。”
魏延、张飞、张合都是最早跟随姜述的亲卫,张靖幼年时三将就被派往幽、并、凉三州担任兵曹,除了例行回京述职,三将平常很少呆在洛阳,所以张靖虽是皇子,但与三将并不熟悉。来到莎车城内,张靖寻了一家馆舍安顿,让龚省带人打探情况。
对于野战军的战斗力,张靖虽然未曾在战场上亲眼目睹,但从周仓、刘辟等人的来信中,大约知晓一些,清楚大齐野战军的军威。对于内州兵曹军的战斗力,张靖见识过这些部队的操练,队列虽然整齐,但是骨子里缺少血气,能否承受过战场的考验实在是个未知数。
张靖住在天字号房,洗涮完毕,换上便衣,不久听见龚省的大嗓门渐近,不问便知龚省此番十分顺利。果不其然,张一安从门外进来禀报:“龚公子领着一位姓徐的将军求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