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34章 怎知我们会犯错?!

魏延说完,当先回帐,张飞与张合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,也随魏延进帐。不一会,张靖带着周树三人入帐,魏延挥手让亲兵出门,站起身来,向张靖施礼道:“原本应到营前迎接殿下,想起陛下不让暴露你们兄弟身份,只好在营帐等候,殿下莫怪。”
张飞两女张星彩、张月彩皆是姜述妃嫔,宫中密事了解得多些,看着拜帖上张靖两字,心中似乎抓到些什么,只觉得沉甸甸地,一时却想不起来。张飞拿着望远镜走出营帐,远远往营前瞄了一会,看清楚张靖相貌,拍了一下脑门,进门拉着魏延、张合便走,道:“是四皇子到了。”
魏延三将将张靖四人送到门口,目送四人匆匆离去,魏延长叹一口气,道:“四皇子这是在敲打我们!”
张合默然不语,目光却是一亮,张飞揪了一下盔缨,问道:“我们做错什么事了?”
张靖笑道:“我们现在办的是公务,图的并非私和_图_书利,只需神鸟机构秉公办事。至于情报司,你应该明白的,弄不好传出去的消息是假的,最终会将我们陷进去。”
张飞挤了挤眼睛,又揪了一下盔缨,道:“战事未起,四皇子怎知我们会犯错?”
次日一早,张靖吃过早饭,对诸人道:“我们既然来到莎车,一起给魏延将军请个安。”
张靖又问了些中军情况,见无多少需要重视的情报,对徐和道:“师叔军务在身,我们就不留你了,你回去安排人盯住五将,重点是皇甫伸和吕旷,必要时可以联络神鸟机构,借用他们的通迅系统。”
张靖指了指上面,道:“行前我请齐隶师兄相助,调阅诸将信息,除了王欣、徐质,其余大致不会记错。”
徐和道:“少主信息从何处来?准确吗?”
张靖正色道:“我们虽是兵科毕业,但对行军打仗而言,只是纸上谈兵,毫无实战经验,这次有幸到孟起将军麾下http://m.hetushu.com,若能亲身参战,获益肯定不少。我在路上反复考虑这次战事,总结有些心得,也不知对也不对,请三位叔伯赐教。”
说到这里,魏延扭头对周边亲兵道:“此事绝密,不许对任何人提及。”又对守门官道:“你迎接诸人到主帐。”
魏延三将皆是军将,是与关羽平起平坐的人物,周树等人拘谨地上前见礼,不敢就座,并列站在张靖身后。张靖扭头看了一眼,也未让座,自个儿坐了下来,道:“我们都是初出校门的学生,如今在军中历练,与三位叔父有缘见面,正好请教一下军中事务。”
张靖笑笑,道:“打败康居粟特人,攻坚营一军或许兵力薄些,但有十万兵马,足可让康居粟特灭国。但历来战事,不唯外敌,还要考虑内因,我们将士在前方奋战,千万别让自己人将自己人打败才好。”
魏延抬步回座,边走边说道:“不是现在有错,和-图-书是告诫我们不要犯错。”
魏延、张合皆是后知后觉,听到张飞这话,才触起张靖的身份。三人走出帐门,刚要上马,魏延忽然拉住两人,道:“不对,陛下不让暴露诸子身份,我们这下大张旗鼓出去迎接,诸人只要不糊涂,皆会猜出四皇子身份。”
张靖点了点头,道:“要防备的人已经很明确,是郭淮、皇甫伸、孙礼、淳于琼、吕旷五将。郭淮出身长安系,但老十三年纪很小,曹操老谋深算,目前出手可能性不大。孙礼虽是袁绍旧部,但与逢纪、郭图等人来往不多,又是个明白人,出手可能性也不大。淳于琼这人才能平庸,耳朵根子很软,又贪杯,这人误事机率不小,但要办大事,此人胆色不行。吕旷之弟吕翔与我黄巾将士交战时战死,与我等仇隙不可化解,又与逢纪等人往来密切,这人要严格防范。皇甫伸是皇甫规长子,是洛阳系核心人物,与何苗关系非同一般,此和*图*书人也要小心提防。”
送走徐和,张靖回到室内开始琢磨,但是缺少情报支持,只能从诸将派系上琢磨,再无什么心得。
张靖道:“只让他们监视,必要时送出情报即可,不可轻举妄动,以免打草惊蛇,害了子弟性命。我等只是提前防范,其实以父皇的谋略,这些人身边岂能没有探子?我们所做的只是拾缺补漏,预防万一罢了。”
守门官恭敬地答道:“四人皆十四五岁,气度举止不凡。”
魏延笑道:“殿下说来听听,说不定对我们也有助益。”
徐和异道:“神鸟机构有我们的人?”
说到这里,张靖立起身来,道:“三位将军公务繁忙,我们就不打扰了,告辞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所谓兵者国之大事也,战事一起,不唯前方将士奋战,后勤物资、粮草兵器供应、各兵种配合策应等等,任何一点疏失,都能导致战局扭转。我军官兵军事素养很高,武器、甲衣配备齐hetushu•com整,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强军。有一点却让人忧心,三位将军不可不察。”
徐和想了想,道:“吕旷、皇甫伸两营皆有黄巾将士,是否通知他们监视两将?”
因为参战人员众多,小小莎车城根本容不下十余万兵马,大营立在城西,占了很大一片地盘。张靖率众来到营门,送上拜贴,求见魏延。
魏延一怔,道:“何事?”
魏延是此次战事主将,张飞、张合级别虽不弱于他,但依军中惯例,并未抢先答话,均望向魏延。魏延哈哈笑道:“殿下有陛下亲手调教,我等三个大老粗有什么教的?殿下见笑了。”
张靖先行个军礼,笑道:“我等现在皆是军中普通官兵,从此经过前往攻坚营报到,担心过门不入,三位叔伯日后见责,因此贸然前来拜见。”
西征战事将起,魏延正与张合、张飞议事,守门官忽然递上四份拜帖。魏延打开一看,四人全不认识,心中不由狐疑,问道:“这四人多大年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