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38章 就任剿匪营军侯!

前排一名长大汉子首先举起手来,见张靖示意他可以说话,高声问道:“若是你们败了,也降一级?”
马超唤来一名亲卫,道:“马念,你在军中日久,熟悉军务,到张靖手下任职,主要负责军需物资等内务。”
张靖想到这里,高声说道:“剿匪营今日成军,就要成为全军的拳头,否则对不起马将军对我们的厚爱。我、周树、刘开、龚省、张椿、张一安、张一全、周强、刘仁、龚先,我们十人来到攻坚营时间很短,但我们有担任军官的资格和能力。我身为本营军侯,现在宣布一条命令:你等心中若有不服者,就在这校场上比试,谁若能赢得我们十人其中之一,职级升一级,同理败者级别降一级。你们无论官兵,凡是认为武艺高强者,皆可就地报名。”
张靖与张角合魂,而张角行军经验十分丰富,因此张靖明白军队的战斗力除了个人悍勇,还有两件事情十分重要,和图书其一是军纪,其二是向心力。大齐对于士兵的福利饷银很高,但是军法严酷,军纪已经植入兵将的骨子里。剩下的就是要加强部队的向心力,张靖站在前方,望了一眼排在军列前方、身材魁伟、脸上隐约露出讥笑的数名异族汉子,忽然触起姜述曾经的言论:异族人自小生活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下,要想让他们听话,得先让他们明白你的拳头有多硬。
张靖苦笑道:“我们右后方是吕布将军麾下,左后方是孙坚将军部下,若是遇到后方支援不利时,右后方道路崎岖,不利行军,左后方地势平坦,可以当成第二条退路。”
马念三十余岁,马家家生子出身,跟随马超左右多年,深得马超信任,对攻坚营上下熟悉异常。马念领着张靖出了帅帐,看看天色已晚,道:“今日天色不早,挑兵还是明天好些,先将一行人安排好?”
每支部队里面都有刺头,十余名www.hetushu.com凭借军功转为汉籍的乌恒人和南匈奴人,虽然不敢违背军令,但是神态举止,对以张靖为首的娃娃军官,露出不以为然的模样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我想重组一队骑兵先行,剿灭沿途马匪,将马匪巢穴预留为栖身之所,到时或能利用得上。主力部队启程后,我军再与主力汇合。”
马超想了想,道:“你认为多少人为宜?”
张靖随着马超走近沙盘,辨认一下地形,道:“按理说斥候营最适合打理这事,但是大战将临,斥候营力量不宜摊薄,因此请命从诸军抽调部分精壮,代行剿匪之事。”
马超抬眼望着沙盘,点头道:“真若到了那时,唯有长生兄可以信赖了。”
长大汉子听完,扭头向后望了一眼,又高高举起手来,道:“报告,一队都伯辛巴坦报名。”转身望了一眼张靖身侧的张一安,道:“我挑战什长张一安。”
马超闻言来了兴趣,和-图-书来到沙盘前面,道:“从此城往西,时有马匪出没,应该杂有北匈奴和康居粟特的探子。派军剿灭马匪,也能封闭对方信息,这个办法不错。”
张靖扫了一眼沙盘,道:“至少有一路兵马可以信赖。”
张靖略思一会,道:“我们一行十人,其余九人能否也调到剿匪营?”
张靖略顿一下,道:“五百人足矣。”
吕布之女吕雯、孙坚之女孙仁皆是姜述妃嫔,张靖虽未说出后宫夺储一事,但是马超身为姜清嫡亲舅父,平常也不会不加思考。若是后退之路出现不可预测之变,左后方孙坚麾下就可靠吗?马超疑虑的便是面临险境之时,万一诸系联合针对他,怕是不会给他轻松留下退路。
马超长叹一声,道:“人心若真得如此灰暗,左后方也非完全可靠。”
张靖点点头,先寻到周树等人,一同到仓曹领了帐蓬物资,在大营西南角择地扎营。马念见张靖诸人初到,诸事不和-图-书熟,陪着张靖等人吃完晚饭,交代军中规矩,当夜就在左侧营帐宿下。
选兵由马念相助,物资军需又有李淦帮忙,不出三日,诸事基本料理完毕。张靖报上军官名录,五百人分成五队,张靖、马念兼领一队,周树、刘开、龚省各领一队。张椿运气不错,借着新建军队这个机会,又有国学弟子身份,直接拔了都伯。张一安、张一全授了亲卫什长,挑选十八名骁勇汉卒,为张靖亲兵。
马超定了定心神,面露毅然之色,道:“打仗就有风险,就是困难再多,也要想办法取胜。”
其实关羽之女关凤也是姜述妃嫔,不过关凤无子,与张宁私交甚好,部下多是黄巾子弟。到了关键时刻,马超不敢信任其余友军,因为张靖在此,可以完全信赖关羽部。
张靖重重地点点头,道:“不错,包括我,若败一场,则降一级,直到降为列兵。”
马超想了想,笑道:“这下给我省下不少军官,你营中职http://www.hetushu.com务分配就依你吧。”
张靖这次选兵,不论是否异族,也不论年纪大小,只是设定几个限制,或是单项突出者,或是综合能力突出者。这些兵将文化程度普遍不高,但身体素质都不错,平均年龄也不是很大。
张靖笑道:“将军不必如此忧心,其实我们设想时是按照最坏状况考虑,父皇英明神武,诸系平衡得很好,恐怕还没有那股力量能将诸系拧在一块对付将军。只不过兵者为凶事,为了合军将士安危,不得不提前筹谋。”
马超默然一会,道:“你为何想派在左后方?”
马超起身来到门前,招呼一名亲卫进来,道:“待会你执我手令,带张靖到各营挑选兵马。”说完,招呼主薄进来,让他行文盖章,递给张靖道:“这支兵马隶属中军,专司剿灭马匪,就称中军剿匪营。你级别已是实职军侯,我也不能薄待你,就任中军七部司马兼任剿匪营军侯,这是调兵组军的军令和领取军需物资的手令。”