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35章 胖子与说亲何干?

张椿内心瞧不起张一安、张一全,认为他们只是杀人的机器,只会武不能文,不是一对莽夫吗?张椿认为文比张一安、张一全强,武比周树三人强,比单项比他们差些,若比综合能力肯定比他人强。
最初,张椿对周树、刘开、龚省表面上恭敬客气,内心其实瞧不上眼,认为三人只是将门之子,依托父荫才有眼前风光,料想实际本事低得可怜。但随着时间流逝,张椿才发觉自己错得厉害,周树、刘开、龚省兵法娴熟,对于后勤、阵法、冷热武器、攻守衔接等细节研究比自己强出若干,这让张椿暗自汗颜。
张椿文武双全的文已经失了优势,现在最有信心的剩下武艺这项。张椿跟随张靖晨练时,曾与张一安、张一全过招,对于两人的武艺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张椿自小勤修家传武艺,又有天姿,父亲悉心教导,但在张一安、张一全手下,张椿判断单对单绝对过不了二十招。
张靖一行总和_图_书共十人,为首者自然是张靖,其次是周树、刘开、龚省,张一安、张一全、张椿是张靖亲随,周树三人各带一名亲随,众人性情不同,与张靖相处方式也不一样。张椿新加入这个圈子,随着时间渐长,早已知晓众人身份,看待周树、刘开和龚省,视角与常人不同,感悟也不一样。
张椿不由笑出声来,见张一全神色茫然,又不忍打趣他,附在他耳边小声说道:“龚公子身材肥胖,不好说亲事,若在一群胖子中,则会显得苗条,说亲事就简单了。龚公子已经定了亲事,周公子是在取笑他。”
周树年纪比刘开、龚省大几天,从小就是三人帮的老大,现在是国学四侠的老二。若说平常与张靖亲近,以周树为先,若说论起轻松随意,要数笑容可躬的胖子龚省,与张靖说笑聊天,并不拘谨,这是性情使然,别人很难模仿。张椿近日发现,张靖最重视的人,并非三和-图-书人之首的周树,也不是常与张靖嘻笑的龚省,而是沉默寡言的刘开。
张合不好说夺储之争,只是隐瞒地点了一句,张飞粗中有细,略一琢磨,体味出味道来,道:“四皇子年纪不大,想得真不少,他们争他们的,关我们何事?那马孟起……”说到这里,张飞顿了一下,道:“看来我老黑也得注意,别让人把我陷进去。”
贵山城是原大宛国国都,距离莎车并不很远,但是官道到了这里,再无沥青罩面,路面也变得很窄,因为筹备战事,路上人来人往,张靖等人行速顿时减了下来,行了六七日才赶到贵山城。
正在张椿想得入神时,只听张靖突然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张椿惊醒过来,顺着他的视线看时,也忍不住莞尔失笑。只见前面热闹的街道上,一位身穿布衣便装的大胖子,抱着一个跟他的肚子一样圆滚滚的大西瓜,正在街上逛来逛去,不时停下来跟伙计或商人聊m.hetushu•com天问话。
贵山城位于帕米尔西麓,锡尔河中游,也就是今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盆地。汉武帝时,张骞到达西域时,抵达帕米尔高原以西,首先到达大宛,大宛早就听说汉朝富有,期望同汉朝建立直接联系,大宛王听说张骞此行目的后,遂派向导和译人将张骞护送到了康居。当时大宛大小属邑有七十多个,人口有几十万,是一个农牧业兴盛的国家,产稻、麦、葡萄、苜蓿,尤以出汗血马著称。大宛西北邻康居粟特,东行经帕米尔的特洛克山口可达疏勒,在东西交通上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。大宛久闻汉朝富饶,欲通不得,见汉使来到,深表欢迎。汉武帝听说大宛出产好马,命使臣携带金帛来换取,由于双方意见冲突,换马不成,使臣也被杀害。武帝大怒,命大将军李广利率兵往讨。初征不利,至大宛东境郁成即战败。武帝命发兵运粮再西讨,攻克其首都,杀大宛王毋寡,另立和图书国王,从此大宛服属汉朝。
周树小声说道:“平常觉得阿省胖,跟这位比起来,阿省身材显得苗条多了。以后阿省带兵,要挑些这样的兵,说媳妇的时候要简单许多。”
张飞与魏延、张合身份不同,两女皆是宫中后妃,又都生有子女,要想完全置身事外根本不可能。魏延与张合对了对眼,各自摇了摇头,再不说话。
恢复西域时大宛献土而降,姜述迁大宛贵族于洛阳郊区,在此地设立大宛郡,以贵山城为治所。贵山城规模很大,城中居民汉胡杂居,风俗与内州大不相同。
马超部担任西征前锋,此时全军集结,在贵山城以西十里扎营。张靖一行来到贵山,并未急着去军营,而是进入城内,观察这里的风土人情。
路上张靖遇到新奇事物,常常拓展出一些问题,当成考题让众人分别回答,然后说出自己的观点,指点各人的不足。张椿原本自以为文武双全,天下鲜有可并肩者,这段时间过来,才发现和_图_书自身的不足,学识比张靖差得太远,就连原本最看不上眼的龚省,在很多地方也比他强不少。张靖的大局观很强,剖析问题高度很高,往往一刀见血,数句话便将问题分析得明明白白。这一路上,张椿从张靖这里学了不少东西,心理也悄然发生改变,原先看重的是张靖尊贵的身份,如今却是真心敬服张靖的学识。
张合长叹一口气,道:“别让党争误了战事。”
昔年张角走南闯北,大多都在中原之地,甚至连凉州也没有踏入,怎会见过西域风情?张靖平生除了往返青州,别处更没有涉足,自从进了城门,这位自以为阅历经验十分丰富的合魂者,每走几步便会发现新奇之处,停下仔细揣摩一番方行。
张一全武艺虽高,毕竟是个少年,往昔呆在秘地训练,历练时间又不长,世务不是很通,他知道张椿经验阅历丰富,小声问道:“挑胖子当兵与说媳妇有什么关系?”
魏延望了一眼张合,道:“你以为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